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做梦!这国剧巅峰你都敢翻拍?


一石激起千层浪——

《仙剑奇侠传一》确定翻拍,目前正在选角,将于今年第三季度开机。

近5万条评论全是质疑声:

谁能演?谁敢演?求别演!

一部十六年前的国剧,竟还有如此多的人维护。

为何?

来,让我们把目光投向过去。

聊聊——

《仙剑奇侠传》2005.1.24

开播即大爆。

2005年,《仙剑奇侠传一》(以下简称“仙剑”)在地方台首播,创收视狂潮,平均收视率达11.3%;三年后,上星卫视播出,超往常收视130%,两个月内于同一黄金时间段重播三次。

在《仙剑》出现的前两年,好剧喷发,《大宅门》《马大帅》《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贫民张大嘴的幸福生活》......

瞧见没,它的大爆并非钻了空子,而是自己杀了条路出来——

仙侠古偶。

在此之前,奇幻剧,有;武侠剧,有;古装剧,有;偶像剧,有。唯独它率先糅合四者,开国产剧新类型。

年少不知,曾以为它是开始,不料却成了巅峰。

豆瓣,超20万人打分,9.0。

仙侠古偶中独一份。

即使是四年后的《仙剑三》,评分也只有8.7。

而当年刷屏的遥灵党与遥如党之争,直至今日,依旧未休。

战场从天涯论坛、百度贴吧一路拉到豆瓣、知乎。

一滴时代的眼泪欲落未落。

豆瓣热门长评

翻拍方不明白,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

十六年后,《仙剑》依旧难以复制。

>>>>难复制,弹指瞬间十六年

从头讲。

1995年,DOS版《仙剑奇侠传》游戏在台湾地区发售。

一经发售,业内轰动,销量暴涨,传入内地。

第一天,便卖出了1万份(当时一款游戏能卖出1万份就很不错),之后持续卖出100万份,据传,民间流出的盗版数量达到了惊人的2000万份。

当时,电脑游戏杂志《大众软件》有一个榜单“我最喜欢的PC单机游戏TOP10”,《仙剑》制霸该榜单长达十年之久。

无“姚仙”,则无《仙剑》。

姚仙,即《仙剑》的开发制作人姚壮宪。说来传奇。

姚壮宪爱金庸,通历史,却是矿质专业出身,自学编程,跨行游戏界,年仅26岁,单枪匹马做《仙剑》。

白天写代码,晚上写剧本,半夜画图,后来才有了团队。

他直言:“(仙剑)其实是自己一种现实中得不到的投射。”

自己腼腆寡言,便让主角油嘴滑舌;自己是宅男程序员,便让主角逍遥四方,美女环绕。

李逍遥姚壮宪想象的自己。赵灵儿则是心中暗恋的女神。

私心之作,所以动人。

《仙剑》长火不衰,唐人影视买下版权筹拍剧版。

为保收视,李逍遥一角瞄准人气偶像周渝民、孙协志、谢霆锋与林志颖,备选名单里甚至出现了何炅......

此时尚在读大二的胡歌前去试戏,试的是配角姜明。

巧了,姚壮宪也在,一眼选中胡歌,举荐其为男主。有资方反对,制片人裘立新力保,并承诺“不卖座就自己贴钱”,才让胡歌上了这部剧。

幸好。

其他主演,也极其稚嫩。

刘亦菲(饰赵灵儿)尚未成年,年龄最小的刘品言(饰阿奴),不满16周岁,安以轩(饰林月如)与彭于晏(饰唐钰小宝)也刚20岁出头。

两岸三地,新老演员,共聚一戏。

金马影帝谢君豪(饰酒剑仙),金马影后李丽珍(饰圣姑),金像奖最佳男配谭耀文(饰姜明),金像奖最佳女配郑佩佩(饰姥姥)。亦有TVB演员黄智贤(饰巫王)、李灿森(饰王小虎)......

此间热闹,尽在其中。

剧改起先遭到游戏党强烈反对。

姚壮宪亲自参与剧本修改,剧组赴全国各地取景。

巨大压力下,才有了这部经典之作。

>>>>仙侠起,不识情愁枉少年

仙灵岛上别洞天,灵岛求药结仙缘。

《仙剑》的结局,姚壮宪早在开始就已写好。

李逍遥为救婶婶,到仙灵岛求药,与灵儿仓促成亲。

一夜情缘,临别时,灵儿对逍遥说: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既然无缘,何须誓言。今日种种,似水无痕。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之后,便如这诗一样,李逍遥中了忘忧蛊,将灵儿忘得干净。

灵儿与逍遥,纵情深似海能续前缘,却总差些时机。

先是仙灵岛被袭,灵儿姥姥身死,再是月如介入,灵儿又知自己是女娲后人。

逍遥始终被动。

送灵儿回南诏国,救灵儿于锁妖塔,助灵儿灭拜月教。

有人骂逍遥“渣”,我不同意。

从始至终,他其实都在围着灵儿转。

等他真要放下灵儿,与月如约定“吃遍天下珍味,看遍人间美景”。

又是命运捉弄,一切成空。

《仙剑》里面,快乐的日子其实很少。

满打满算不过三集。

最难忘最自在最幸福一幕,是花灯会时,主角六人在山顶许下十年之约。

李逍遥要做天下第一大侠,我要锄强扶弱,我要名流青史!

