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严顺开:44岁成名,因拍戏患脑梗卧床8年,80岁去世


提到严顺开这个名字,很多年轻人可能不太熟悉。

但如果你看过电影《阿Q正传》,你一定很熟悉这张面孔,至少知道这张表情包。

他饰演的“阿Q”留名影史,在人们心中他就是永远的“阿Q”,无可替代。

作为一代喜剧大师,他一生都在饰演小人物,却成为了影迷心中的“东方卓别林”。

这个已经离开了我们3年的艺术大师,又有多少人记得他呢?

01

1937年,严顺开出生在上海,自小就吃尽了苦头。

上学的时候,他每天早起卖豆浆为自己赚学费。

他家附近有一个业余话剧团,严顺开每天放学就去看别人表演和排练。

时间久了,严顺开在心里开始迷恋上了演戏,还当了一回小演员。

考上高中后,严顺开又成为了学生会的文艺部长,从此痴迷演戏无法自拔。

那时候,他心里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将来要成为一名演员。

“考上高中后,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演戏,那个时候我是校文艺部部长,就把话剧团里的剧目搬上学校舞台,每次我都演主角,那时我的梦想就是考上戏,将来当一名演员。”

为此,他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但却因为长相平凡,在最后一轮被淘汰了。

之后他多次报考上戏都被拒之门外,无奈又失落。

后来,他又参加了青海话剧团的招生,依然没有被录取。

不过,多次落榜并没有打击掉他的信心,命运很快就开始眷顾这个天才。

1959年,中央戏剧学院来到了上海招生,严顺开立即报名参加。

当时中戏对表演系学生有一个硬性要求,男生身高不能低于170cm。

而实际身高169cm的严顺开,只好垫了几厘米鞋垫,还遇到了一个伯乐。

他在考试时,唱了一首《真是乐死人》,直接获得了白英老师的认可。

“对着镜子上下照啊上下照,嘿嘿,真是乐死人!就那个歌,当时很流行,我唱这个歌的时候,把白英老师给逗乐了,后来不知怎的,给我来了通知说是录取了。”

就这样,严顺开顺利进入了中戏表演系,踏上了自己演员之路。

那一年,他22岁。

严顺开考院校时,因为长相不佳落榜,考上了之后还要受此影响。

因为长相原因,严顺开只能扮演一些小角色,根本当不上主角。

“别人看到我都以为我是舞美系的,因为表演系的学生没有像我这样邋里邋遢不修边幅的。”

一开始,总是拿满分的严顺开并不服气,认为自己并不比别人差。

可到后来,他发现饰演各式各样的小角色,非常划算。

“后来发现演配角更合算,《哈姆雷特》《奥赛罗》有我的戏份,《雷雨》有我的角色,古装戏、现代戏,中国人、外国人,好人、坏人,商人、农民,我都演过。”

正是因为什么角色都演过,才让严顺开找到了一生的定位——饰演小人物。

02

严顺开就是阿Q,阿Q就是严顺开。”

1963年,从中戏毕业后,严顺开被推荐到了上海人艺的滑稽剧团当演员。

因为老师黄佐临认为严顺开极具喜剧天赋,将来必成大器。

老师对他说:“千万别看不起滑稽戏,这个剧种观众很多,你要把学到的东西充实到喜剧表演中去。”

严顺开和黄佐临

后来他主演的第一部戏《一千零一天》在上海大火,一跃成了滑稽团的宝贝演员。

甚至有人说:“严顺开先生就是上海的一张文化名片。”

1981年,演了半辈子配角的严顺开,终于出演了自己的首部电影《阿Q正传》。

那一年,他已经44岁,大器晚成。

当时上影厂的领导并不愿意让这个没拍过电影,还是个滑稽团演员的严顺开出演。

可此时,导演岑范直截了当地说:“严顺开不演,我就不导了”。

就这样,这个连鲁迅都说没有人能演成的人物,直接被严顺开给演活了。

片中,严顺开的演技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状态。

凭借该片,严顺开一举获得了第6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瑞士第二届喜剧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严顺开也成为了中国唯一一个获得“卓别林金拐杖奖”的演员,成了一举成名的“喜剧之王”。

