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楚颜兮容景全文阅读-热门小说热荐楚颜兮容景在线阅读


范涛从未有过这样的心情。

——无地自容!

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只是对方的问题,直击他心底最深处的欲望。

根本无法回答。

或许可以用道德的名义反驳她。

可他说不出口,他怕说出来后,被在场的人识破。

反而更加被动。

“几位还有什么问题?”她眸色清冽的看着几位,“没有的话,请离开这里。”

方老太之前还觉得害怕,可听到楚颜兮这句话,顿时就急了。

“离开,去哪?”她带着皱纹的薄唇显得分外刻薄,“我们辛辛苦苦过来找你,连顿饭都不留?你咋这么恶毒呢?”

“就是。”方云刚拧眉气愤的看着她,“咋地也得给报销来回路费吧?而且我妈好歹把你给养大了,你现在找到有钱的爹了,一毛不拔?”

楚颜兮微微叹息,“容我纠正一下,在方家,我用我的劳动换取的一方容身之地。而且,那十年里,是我伺候着您的母亲,同时还养着你这个废物。”

“你似乎还没有搞清楚你的处境,方云梧是你的姐姐,不是你亲妈,她没义务养你,但是养育我却是她的义务。你的母亲把属于我的钱给了你,我是可以起诉追回的。”

“不过……”她略微沉吟,道:“我可以不追究,前提是你们俩从今以后,在我眼前消失,永远都不要再出现。”

“否则的话,我只能和你们对簿公堂了。”

可就在下一刻,方老太噗通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开始哭喊。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外孙女养大,现在她却不管我了,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大家伙都看看呐,天底下怎么有这么狠心的人呐,她简直就是黑了心肝呀……”

方云刚在旁边装模作样的拉扯劝慰,“妈,咱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早知道她是这么个白眼狼,当初还不如不养她呢。”

“哎哟哟,老天爷你睁开眼看看吧,下道天雷劈死我吧,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我不活了……”方老太看到儿子的态度,哭喊的更加夸张了。

在场的人还真没接触到如此无赖的人,不过再想也不觉得奇怪了,一看就不像个正经老太太。

于静秋的年纪和方老太差不了多少,可两人在一起犹如两代人。

她看着这一幕,心中感慨万千,并非所有的老人都值得尊重的。

楚颜兮走上前,单腿屈膝蹲下,“恭喜你,你在全国范围内出名了,我们这档节目,观看人数超三亿。如今你用这般下作的手段逼迫我,可想过您的儿子要如何在这个社会上立足?”

俩人瞬间愣住了。

别说哭喊了,方老太连眼泪都没有。

“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吗?”她轻声问道。

见两人愣神的样子,楚颜兮低笑道:“只要你们出现在公开场合,所有人都会对你们指指点点,他们的眼神里,看你们的时候带着嫌弃与厌恶,甚至会把你们看做病毒,连靠近都不愿意,更甚至还会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遣,将你们两人的做派时刻挂在嘴边。”

方云刚脊背窜起一股寒意,他可还想着娶个年轻的老婆,生儿子呢。

现在闹成这样,还能娶到媳妇吗?

方老太突然大叫道:“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你不养我,就是个白眼狼,没有好下场。”

“我的下场你是看不到了,可你们的结局却已经注定。”站起身,低头,“消停些,从哪来回哪去,不要再碍我眼了。”

看向范涛,楚颜兮道:“人是你带过来的,请把他们带走。”

随后走到摄像头前,笑眯眯的道:“那些说我校园霸凌的,请实名举报我,但凡我真的那么恶毒,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可若是被我针对过的那些人,再敢做那网络蛀虫,相信我,我有时间,老楚有钱,我可以和你们耗一辈子,也要让你们当着全网的面,向我道歉,我要看看,到底是谁,霸凌谁!”

“之前蹦的最欢的那些人,老楚的团队已经截图取证,你们删除也晚了,法院传票很快会送到各位的手中,我很期待你们得到法律的审判。”

“丑话说在前面,我只接受全网道歉,不接受私下和解。同时,这些人的家长,不要找我求情,毕竟接受网络暴力的人是我,你们没有是非观念,我会求助法律,告诉你们什么是是非,你们的孩子是孩子,可我也是老楚的孩子。法律只是最低的道德标准,若是连最低的道德底线都守不住,与野兽何异?”