我林月如要让林家堡成为第一大帮,我是女帮主,然后再跟这个臭蛋争第一!江山!

我赵灵儿要让所有南诏国子民永远幸福快乐!

我刘晋元(阿七)要抛头颅,洒热血,帮当今的皇上匡扶大唐

我唐钰不怕任何艰难,要跟我义父一样忠心铁胆,保卫国家!

我阿奴要天天开心,一生一世都快乐,天天开心天天吃!

十年之约已定,剧情急转直下,每个人奔向各自命运。

前路安排了最坏的结局——生离死别。

《仙剑》的主题是“宿命”二字。

生离是归宿,死别是命定。

>>>>看宿命,往事前尘随风逝

姚壮宪心狠。

他布一个世界,设一个局,造一个梦,让玩家梦游其中,再以最残忍的方式唤醒每一个人。

我至今仍记得两位女主前后身死的震惊。

心想:怎么能?怎么会?

年龄渐长,才明白姚仙是以“死亡”完成成长,是以“死亡”给出究极答案。

月如之死。

红鸾星动只在一瞬间,刁蛮千金爱上心有所属的游侠,吃尽苦头。

那首方文山作词,阿桑的《一直很安静》,为林月如而唱: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一直很安静阿桑 - 寂寞在唱歌

她以为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逍遥却恢复了记忆,原来他与灵儿早就成亲。

她只能一遍遍说:“没关系,我真的没关系。”

锁妖塔崩塌之前,月如想起与李逍遥的约定——

吃到老,玩到老。

两人以为日子很长,竟不过转身就见尽头。

月如垂着泪留下最后一句话:“真想不到,我已经这么老了。”虽肝肠寸断,但到放手时。

诺言已守,逍遥你便逍遥去吧。

她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是放他自由。

月如之死,遵循了游戏中的设定。

塔倒石碎,死得惨烈。

姚壮宪设计的结局,曾遭到同事抗议,他趁着晚上,又将剧情偷偷加了进去。

该断则断,当舍则舍。

红颜如月,阴晴圆缺。

月如死后,李逍遥做了个梦。

这段只出现在游戏中,却未出现在剧中。

月如说:“李大哥,我娘想见你,我带你去见她,好不好?”

逍遥迷迷糊糊不耐烦道:“哎哟~我很累了,下次再说吧。”

月如黯然:“那......我自己过去了”,说完便消失在黑暗中。

我小时候第一次看,对月如恨得牙痒,总骂她“丑人多做怪”。

待她死时,却哭得天崩地裂,哭这个灯蛾扑火的傻姑娘。

时隔多年,翻到一位玩家发的帖,又心碎一遍:

当年认为林月如是小三,不给她用好装备,受伤了也不肯给她用药,一直很讨厌她…...直到她死在锁妖塔,看到她所有的装备都回到李逍遥身上,我现在还记得那种五雷轰顶般的震惊和难以置信,然后存档重新来过,给她最好的装备最好的药,但依然改变不了她惨死的结局。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开始明白人性的复杂。我开始意识到,原来一个人真的是会爱上两个人。李逍遥对赵灵儿的爱是爱,对林月如的爱也是爱。往后玩过那么多游戏,看过那么多有关爱情的电影电视剧,再也没有那样代入感强烈的刻骨铭心。

林月如啊林月如,恨也恨极,爱也爱极。

纵使情意皆枉然,不负人间走一遭。

三人之间,最心心相印者,其实是灵儿与月如。

灵儿给孩子取名“忆如”。

这份坦荡与宽容,是对月如爱意的理解与尊重。

有人说灵儿“作”,明明相爱,却总将逍遥推走。

却忘了她的身份——女娲后人,这本就是“人性”与“神性”的结合。

盘古开天地,死后化三皇,伏羲创神,神农创兽,女娲造人。神农死,伏羲怒而要毁灭人,女娲带领人类坚决反抗,被贬下人间,补天而死。

女娲一脉,一生只孕一女。

青儿、灵儿,以及《仙剑三》的紫萱,命运相似。

完成了神,才能去做人。灵儿要救子民于水火,个中艰险,她不愿逍遥入局。

直至最后,打败水魔兽,她才敢回到逍遥身边。

却身负重伤,命不久矣。

她伪装得那样好,血却先漏了馅。

灵儿不愿死,她说:

逍遥哥哥从小就没有爹娘在身边,经常装疯卖傻,其实比谁都细心,他过的很苦。灵儿不想让他这么痛苦,灵儿要让他幸福。

我要留下来,留下来的人是最痛苦的,我不要逍遥哥哥承受这种痛苦。我想回家,我想回逍遥哥哥的家 ,我是逍遥哥哥的妻子,我是余杭镇的人。

逍遥哄她:“到家之后,我跟罗刹鬼婆还有忆如一起叫醒你,睡吧”,她才安心闭上眼,香消玉殒。

写予李逍遥的《逍遥叹》,初听不觉,再听才知其中滋味:

