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的阎鹤祥,揭开德云社相声的遮羞布,游走在摘字的边缘


阎鹤祥,在德云社长期以来都是一个地位有些特殊的人。

他是郭麒麟的捧哏,水平在德云社拔尖,跟着郭麒麟,阎鹤祥成名速度很快,但由于郭麒麟的“不务正业”让他经常形单影只,被称为德云社第一SOLO。

在没有搭档只能说评书的时候,阎鹤祥总是会传出一些有点儿不同于德云社风格的观点,这让他慢慢出圈,通过《吐槽大会》等节目,他下一步要开始进军脱口秀。

出圈的阎鹤祥接受了《中国新闻周刊》的专访,通过这次专访,笔者发现,阎鹤祥不仅在德云社的地位特殊,他的思想在德云社这个群体也显得很特殊。

本文节选出阎鹤祥在专访中的七个片段分享出来,让我们一起看看阎鹤祥的清醒。

一、脱口秀和相声的区别

阎鹤祥着重提出了一个观点,脱口秀在表演上不用搞铺垫,而相声有一个三翻四抖的铺垫过程,这对于喜欢快节奏的观众来说似乎节奏太慢。

如果阎鹤祥只说这一层,那还不算什么,他也指出了问题的关键在于现在很多相声作品最后抖出来的包袱笑料不够爆。

没错,这才是关键,脱口秀像西瓜汁,相声就像西瓜,观众不喜欢吃西瓜不只是因为西瓜汁好喝,也是因为每次切西瓜发现都是生的。

现在很多相声的水平就像生西瓜一样,又麻烦又不好吃,不是观众不喜欢,是你的瓜不熟。

二、德云社缺乏创新意识和创作能力

阎鹤祥在采访中提到了老舍和何迟,这证明他确实没光学相声说相声,还研究过一些相声历史,尤其是何迟,这位相声作家直接捧红了马三立,现在却没几个人知道。

阎鹤祥认为德云社走红的原因之一在于观众没怎么听过传统相声,所以在06年前后恶补了一段。但是德云社存在的问题是依然按照06年的惯性思维去表演相声,由于依然能赚到钱,导致主观上创作能力和创新意识降低了。

老实说,阎鹤祥对德云社的走红原因看得很准,对德云社的相声更是保持着清醒的认识。

三、新入行的相声演员存在问题

德云社龙字科招生,笔者认识的一位亲戚就去了,实际上他连侯宝林和马三立都不认识,只听过郭德纲和岳云鹏的相声,就这么去报名了,这让笔者感到非常诧异,这家伙一直走的是影视院校路线,想必他也是把德云社当成表演系了。

笔者以为那位亲戚只是个例,但从阎鹤祥的专访中可以知道,有些进入德云社的相声演员也存在这个问题,不知道马三立和侯宝林,更不了解赵佩茹和郭启儒,可以看出来,他们学相声的动机就是成名,而不是出于对相声的热爱,甚至可能连喜欢都谈不上。

为什么德云社06年的相声好?因为台上的演员都是因为热爱曲艺和相声走到一起的,他们至少坚持了十年也穷了十年,贫穷没有让他们放弃,最终拨开云雾见天日。而德云社在2010年以后新进的相声演员,恐怕有很多都是不知侯宝林马三立,无论常宝堃赵佩茹,何谈热爱。没有热爱哪有对相声艺术的创新和尊重。

四、很多演员不知道高级幽默

阎鹤祥确实敢说,外界对于德云社相声里存在太多屎尿屁伦理哏颇有微词,没想到阎鹤祥不仅持同样观点,还敢对着记者说出来。

笔者一直坚持的观点也是这样,伦理哏、荤段子可以有,但只能在相声里当水煮鱼里的花椒,德云社则是把花椒和鱼的分量弄反了。

郭德纲、郭麒麟、岳云鹏都是初中学历,他们成名大火之后,带动了一种不良思维,那就是在相声界不需要学历,实际上,阻碍郭德纲、岳云鹏他们更进一步的东西恰恰就是文化底蕴。你看郭德纲出的书和侯宝林出的书就知道了,境界上差得太远,所以一个是商人,一位是大师。

没想到阎鹤祥敢于直接说出来,甚至给这种“相声演员可以不上学”的观点打上“反智”的标签,确实够猛。

笔者更欣赏他之后的一句,很多演员审美上不去,不知道高级的幽默是什么。能看到这一层,就证明阎鹤祥距离侯宝林对相声演员的要求不远了,侯先生主张好的相声要有:格调、文化、修养和品位。侯先生的话在德云社似乎没有市场,好在还有一个阎鹤祥。

五、表演内容没跟上时代

阎鹤祥认为郭德纲的走红有时代的机遇,在电视相声万马齐喑的时候,相声界需要有一个人出来正本清源,郭德纲正好赶在了这个风口。

但是,目前郭德纲和德云社的相声比起他走红时没有进步,换句话说,德云社的相声也走上了当年电视相声的老路,从红极一时到慢慢滑坡,最后被时代甩开,一旦有一个与时俱进的相声演员横空出世,也许相声界的历史会重演。

阎鹤祥的话“时代给了我们好的宣传,不代表我们真正与时俱进”,真正让笔者对他高看一眼,这家伙不愧是高学历的高材生。

六、和郭德纲的思想背道而驰

外界尤其是相声界对德云女孩的吐槽声音非常多,阎鹤祥认为德云女孩属于正常现象,这在旧社会的曲艺行里就有,这个观点并不是他为自己人说话,从下面可以看出来,他想得更多。

郭德纲曾经说过“德云社要发展势必要淘汰欣赏水平比较高的观众”,而阎鹤祥则认为:“我们应当去了解那些更关注演出内容的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如果“他们静悄悄走开了,这非常可怕”。

郭德纲说的要淘汰的那部分人,阎鹤祥说的更关注演出内容的人,其实是大体重合的一个群体,他们不同于德云女孩,是真正去听相声的人,在对待这部分人的观点上,阎鹤祥和师父的想法有些背道而驰了。

七、未来会走出去

这个走出去不是说阎鹤祥要退社,他想的是去尝试打破相声和脱口秀的边界,打破单口相声和评书的边界,这个想法是否可行,笔者也不知道,只能说他确实敢想,值得鼓励。

最后一句话“让大家回归内容本身,停止一切纷争和内卷”,无疑再次让阎鹤祥贴近了侯宝林,因为侯宝林的关门弟子师胜杰就曾经说过:“相声哪有什么主流和非主流,只有一种,我们都争取说一流相声”。

不得不说,在对待整个相声界的发展问题上,阎鹤祥的眼光和境界远远超越了他的师兄和他们的师父。

总结起来看阎鹤祥的专访,他明显对相声行业和德云社都有着清醒的认识,他的一些观点也揭开了德云社“为相声老祖宗看坟”的遮羞布,德云社相声的问题和整个相声界的未来,他思考的似乎比郭德纲更多,也比郭德纲更深。

也就是因为这样,有网友在看了阎鹤祥的专访后评价,壮壮正在摘字的边缘疯狂大鹏展翅。

还是希望德云社和相声界的人士能够重视一下阎鹤祥的观点,毕竟,就算在整个相声行业,像他这样清醒的人,已经不多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