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失败的85年春晚:央视为此在《新闻联播》公开道歉


经过了初试啼声即一鸣惊人的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以及成熟稳重、渐入佳境的1984年春节联欢晚会,1985年2月19日,亿万观众迎来了万众瞩目、翘首以盼的春节联欢晚会

人们对1985年春晚的期待值是很高的。1983年春晚和1984年春晚的成功,吊高了人们的“胃口”。除夕之夜,曾经习惯在大年夜上街放鞭炮的人们,现在都围在电视机前面。对于这一点,黄一鹤心里非常清楚。因此,一定要把85年春晚办得超过前两届春晚,这样才不辜负亿万观众的期待。

然而,谈何容易。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黄一鹤黄一鹤是军人出身,还参加过朝战。他担任了1983年、1984年、1985年以及之后的1986年、1990年5届春晚的总导演,做了许多开创性的工作。

他首次提出了春晚直播模式,这才有了1983年春晚;他首次提出了电话点播节目的概念,由于拨打电话的观众太多,差点让北京电信局的电话线路崩溃;他溜到深圳“中英街”购买磁带,这才有了张明敏在春晚舞台演唱《我的中国心》;他拍板让“光顾着可乐,却没有什么教育意义”的小品《吃面条》进入春晚舞台,小品从此成为春晚舞台的重头戏,朱时茂和陈佩斯当然也红了……

为了办好春晚黄一鹤什么都敢做。他敢与领导拍桌子,敢摔当时广电部部长秘书的电话,还差点因此被开除。

鲜有人知的是,黄一鹤为了让观众开心地笑起来,竟然请来了生理专家和心理专家一起研究。研究什么呢?研究观众看一个节目看多久、笑多久才会感到疲惫,“我们根据观察测试出来的数据,来编排节目,让观众笑而不累。”

这样的导演理念,放在今天也是不落伍的。

黄一鹤奉命担任1985年春节联欢晚会总导演时,想了一个新点子:把春晚舞台从中央电视台的演播大厅,搬到北京工人体育馆。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黄一鹤说:“那年大家看了国庆阅兵,美国洛杉矶的奥运会也举行了,我们就觉得十几亿人的国家,在演播室办春节晚会太寒酸了,就想展示出宏大的场面,所以就选择了工人体育馆。”中央电视台的演播大厅举办过1983年春晚和1984年春晚,场地比较小,只能够容纳几百名观众。而北京工人体育馆能容纳1.5万名观众,比中央电视台演播大厅壮观多了。

黄一鹤的想法非常好,也非常先进。如今,人们在动辄容纳几万人的大型体育场举行文娱晚会,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但是,在上世纪80年代初,中央电视台的设施设备和技术条件,还不足以支撑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行春节联欢晚会春晚剧组甚至没有对讲机,所有的指挥只能靠有线耳机。有线耳机的信号又非常差,时断时续,这使得剧组指挥常常陷于失灵的状态,让整场晚会显得很凌乱,没有1983年春晚和1984年春晚那种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状态。

时值隆冬,北京工人体育馆内没有开暖气——那样大的场地也不可能开暖气,所有的演职人员和观众,都被寒冷的气候冻得瑟瑟发抖。朱时茂和陈佩斯表演小品《拍电影》时,陈佩斯不仅要光膀子,还要往身上倒冷水装作流汗。这对演员来说,是一种相当艰苦的考验。结果,节目结束后,陈佩斯立即被救护车送往医院。

其实,就晚会本身来说,还是精心准备了不少经典节目。比如,晚会第一次邀请来了香港著名歌星罗文、汪明荃,国宝级相声大师马三立,粤剧一代宗师红线女;炙手可热的中国女排也前来助阵。但是,受场地、气候等因素的影响,他们的节目没有获得良好的反响。

1985年春晚闭幕了,黄一鹤等人的“苦日子”才刚刚开始。信件像雪花一样,从全国各地寄到中央电视台。这样的场景,剧组已经不陌生。只是,以前观众来信是表扬他们节目办得好,这次来信是批评节目办的“质量低下”“杂乱无章”。虽然声音很刺耳,大家也只能听着。毕竟,人家说的是事实呀。

由于批评的观众太多,中央电视台不得不有所交代。11天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郑重其事地就此事向全国观众道歉。

这还不算完。中央有关部门先后派了4个调查组到中央电视台,调查晚会质量,分析失误原因。黄一鹤作为总导演,难逃其咎,被停职半年之久。这件事给黄一鹤的打击太大了,他抑郁了很久,甚至一度萌生过自杀的念头。

好在黄一鹤有着军人一般坚强的意志。在熬过最艰难的时刻后,他又着手准备执导1986年春节联欢晚会。最终,黄一鹤为全国观众奉献了一台精彩绝伦的春晚,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