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百何携新电影《门锁》杀回影视圈,有人说她此番重出江湖之举,势必要给当下的小花们造成压力;也有人因为过去曾把她推上风口浪尖的旧闻而持反对意见,唱衰白百何。

究竟是“票房灵药”,还是“票房毒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观众的看法。“小妞人设”让她尝到了甜头,也吃尽了苦头,这是白百何的无奈与哀愁。

从2011年凭借《失恋33天》晋升“小妞电影”代言人,到2017年因为约会男模名声扫地,再到如今重回大荧幕,回顾白百何的演艺之路,辉煌与无奈并存。

为爱改名,成为主妇;华丽转身,一夜爆红,成为“小妞电影”代言人,堪称“票房收割机”

2006年可以看做是白百何爱情和事业的第一个转折点。

2006年之前,白百何还是个叫白雪的女孩。也是在这一年,还在中戏读大三的她接拍了电视剧《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结识前夫陈羽凡,并改名成现在的“白百何”。

电视剧播出后,口碑、反响都不错,所有人都以为白百何会乘胜追击,自此星途辉煌。

然而她却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出乎意料的决定:在22岁的年纪选择了结婚,从冉冉升起的新星,变成一个洗手做羹汤的家庭主妇。

都说山东女孩“安稳”,可白百何的骨子似乎还隐藏着北京小妞的自主、倔强和酷飒。

在过了两年“隐居”生活后,自知不甘做一个男人背后的女人,也觉得眼下的安稳日子实在是不酷。

从2007年开始,白百何开始出现在各种青春类电视剧,像是《我的青春谁做主》《家的N次方》等。

直到2011年,她遇到了那部让她一夜爆红,并奠定了她“小妞电影女主”扛把子地位的《失恋33天》。

当年《失恋33天》凭借不足900万的成本,斩获了3.5亿元的票房,成为当年年度票房最大的黑马,也成了小成本最卖座电影中的翘楚。

白百何将一个毒舌犀利、性格乐观、内心柔软的大龄失恋女青年“黄小仙”的形象,刻画得入木三分。

白百何不仅凭借“黄小仙”拿下了第31届百花奖的“最佳女主角”桂冠,也是从那时开始,她似乎开始垄断了内地“小妞电影”这一领域的绝对地位。

从《失恋33天》开始,白百何又相继出演了“以小赢大”的两部低成本电影:以两千万成本收获1.9亿票房的《分手合约》和以四千万成本拿下1.5亿票房的《被偷走的那五年》。

其实在白百何真正带火“小妞电影”之前,章子怡的《非常完美》算是此类型电影的一次试水。

而在白百何之后,“小妞电影”便如雨后春笋般涌出。李冰冰的《我愿意》、高圆圆的《单身男女》、汤唯的《北京爱上西雅图》等,均为此类型电影中的代表。

可无论女主多大牌,在观众心中似乎仍认定白百何为小妞电影的最佳代言人。

或许她那张不算高级艳丽的长相,活泼家常的个性,反而能更加贴合平凡少女的喜怒哀乐,演出了普通人生命中常遇到的挫折、苦恼。

就像是她所饰演的“黄小仙”咬着牙笑着“质问”,哭着在长街上嘶喊“你可不可以原谅我”。这不就是大多数失恋女生会经历的阶段吗?

所以说,白百何总是能用小情绪、小动作来掀起观众的共鸣,让小妞落了地,也让白百何成为公认的适合小妞电影主角人设的女演员,当然观众也就更容易认同。

即便后来同样的导演和编剧导了一部同为小妞电影的《等风来》,可惜有着一张“高级脸”的倪妮却没能带给大家新的观感。

倪妮在《等风来》中的表现,甚至被影评人形容为“女明星来参加几天办公室综艺”。

事实上,白百何的这张脸在美女如云的影视圈里,的确并不耀眼,甚至不具备太强烈的标志感和辨识度。

可就像后来冯小刚在选择她出演《私人订制》时所说的,“我觉得女演员要说演娇羞百媚,演这种性感或者演那种妖娆,国内有那么几位还真是不错。但你说要演那种不着调的,确实不多。”