说罢,她懒得再看这几个人,扭头笑眯眯的道:“热闹结束了,诸位,我先回房了。”

“兮兮……”楚凌川看着女儿,“要不要聚在一起玩点什么?”

“对啊!”陆北凑上前来,笑出雪白的牙齿,“你知道的,之前我参演了一部电视剧,在里面我是为了天下苍生,不断拒绝女主的宗门天骄,我告诉你,那部剧的主题曲特别好听,唐旭年老师亲自作词作曲的,唐旭年老师你知道吗?”

楚颜兮笑着摇头,“不知道。”

“没关系,唐老师是咱们国内最顶级的作词作曲家之一,这方面的奖,真的是拿到手软,川哥的很多剧也都是请唐老师担任音乐总监的,我唱给你听。”陆北说着,似乎有点来瘾,表现欲望很强烈。

他的好意,楚颜兮心领了,“正好,店里有一张古筝,我弹奏你来唱。”

宋菲见状,开口道:“颜兮还会弹古筝吗?”

“国内外的乐器,我几乎都会点,只是不精,纯粹是当做消遣的,一般都是三分钟热度。”楚颜兮走到柜台后边的货架上,扭头看着郭导:“导演,这筝很贵吗?”

“老板娘在网店买的,不到五千块,对方说可以随便用。”郭导心情极好,以眼神示意副导演把外人请走。

范涛也的确是想走了,见对方上前来送客,他赶忙招呼方家母子灰溜溜的消失在外面的夜色中。

“曲子呢?”她将古筝摆放好,抬头看着郭导:“导演!”

“来了!”郭导从千度搜到这首曲谱,把平板递给她,“这里呢。”

楚颜兮扫了两遍,点点头,道:“可以了。”

“可以了?”小助理微楞,“记下来了?”

楚颜兮平静的点头,“这么短,看两遍记下来,不是很正常嘛?”

众人被整了个大无语。

这哪里正常了?

是你不正常吧?

第二十九章烂泥扶不上墙

楚颜兮拨弄了两下琴弦,声音不算多好,毕竟太便宜。

“开始吧。”

缠好甲片,细长的手指开始在在琴弦上跳跃。

这首歌叫《问情仙》,因为是一部虐心仙侠大剧,曲子相对的也更缠绵一些,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缠绵。

随着琴音响起,陆北清朗的声音响起,非专业歌手,有几个音不是很准,却依旧好听。

【之前看到兮兮吹笛子,现在居然连古筝都会,她说国内外的乐器基本都能摸一摸,我信了。】

【天哪,太厉害了吧,兮兮真的是天才少女呢。】

【而且你们发现了没有,她似乎可以过目不忘,看两遍就记住了。】

【川哥的女儿,怎么可能差了,现在我已经心疼起兮兮来了,如果当初她没有被那个老妖婆虐待,说不定早就考入顶尖大学,将来为国争光了,那个老毒妇毁掉了一个前程似锦的少女。】

【你们这些舔狗还真是张嘴就来啊,简直舔到我一个路人都看不下去了,她弹的也就一般般,还真以为很厉害?】

【上边吹嘘的自然有点夸大,可贬损的话还是不要轻易说出口,楚颜兮的弹奏技巧,可不一般。】

【呵,说的跟你多懂似的,没事多读书,少上网,我帝音器乐系在校研究生,你要和我比一比?】

【哪一级的,我是帝音器乐系严春晖。】

【严教授……】

【哈哈哈,秒打脸,教授多给学生布置一些学习任务,免得张嘴就来。】

直播间里有热闹可看,大堂内,一首歌也已经临近尾声。

宋菲和秦沛风低语道:“秦老师,羡慕吗?”

秦沛风点头,叹息道:“就这记忆力,圈子里有几个不羡慕的,当初凌川背台词都没这么顺当。”

宋菲是真的实名羡慕了。

等到楚颜兮停下弹琴的动作,她开口道:“颜兮,你真的过目不忘?”

“没有啊,我只是记忆力比较好,长期不去巩固的话还是会模糊的。”她被宋菲的问题给逗笑了,“而且除了一种超忆症患者,是不存在过目不忘的人的,你理解的过目不忘,是那种浏览一部书后就能立马记下来的,这种人不存在,而超忆症是医学异象,这类人是没有我们正常人的遗忘功能的。”

众人被这个话题吸引到了。

“任何事都忘不了?”陆北之前没接触个这个话题,“这不是很好吗?”

