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海图新,首部以邮轮文化为背景的电视剧《海洋之城》是这样“远航”的


文|宝华(珞思影视研究组)

“这部剧居然真的是在邮轮上拍的!题材给人一种新颖的感觉,故事开篇就十分高能,品品张翰潜水救人的海上动作戏,拍摄时想必也是难度系数很高!”

3月23日起,由陈昆晖执导,张翰、王丽坤领衔主演的《海洋之城》在江苏卫视幸福剧场正式开播,“邮轮大副”丁凯(张翰 饰)携手“萌新领队”天悦(王丽坤 饰)开启乘风破浪的海上旅程。浓缩在“移动地球村”上的众生百态、悲欢离合,随着“海洋号”的扬帆启航,逐一向我们展开。

作为首部以邮轮文化为背景的电视剧,《海洋之城》自开播以来以题材的稀缺性和场景的独特性,迅速吸引了一大批观众。在职场、爱情双线并行的情节之外,它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泰坦尼克号》《哈尔的移动城堡》等主要在限定空间内展开叙事的影视作品,而中外文化的多元碰撞,尤其是以世界邮轮首位华人船长(有真实人物原型)的诞生为线索的成长主题,则又赋予了这部作品极为开阔的梦想格局。

向海图新,让《海洋之城》有效填补了行业空白,并成功激发了无数观众想要跟随剧情挺进深蓝的愿望。

导演陈昆晖表示:“爱情、亲情、友情是一部剧的软实力,我希望通过一座‘城’里的悲欢离合,让观众感受到真善美,感受到我们的《海洋之城》不仅是爱之船,也是梦之船!”

一船一世界

在“移动地球村”见证梦想成长,浓缩人间百态

长期以来,华人在国际邮轮上一直都不被重用,但在《海洋之城》中,男主丁凯凭借着自己出色的业务素养和独特的人格魅力,打消种种质疑,一路向上成长。

已经播出的剧情,陆续呈现了丁凯在行政大副考核、例行安全检查以及海上搜救等过程中遭遇的“有色眼镜”,但在种种质疑、排挤和不解之下,他一次次努力完成任务,展示出极强的性格韧性。按照张翰的话说:“丁凯真的是一个可以感动中国的人,他所做的所有事情,我都有被打动到,这也是我愿意去诠释这个角色的原因。”

海洋之城》在剧情上采取了“鱼骨结构”,即由较粗的“鱼脊”和较细的“鱼刺”组成:“鱼脊”代表的贯穿剧集始终的主线,讲述邮轮上的中国职员在国际化职场背景下的故事;“鱼刺”代表穿插在剧集中的多条辅线,是每个航次登船的新游客带来的阶段性故事。

如果说丁凯的个人成长颇有英雄主义的色彩,那么承载着6000余名游客和工作人员的超级邮轮则像是一个行走的地球村和微缩的小社会,集合了世间百态,邮轮所见证的,是各色人等的热爱与梦想、泪水与欢笑。

讲述中国故事的载体很多,为什么要选择一艘邮轮?

陈昆晖表示,《海洋之城》源于一颗梦想的种子。“我小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梦之船》,这部剧以邮轮为载体呈现了上世纪70年代末期人们的生活和经济的发展变化。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我目睹了我们的发展,始终期待有一天也能用邮轮这个题材来展现当下的生活。”

邮轮2006年正式进入中国,并在短短数年内实现高速发展。如今,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邮轮市场,也是亚太区邮轮产业增长的重要引擎。当看到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中国游客登上邮轮,陈昆晖感到心里的那粒种子等来了破土的时机。

如观众所见,在《海洋之城》的这艘邮轮上,有为梦想拼搏的高级海员、乐观善良的萌新导游、为航海事业奉献一生的三口之家,也有陷入财政困境的公司老板、遭遇婚姻危机的都市白领、共度蜜月的新婚情侣、享受生活的老年夫妻、完成患病孩子梦想的父母……剧中的人物鲜活、立体,充满了人间烟火气和现实代入感。

挑战“不可能”

用诚意敲开与跨国公司合作的大门

《海洋之城》开播以后,许多观众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棚内拍摄再加后期特效吗?看起来也太真实了,但如果是实景拍摄,这难度得有多大?”