“物以稀为贵”,白百何就仗着这么一“不着调”的偏门,在“小妞电影”这一块如鱼得水。

到了2015年,白百何迎来了自己里程碑式的两部作品,也让她的小妞人设达到顶峰。

一部是刷新并创造了200余项票房新纪录,登顶当年票房冠军的《捉妖记》;一部是以3000万成本收获5.1亿票房,还曾代表内地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滚蛋吧!肿瘤君》。

从《失恋33天》到《滚蛋吧!肿瘤君》,白百何一步步地奠定了自己“票房收割机”的地位。

那些年里,似乎只要是她主演的电影,就非常容易赚得盆满钵满,她也一次次地证明了自己在电影市场的高价值和高性价比。

随后,白百何又相继摘下了华鼎奖、华表奖、金鹿奖的“最佳女主角”桂冠。这样的成绩,几乎在同期女演员中一骑绝尘。

直到如今电影《门锁》的上映,白百何也有望冲击成为内地“百亿票房女演员”第一人。

然而所有的幸运和价值,都随着2017年爆出的“一阳指”事件戛然而止,白百何和男模特张爱朋在泰国约会的照片被曝光。

人生行差踏错,命运翻云覆雨。可以说小妞的人设有多香,带来的伤害就有多大。

泰国约会事件之后,“小妞”陨落;站得多高,摔得就有多惨,白百何绝对是被私生活拖累的演员。然而细品之下,所有的境遇其实早已埋下伏笔。

2017年,狗仔卓伟留下了一句“弹指光阴十二载,如烟往事付东流”,预告有大瓜即将被爆。

卓伟爆料的几张照片,足以挑逗所有人的眼球,也足够毁掉白百何多年来苦心经营的事业。

一个当红花旦,在事业蒸蒸日上,与丈夫在公众面前恩爱有加,谁成想背地里却在上演“戴绿帽”的一幕。

加之对象是风评欠佳、臭名远扬的男模,一时间白百何成为众矢之的。

事件发酵后,陈羽凡在沉默几天后发布视频,解释自己和白百何早在2015年就协议离婚,并且自己将无限期退出娱乐圈。

言外之意,白百何是正常恋爱,而非婚内出轨。

此言一出,全网都在心疼陈羽凡,称赞他大度、真男人的同时,也将对白百何的愤怒和谴责推到了一个新高度,白百何惨遭全网谩骂。

雪上加霜的是此前二人还以恩爱夫妻的形象,录制了《奔跑吧,兄弟》。明明已经离婚,还要合体捞金,观众怎么能接受被二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背叛感。

于是,二人形象双双受损,口碑大跌。由于信任危机和丑闻发生,白百何的事业几乎全面停摆,代言全丢、新片延期,综艺节目也被替换掉。

毁掉自己,顷刻之间,跌落万丈深渊也只是一夜之间的事。“站得多高,摔得多惨”,正是当时白百何的真实写照。

直到后来陈羽凡东窗事发,“好丈夫”人设崩塌。大家才惊呼:白百何是被冤枉的。

也是在此时,她的路人缘才开始有回暖的迹象。但即便如此,昔日的巅峰辉煌也已不复存在。很多人感慨,要不是受私生活拖累,白百何早已跻身一线女星行列。

只是出道十余年,为何白百何出事后,却无一人站出来支持声援。细品之下,所有的境遇其实早已埋下伏笔。

即使没有这件事,白百何也是以“难搞”而出名。

她不止一次地表示“自己不喜欢采访,经常听到问题的时候,自己的脸上会写着‘关你屁事’四个字。”

一张脸上写着“生人勿扰”的高冷,曾有媒体调侃:“谁能把她采好了,可以直接去访希拉里了!”