“比如,分手后的打击,别人的辱骂?”宋菲揶揄的道:“你觉得好吗?”

陆北想了想,摇头,“不好,毕竟感情的创伤,真的可以用时间来平复。”

于静秋老师笑的特别温暖,“能忘记,是好事。”

“的确是好事,我可不想连十年前的中午吃的什么饭,都历历在目。”楚颜兮手掌按在琴弦上,“即兴来一曲?”

“来啊!”陆北眼神都亮了,“来来来,好听的话,川哥说不定就不用请音乐人了。”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

楚颜兮勾唇笑道:“这句话收回去,万一老楚拍新剧,请不到音乐人,他能和你急。”

陆北听闻,忙看着摄像头,双手合十,“各位老师,我就是开个玩笑,无心的,老师们有怪莫怪。”

傍晚的那场闹剧已经消散,楚颜兮将之前的那支曲子,用古筝演奏了出来。

曲子很短,大概也就一分半钟,可是却又是那么的令人耳目眩晕。

婉转的琴音,似乎带着水汽弥漫般的清凉,丝丝缓缓的渗透人的体表,浸润到心底,在这盛夏时节,带来一种近乎哀愁的凉意。

只要听到这支曲子的人,都能第一时间感受到它的基调,那就是悲凉。

可是这种悲凉,并不是那么的撕心裂肺,却让人心中酸涩,眼眶泛红,是一种很淡却挥之不去的哀伤。

结束后,楚颜兮看了眼时间,还不到九点钟。

众人的鼓掌声响起。

“颜兮,你真的太厉害了,这曲子特别好听。”宋菲不吝啬与自己的夸赞。

于静秋似乎也很喜欢,“不知道该是什么样的画面,搭配这样的背景音乐,我突然很期待了。”

“雪夜伤心人?”楚颜兮想了想,给了自己的答案,“应该还不错。”

秦沛风哈哈笑道:“凌川这福气不小啊,一天都没养,就得到了这么出色的女儿。”

楚凌川倒是不觉得被羞辱了,他自己同样也觉得骄傲和自豪。

“话虽如此,我更愿意陪她度过一个美好的童年。”

秦老师点头,“现在也不晚,时间还长着呢。”

至于方老太这边,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念叨个不停。

尤其是想到儿子和那个女人离了婚,且净身出户,回去后他们该怎么办啊。

范涛听到他们的处境,心怀畅快的暗道一声活该。

他自己这边都泥菩萨过江了,哪里还顾得上这两位。

被那小丫头当着全网的面,挤兑的哑口无言,甚至还被冠上了行业“毒瘤”的称号,他的职业前景,几乎看到头了。

现在别说是安慰这两位了,如果可以,他甚至都想把这两人直接扔掉。

“咱们得快点回去,不能耽误。”方云刚没拿到钱,现在着急回去霸占房子,就算给了那臭婊子又如何,他住进去不走了,谁敢赶他离开。

方老太大概也想到了这点,顿时顾不得絮叨,紧跟着范涛三人,马不停蹄的往机场赶去。

而他们母子俩还不知道,就在今天上午,孙娟更换了家里的门锁,同时将房屋的钥匙交给了中介,并且将后续的房屋产权过户等问题,委托给了律师。

这笔律师费暂且由宁桑支付,等房子卖出去后,再偿还给对方。

孙娟之前还在犹豫,是方玉秀这个早熟的小姑娘,催促着母亲下了决定,两人也在第一时间购买了飞往京城的机票,下午四点多便到了。

离开了方云刚,孙娟更换了一部新的手机,全程都在观看楚颜兮的直播。

看到她在直播间里,不动声色的便将这对母子拿捏的毫无反抗之力,她只觉得解气。

同时也感慨自己是做不到这点的,似乎多多少少也理解了,为什么当初的楚颜兮那么的看不上她。

如今两厢对比,她对自己也颇为唾弃。

说她是烂泥扶不上墙,孙娟也认了,这是事实。

更多精彩内容阅读 >>>

上一篇:(季韩林弯弯)遇渣不要慌小说免费阅读-微小说季韩林弯弯

下一篇:主角叫季韩林弯弯的小说-(遇渣不要慌)季韩林弯弯最新章节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