事实上,多数人都不敢相信。张翰坦言,在接到邀约时,他先后婉拒了两次,因为在当时的电视剧行业,《海洋之城》是个乍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据陈昆晖介绍:“我们的筹备不是从故事开始的,而是要先解决这件事有没有做成的可能性。因为我们想的是要做就要实景拍摄,绝不能像《梦之船》那样搭景制作,因为时代发展了,观众的要求也高了。但是,当代邮轮都是吨位数倍于当年泰坦尼克号的巨轮,运营者又都是跨国公司,邮轮因为停靠成本太高,从来都没有一部在船上实拍主要故事的影视作品,有些作品上船拍摄一周已是极限,做一部以此为背景的电视剧,创作周期这么长,真能完成吗?”

怀着一颗“平地起高楼”的信念,总制作人陈励开始了敲开跨国公司合作之门的艰难之旅,一件听起来很不靠谱的事,她却做得锲而不舍。从2014年通过发邮件与各公司阐述意图,到2015年得到世界邮轮行业里华人顶级专家的支持,这部剧才真正进入上船采风和剧本创作。这中间若不是足够的坚持和笃定,可能早就放弃了。

到了剧本筹备阶段,因为题材的特殊性和内容的广泛性,全剧由老中青生活背景互补的编剧团队日夜奋战,数易其稿。

“我们做《海洋之城》,是想通过一滴水来映照世界。我们在创作上不做什么是非常清晰的,第一不做单纯的职场剧,但职场部分要有行业的揭密性;第二不做爱情偶像剧,因为只说两个人的爱情,不必兴师动众去拍邮轮;第三不做单元剧,因为要满足观众的追看性,需要有叙事主线”,陈昆晖兴奋地分享道:“采风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素材,如我们首个邮轮业华人船长的诞生就是在采风中发现的主线,我们的原型在我们第一次采风时他是大副,我们剧本完成时他是副船长,后来,他成为了几百年来世界邮轮业第一位华人船长,当在片场接到这个喜报的时候,我们都激动得泪流满面。他叫伍会民,他是国际职场中华人的骄傲。”

海洋之城》在江苏卫视开播之际,得到了邮轮顶级专家、某跨国邮轮公司亚洲主席刘淄楠博士的发文认可。在他看来,这是个全新的、独一无二的题材,可以有广度和深度讲很好的故事,他说,自己特别喜欢在剧中担纲邮轮公司市场总监的陈安妮(张雅玫 饰)所说的一句台词:“十年前我想要邮轮改变中国,十年后我想要中国改变世界。”

六年磨一剑

历经波折,完成海上实景拍摄

六年磨一剑的《海洋之城》不是个容易驾驭的题材,因为邮轮是国际化行业,无论人物关系还是技术细节的拿捏,对编剧、导演、演员而言都是挑战。

2018年1 月4日,《海洋之城》在上海开机,全剧用亚洲第一大邮轮“海洋量子号”做剧中邮轮场景,前后历时124天,连续登上邮轮,完成了影视史上首次长达数月的海上实景拍摄,并转场上海、苏州、马赛、福冈、长崎等地,拍摄场景多达400余个,角色人物近200名。

从筹备到拍摄,整个过程也是历经波折:上船数月,每个航程都是出入境;转场数国,演员档期难以协调。这么多演员的调度,每个出入境行程只有5或7天,关系到与主角的配戏,如何安排?船上公共场所有游客时不能拍,游客下船时才能拍摄,如何保证完成?船只一个航程出去就无法再购买任何服化道,如何在航程前做到无一疏漏……困难每天都在接踵而至,这还不算晕船、风浪等情况,但所有创作人员克难攻关,啃下了一个个硬骨头。

张翰在邮轮上拍摄了45天,回忆起那段辛苦又特别的经历,他至今难忘:“最开始对于上船,我非常恐惧,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45天我该怎么度过?但当我真正下船那一天,我感觉好失落。我问过戏里很多演员,大家都是类似的感受。那些天,我们就是在船上工作的人员,那个感觉胜过表演。拍摄之前,我们专门了解了邮轮船员们的状态,感受到了他们的不易,他们真的是用青春和生命在守护着所有人的安全和快乐。有一场戏我挺难忘的,我们的船长要退休了,他的台词是:我的航程结束了,你们的航程才刚刚开始,那一刻,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是一种精神的传承、生命的延续。在拍摄过程中,我们所有的创作人员就像剥开果实一样,每剥开一层,都会看到不一样的惊喜和感动。”

海洋之城》用“梦之船”承载了丁凯和天悦的成长梦,承载了众多旅客的远行梦,也承载了一群影视匠人用创新精品和世界对话的文化梦。这样美好而满怀信念的梦,值得被肯定和祝福,更值得被更多人看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