而她与其他明星的关系,也是个谜。

先是与王珞丹之间持续了将近十年的恩怨;后有采访时被问与合作过的李小璐的关系,直言“玩不到一块去”。

明星靠媒体曝光,靠圈内人缘开拓圈子,可惜白百何一如她饰演过的那些不愿妥协、直接耿直的“小妞”角色一般,当初的风光无限终究反噬,导致她在遭遇低谷时,无人声援。

或许在外界看来,丑闻发生后的白百何已再无出头之日。实际上,被冤枉的她没有颓唐许久,相反变得淡然许多,也成了少数能够获得大众“赦免”的人。

白百何早在事件发生前就开始做电台节目《何她说》,风波过后,她的微博、电台停摆。当她再度出现时,白百何似乎收敛了从前的锋芒毕露,多了几分“看开”。

正如她在2018年情人节的《何她说》中说道的:“想想这一年,有太多的措手不及和意料之中;见过人情冷暖,也懂得热泪盈眶。”

在那些少了热闹和关注,多了非议和谩骂的日子里,她收拾了屋子,丢掉了不再喜欢的东西,从袜子、牙刷,到坏掉的充电宝、闲置的鞋架、过期的合约。

没事的时候,就陪着儿子元宝。她还在原来的世界中,继续过着她原来的生活。

至于拍戏方面,在事件曝光后仅一个月的时间,白百何主演的电视剧《外科风云》依旧如期播出,口碑和收视也不错。

而后参演的徐静蕾导演的《绑架者》也顺利上映;同期她又作为女一号出演了电影《妈阁是座城》,吴刚、黄觉、刘嘉玲等一众实力派为她做配。

大制作、大投资的《捉妖记2》在沉寂半年后也如愿上映,算是她再度露面后的第一部大电影。

尽管复出后的她不复昔年盛况,影视剧没有掀起更大的水花,人也离观众远了许多,白百何几乎处于“隐身”状态。

但她之所以没有被观众和演艺圈抛弃,一部分源于她早期凭借小妞形象积累的观众认可度和自然的演技;另一方面,观众早已理智许多,对演员“看戏不看人”的想法,间接帮助白百何重出江湖。

就像白百何在《星空演讲》的结尾曾说:“做出自己的选择,为此负责,即可。”

真正的回想起白百何的曾经,她只是多了些倔强。

讨厌采访,是因为她想在工作之外,想再做点有意思的事,可以随意地分享和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

在人人都戴着面具的娱乐圈里,白百何的不迎合是不讨喜的。

抛开丑闻不提,回归到演员身份的白百何是很拎得清的,有着清楚的自我认知。就像后来再有人问起她,曾经的丑闻还能影响她吗,她也只是笑笑说“早就影响不了了,本来演好了戏才是唯一的出路”

白百何落寞的这些年里,以女性为核心的影视剧与日俱增。

从捧出双料影后的《七月与安生》到现实题材的《送我上青云》再到纠结割裂的《荞麦疯长》等,女性为主的作品几乎涵盖了各个题材。

可荧幕上却再未出现过一个真正具有代表性和印象深刻的“小妞”角色,也再没出现一个能取代白百何“小妞”地位的女演员。

虽然观众长年累月的非议她,却未曾真正抗拒过她,甚至某种程度上在期盼着白百何的回归。

这种期盼并非是在呼吁一个落入过争议的女演员,而是观众盼望着有一个人能够复苏那些有血有肉的普通的、平凡的、鲜活的女生的喜怒哀乐。

“小妞”东山再起,却已不再吃香,白百何的危机仍在,转型迫在眉睫。

白百何是个有演技的好演员吗?这个问题,很难给出一个统一答案。

对于喜欢她的人来说,白百何的演技自然,与角色特质浑然天成,她就是那种“不要演”的演员。

可对于持反方意见的观众而言,她的演技甚至是在角色的选择上,又存在局限和固化。

她擅长塑造倔强、脆弱、飒爽又有点任性的角色,这与她本人的性格相符,所以演起来手到擒来。与其赞扬她演技好,不如说白百何足够聪明,总是能选择到自己“适合”的角色。演了十几年的戏,其实白百何一直演得都是她自己。

事实上,大部分人对她的印象也依旧停留在从前的那种类似京圈大飒蜜的“小妞电影”角色。

白百何现在已经37岁了,讲实话她已经不再适合曾经演起来得心应手的“小妞”角色了,而观众们对这种固有的套路也已经渐渐不再买账了。

而白百何本人近年来也在寻求转型,比如在《失眠人的梦》中,白百何演绎的失眠的家庭主妇,被称眼神、台词里都是戏。

只是她在不同的戏里,饰演的不同的角色,只能说是不同的状态,却不能将其总结为“个人风格”。

说到底,曾经的辉煌与波折已成过去,至于未来如何走,能走多远,还得看白百何如何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