不过,那时候严顺开是后来才知道自己真的得奖了,所以没能去领奖。

得奖那天,严顺开正在苏州拍戏,还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他的。

“当时我在苏州拍电视,一次坐上辆出租车,那司机看了我一眼讲,严老师啊,你演的阿Q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了。我根本不相信,说不会的。

可我越否认,他越是跟我急。那时候通信还不像现在这样发达,当我从苏州回家后,我爱人告诉了我,我才知道是真的。”

第二年,严顺开便受邀去了瑞士电影节做评委,还被邀请到了卓别林家去做客。

直到如今,严顺开依然是观众心中永远的阿Q,无人能够取代。

“我很自豪能演鲁迅先生笔下的这个人物,而且我把他演得观众都能接受,所以到现在,人们还叫我阿Q。”

而《阿Q正传》拍完后,严顺开只拿了600块钱。

“我宁可没钱,生活贫穷一些,但观众能笑,观众喜欢,这才是我们一辈子的幸福。”

03

1983年,大红的严顺开登上了春晚舞台。

在首届央视春晚中,严顺开一下子表演了3个节目。

分别是小品《阿Q的独白》和《逛厂甸》,还有一个哑剧《弹钢琴》。

其中《阿Q的独白》,是电视上第一次出现“小品”的表演形式。

而《弹钢琴》,他整整空弹了7分钟,没有一句台词,全靠肢体语言撑着。

那一刻,全场鸦雀无声,演出结束后掌声持续了一分钟之多。

那一年春晚,严顺开绝对是最风光的演员,甚至被誉为是“小品第一人”。

7年后,他与黄宏一起搭档,在春晚上表演了小品《难兄难弟》,大获好评。

1993年,严顺开在春晚上表演小品《张三其人》,将小人物的底层生活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个小品中,有一个演员日后也成为了响当当的老戏骨。

这个人就是杨新鸣。

1999年,严顺开再登春晚,与凯丽合作表演了小品《爱父如爱子》。

这个小品也一举获得了观众最喜爱的节目奖。

2007年,70岁的严顺开最后一次亮相春晚,出演了小品《假话真情》。

演了一辈子戏,严顺开到老都还在潜心创作,没有停下过脚步。

2009年,72岁的严顺开主演了电视剧《我的丑爹》,饰演了“丑爹”汪木根一角。

这是继《阿Q正传》后,最打动严顺开的一个剧本,也感动了无数观众。

所以,年迈的严顺开在拍这部戏时,非常的拼命,入戏极深。

因为电视剧工作强度极大,又有很多投入感情的戏。

在拍摄完后,严顺开就感到小腿疼痛去了医院,结果因脑梗突然中风,导致左半边身体瘫痪。

《我的丑爹》也成了严顺开留给世人的最后一部绝世之作。

突然病倒后,严顺开在医院躺了整整8年,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直到去世。

80岁大寿时,他还是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的,那时候的严顺开即将要走到生命的尽头。

那一天,只有他的徒弟曹雄去探望。

随后,曹雄发了一条微博,引发了无数人唏嘘。

“今年6月6日是严顺开老师80大寿,我在医院待了一上午,没有人来关心他,悲哀!”

后来,严顺开的妻子说:

“我们就靠自己。现在他单位什么的很少来看望,一年也就一两次,我也没有去求他们,自己愿意就来,不强求。”

2017年10月16日,一代喜剧大师严顺开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那一年,他80岁,孤独离世。

如今,严顺开已经离开我快3年了,似乎很多人已经不再提起他了。

甚至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他是谁,但时代的记忆一定会镌刻住他的名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