命运自认幽默 想法太多由不得我壮志凌云几分酬 知己难逢几人留曲终人散 华发鬓白红颜殁烛残未觉 与日争辉徒消瘦逍遥叹胡歌 - 仙剑奇侠传 电视剧原声带

有人评:一曲逍遥叹,叹尽逍遥曲。

一叹曾经拥有,终非长久;二叹三人之行,一人无名;三叹逍遥灵月,灵逝月黯。逍遥名逍遥,此生难逍遥。

系在逍遥与月如身上的莫失莫忘铃,逍遥曾百般嫌弃,却在月如死后成了唯一遗物。

逍遥为哄灵儿开心,为她造的红色蒲公英雨,却只有在女娲后人死时才会出现。

原来一切都不合时宜。

李逍遥回到十年前。

他告诉幼年灵儿,不要让人进入仙灵岛,其中便包括十年后的自己。又告诉酒剑仙,不要传授给李逍遥武功。

他想阻止悲剧的发生。

偏偏因着十年前一面,灵儿爱上了逍遥,酒剑仙也非李逍遥不教。

一入红尘,便生因果。

这就是宿命。

《仙剑》的编剧邓紫珊对“宿命”二字有着精准的解释:对世情那一份不能形容的唏嘘。

他“得到”便预示着他要“失去”。

>>>>爱与道,痴心若遇真情意

十年之约的六人,最后只剩李逍遥。

最刚正不阿的阿七,甘心卧底拜月教,直到找出击溃拜月的方法。临死时,他说:“十年之约,就让我单独跟表妹(月如)度过吧。阿七......失陪了。”

放得下的是他,放不下的也是他。

拴在阿奴与唐钰小宝拇指上的一线牵,却因阿奴心智被控砍掉唐钰的双臂,再感受不到。

阿奴最后与唐钰化为比翼鸟,以爱击溃拜月。

两只鸟,一只有翼,一只无翼,之间却有一线相牵,同生共死。

《仙剑》用“死亡”回答了一个问题,即剑圣追问的:

什么是道?

拜月的道是无情,无爱,没有贪痴嗔,是魔道。剑圣的道是无为,无争,放下贪痴嗔,是天道。

唯独李逍遥的道,有情,有爱,与人争,与天斗,是人道。

最后,《仙剑》以一个令人战栗的镜头结束故事。

李逍遥问剑圣:你明白吗?

剑圣久久不语,仰天而望。

若无贪嗔痴,又为何求红尘皆抛。

若无情无爱,又为何求无为无争。

无人道,则无天道。

解愁肠,度思量,人间如梦,倚笑乘风凉。

十六年已过,谁还困在梦中?

>>>>梦未了,仙剑奇缘多少年

2005年,百度贴吧一位叫“外塞之雾”的用户做了《仙剑梦幻版》。

游戏中引入一条新的剧情线。

当玩家进入桃源村时,会遇到一位仙人,若在仙人的考验中坚持7回合,就能让游戏中那些相爱的人不再分离,共度一生。

圆梦之作。

除了《仙剑》,再无一款游戏让玩家如此执念。

所有的遗憾要在现实里补足。

2013年,刘亦菲开通微博,《仙剑》众主创纷纷转发留言。

徐锦江问了拜月追问的那个问题:那告诉我,什么是爱?刘品言回的是:我们没死就是爱阿。

2015年,《琅琊榜》播出,特意将书中的李逍改作李逍遥,由胡歌亲口说出,成了全剧最大的彩蛋之一。

十年之约。

胡歌发微博:“那个时候还搞不清楚演戏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的眼神,再也演不出来了。”

我想,再没有人能演出灵儿与逍遥躲在柜子里的惊鸿一吻。

两人眼中的水光,让多少人坠入仙剑奇缘,又成了多少人的初心。

我想,再没有下一个麦振鸿,能为一部仙侠剧作十九首曲子。

曲一响,就让人回梦游仙。

莫失莫忘麦振鸿 - 仙剑奇侠传 电视剧原声带

永恒的回忆麦振鸿 - 仙剑奇侠传 电视剧原声带

再看《仙剑》。

即使特效粗糙,即使服化道不够精细,

但其天真饱满的气质,梦影雾花的纠缠,壮烈悲切的情愫,依旧少有国剧能出其右。

当为爱牺牲的主题变得陈旧又可疑,今日的舆论是否还容得下这样一部作品。

或许经由道德洁癖的讨伐,只剩鸡毛一地。

若如此,便永远不懂:

“千里不辞苦,仗剑为红颜”的逍遥;“风雨落水面,为民断情缘”的灵儿;“比武动芳心,盼与君相依”的月如;“苗女鬼灵精,愿作一颗星”的阿奴;“有意结连理,断臂作翼鸟”的唐钰小宝;“情尽仍悲悯,再续未了缘”的阿七。

《仙剑》十六年,“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仙剑》像一场毕业礼,一代人在此毕业。

如今。再也拍不出这样的剧,再也回不去那少年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