像看杂志一样得看电影——《法兰西特派》


今天聊聊美国 / 德国电影《法兰西特派》。

片名The French Dispatch / The French Dispatch of the Liberty, Kansas Evening Sun (2021),别名法兰西诸事周报(港) / 法兰西特派周报(台) / 法式派遣 / 法国派遣 / 法兰西派遣。

个人风格极重的韦斯·安德森(Wes Anderson)推出了众星云集、万众瞩目的《法兰西特派》。

《法兰西特派》预告片

他继续深耕复古欧洲元素,以杂志出版社关停为契机,辅以三段小故事,带领观众领略上世纪早期欧洲。

法兰西特派》是一本发行量很大的美国杂志,总部设在法国虚拟滨海城市埃努伊-布拉塞(ennui-Sur-Blasé)。

《法兰西特派》的主编小亚瑟·胡维策(Arthur Howitzer Jr.)因心脏病突发去世,他留下的遗嘱中,最重要一条就是关闭出版社。

大家遵从他的遗愿,并在出版社在关闭前出版了最后一期《法兰奇特派》。在这一期中,除了主编的讣告,还有一篇自行车记事游记和三篇文章出版。

本片早在2018年11月就开始拍摄,取景地点是法国西南部城市昂古莱姆市(Angoulême),2019年3月杀青。

影片原计划在2020年戛纳电影节做开幕影片的,但因为疫情影响,首映和上映被推迟一年,赶上了2021年的戛纳电影节。影片播放后,获得全场长达9分钟的起立鼓掌。

虚拟城市埃努伊-布拉塞(ennui-Sur-Blasé)。

其中“ennui”和“blasé”都是起源于法语的英语单词,大致都是厌世的无聊、冷漠和世故的意思。

法语地名常见描述是在两个词之间加上“sur”,类似“upon”的意思。

因此这个地名的大致意思就是“无聊到无动于衷”(Boredom-upon-Apathy)。

尽管埃努伊-布拉塞是一座虚拟城市,但设计灵感明显来自于巴黎。

在影片汽车追逐的一幕,以75结尾的车牌号属于巴黎,同时该城市的地图看起来就像是今天巴黎的超现实主义版本。

影片团队在寻找符合要求的拍摄地点时,标准是“感觉像巴黎,但不是今天的样子,更像是巴黎的记忆,雅克·塔蒂(Jacques Tati)的巴黎。”

他们在谷歌地图上搜寻,最终选定了昂古莱姆市。

法兰西特派》的画面自不必多说,韦斯·安德森极为讲究色彩构图,影片画面考究程度已经实现每一帧都可以单独作为桌面使用。

影片中充满了他精心布置的视觉元素,每一幕的色彩搭配都独具匠心。不同的颜色搭配不同的情节,可以顺应地调动起观众相应情绪。

法兰西特派》除了个人风格鲜明的导演令人期待,片中的演员阵容也堪称豪华。

演员阵容包括7位奥某卡获奖者:“科恩嫂”弗兰西斯·麦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本尼西奥·德尔·托罗(Benicio del Toro)、克里斯托弗·瓦尔兹(Christoph Waltz)、艾德里安·布洛迪(Adrien Brody)、安杰丽卡·休斯顿(Anjelica Huston)和费舍·史蒂芬斯(Fisher Stevens)。

还有9位奥某卡提名者:“甜茶”蒂莫西·柴勒梅德(Timothée Chalamet)、西尔莎·罗南(Saoirse Ronan)、比尔·默瑞(Bill Murray)、威廉·达福(Willem Dafoe)、爱德华·诺顿(Edward Norton)、格里芬·邓恩(Griffin Dunne)、鲍勃·巴拉班(Bob Balaban)、欧文·威尔逊(Owen Wilson)和布鲁诺·德尔邦内尔(Bruno Delbonnel)。

所有演员都表示,这部电影是他们参与过的最令人兴奋、最具有挑战性和最有趣的一次,他们可以优秀剧本的基础上尽可能多的即兴创作。

《自行车记者》(The Cycling Reporter)是一个游记故事。

草圣·萨泽拉克(Herbsaint Sazerac)骑车自行车,带着观众游览埃努伊-布拉塞小镇,并展示了几个关键区域。

对比了拱廊、咖啡馆、扒手小巷等地方过去和现在,展现岁月在这些地方留下的痕迹。

《混凝土杰作》(The Concrete Masterpiece)是第一个小故事。

J·K·L·贝伦森(J.K.L.Berensen)在她的前雇主厄普舒尔·克兰佩特(Upshur“Maw”Clampette)的画廊里发表演讲,详细介绍摩西·罗森塔勒的职业生涯。

罗森塔勒是一位精神错乱的艺术家,因谋杀罪在监狱服刑,他为女狱警西蒙妮画了一幅抽象裸体肖像。

因逃税也在这里坐牢的艺术品交易商朱利安·卡达齐奥(Julien Cadazio)看上了罗森塔勒的作品。朱利安·卡达齐奥出狱后极力游说罗森塔的抽象画,很快在艺术界引起轰动,很多人慕名而来收购罗森塔的画作。

《宣言的修订》(Revisions to a Manifesto)是第二个小故事。

露辛达·克雷门茨(Lucinda Krementz)前往报导一场学生抗议活动。抗议很快就演变成了“棋盘革命”。

克雷门茨坚持“新闻中立”原则,但依然和学生抗议领袖泽菲雷利产生一段短暂恋情,并提供了一些帮助。

另一个学生抗议领袖朱丽叶则对泽菲雷利的意见不以为然,两人很快碰撞出了火花。

《警察局长的私人餐厅》(The Private Dining Room of the Police Commissioner)是最后一个小故事。

故事从作家罗巴克·赖特(Roebuck Wright)接受电视采访讲起,他讲述了他参加警察局局长私人宴会的故事。宴会刚开始,局长的儿子吉吉就被犯罪分子绑架,宴会被打断。

在营救过程中,传奇警官、厨师奈斯菲尔中尉(Lt. Nescaffier)发挥了重要作用。

法兰西特派》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给予作者充分的创作自由,不干预作者创作,也不删减作者的文字。

不论是新闻通讯还是小说故事,杂志都坚持保留作者原汁原味的文字,秉持一个中立客观的态度。

这是一个媒体最为难得的闪光点。原本客观中立和创作自由是媒体最基本的职业操守,但纵观现在各种媒体毫无下限的操作,原本最基本的要求反而成了最令人羡慕的优点。

法兰西特派》最后有一段动画。

这个动画片段由格温·热尔曼执导,他曾参与《法兰西特派》的《犬之岛》(Isle of Dogs ,2018)。

为了支持当地工作,动画完全由昂古莱姆市当地画师完成。

短片的设计灵感主要来自《丁丁历险记》和《布莱克与莫蒂默》,制作时间花了大概七个月。

影片片尾字幕展示了《法兰西特派》的一些历史封面,这些封面由西班牙插画家哈维·阿兹纳雷斯(Javi Aznarez)创作,灵感来自《纽约客》(The New Yorker)的封面。

汇聚名家大咖,

再现个人风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