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降落,依然不改热爱 | 对话《天才基本法》导演沈严


深水娱8月6日报道 导演沈严想了很多年,希望拍一个中国自己的《当幸福来敲门》那样的电影。

里面有一句台词,一直让沈严印象深刻:“别让别人告诉你,你成不了才,即使是我也不行。如果你有梦想的话,就要去捍卫它……如果你有理想的话,就要去努力实现。”这是个坚守自我、振奋人心的故事,同样也是一位父亲用言传身教来激励孩子的故事。

四年前,沈严和腾讯影业一起看到了《天才基本法》这部小说,他感到,这就是心目中一直想要的故事。失去生活斗志、父亲患病的普通女孩林朝夕,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平行世界,在数学推理和双时空交互中,不断寻找自我,重燃对数学的热爱,并最终改变了人生。

《天才基本法》原著好评颇多,除了有平行世界设定之下的精巧设计,还是个关于数学、关于亲情的故事。但也正是因此,将其影视化的风险和难度都非常高。但沈严仍然坚持了下来,“这是我拍的跟孩子对话的一个戏。”

剧集播出后,因为跟原著相比进行了部分原创。在微微娱乐跟沈严对话的前一天,沈严说自己“才知道我跟他有一个新组合,叫‘罪聂沈重’。”他仍是笑呵呵的,“但反正拍之前就知道是要挨骂的,有这个心理准备。”

如今已是两个孩子父亲的沈严,感到自己“到了特别想要表达这种亲情关系的时候”。今年拍摄的已经杀青的《大考》,也是个跟孩子教育有关的故事。他透露,接下来还有第三部,也是关于少年故事的。

让观众前十集全看小孩戏,行吗?

最终成片里,前十集基本上都是以小孩戏份为主,这是个巨大的冒险和挑战。

沈严说,“中间几次,整个策划团队,包括平台都说,你们这个风险会不会太大了?意思就是,前十集让观众看小孩的戏,你们行吗?”

但他们还是选择了咬牙坚持。前十集是原著小说的核心,是后续发生所有故事的开端,“我们说一定要把前十集保留下来,就用孩子。”

直到7月下旬正式开播后,平台还说,“流量可能还没上来,你们大家等一等,熬一熬,过两三天之后这孩子戏过去之后,就可以了。”

好在坚持是有意义的,小演员们精准灵动的表演,最终征服了观众,“没想到现在感觉是反过来了,好多观众说孩子戏没了不行,我们要看孩子。”沈严觉得意外但也很高兴。


拍摄孩子戏一向是最难的,沈严说,“尤其是我的现场执行导演,每天累疯了,从早上到了现场开始,耳朵都是炸的”。

饰演少年林朝夕的王圣迪,虽然已经是“老戏骨”了,但毕竟还只是个12岁的孩子。

沈严说,如果是她一个小孩跟大人们搭戏,也会老老实实坐着,顶多跟大家聊聊天。“但是只要跟小孩在一起,原本成熟的小孩也变成了小孩,闹成一片。我记得有一个小片花,是圣迪他们来扮演我和执行导演,一边拿着个喇叭,一边裹着个毛巾,就是那个样子。”


但闹归闹,小演员们在专业上展现出的素质和聪明劲儿,还是让沈严非常惊讶和意外。

有一场戏,是王圣迪饰演的芝士林朝夕,要跟父亲告别,回到草莓世界了。“她到现场就跟我讲,剧本提示我要哭,导演我可能哭不出来。我说没事没事,只要情感到就行,哭不哭都无所谓。”但机器一打开,王圣迪的眼泪还是立刻下来了。

饰演少年纪江的傅铂涵,表现十分灵动可爱,让很多观众眼前一亮。


沈严记得非常清楚,有一场戏,是小花卷和小林朝夕第一次穿越失败,两人在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办。林朝夕跟纪江说,要么你做我弟弟,咱们就留在这儿。

小花卷立刻反驳,凭什么你是姐姐我是弟弟?

林朝夕嫌弃地说:你看你那个儿。


小花卷立刻回敬:你看看你草莓世界那个儿吧你!(草莓世界里的林朝夕比纪江要矮)


原剧本中并没有这句台词,沈严当场就在监视器后面哈哈大笑,“我都惊了,一个9岁的小男孩,他能在人物里面说出那么精准的话,这帮小孩我特别特别服。”

天才降落,热爱不改

《天才基本法》里,其实真正能称之为天才的只有两个人,一是林兆生,一是裴之。林朝夕虽然也很聪明,但她更像是芸芸众生的一个代表。

最先确定张子枫来饰演林朝夕后,接下来就要找到一个跟她更像的演员来演父亲林兆生。找到雷佳音后,“连雷佳音自己都说,我俩长得是挺像的。”

草莓世界里的林兆生,留长发、骑摩托,身边女朋友不断,中二又洒脱。但在芝士世界里,患上阿尔兹海默症后的林兆生,大脑和行动都变得缓慢,昔日立志成为数学教授的他,也只是一个被生活折磨的普通会计。


在拍摄片场,一天的通告单经常是跳跃式的,这就意味着,雷佳音可能得在一天内不断切换角色。沈严说,“这个就特别难,而且拍之前大家都要商量好,这个是哪个阶段的,是要哪个状态,那是真的不一样。如果用心看一下,你会发现雷佳音在处理每一个阶段不同状态下的老林是真的不一样,我特别佩服。”

开拍前,沈严和雷佳音自己都对林兆生这个人物“有点心虚”,雷佳音不止一次在片场跟他说,我这个样子能像一个数学天才吗?

但沈严说,这个故事的核心其实是亲情的部分,雷佳音的塑造重点,“是当天才掉落人间,只是变成一个普通人的时候那个状态。”


“开播前要剪宣传片的时候,我跟好几家剪预告片的同事聊,最大的困惑就是突出哪个点?”是平行世界?是数学故事?还是亲情、爱情?

沈严回想自己看书时的感受,“亲情是我在这本书里看到的最核心的东西,超过了其他所有。最终决定,要把亲情作为首选放进来,其次是数学,平行世界只是我们用的一个工具,爱情被我们放在了最后。”这个排列方式,是沈严心目当中对于《天才基本法》的理解顺序。

亲情的部分,不只是林朝夕和林父,还有裴之和裴父。这也是为何到了后期,草莓裴之不顾一切地想要留在芝士世界,因为那里还有他的父亲。

让张新成来饰演裴之这样的高智商角色,则似乎很容易被观众接受。


不仅仅是因为在他的真实履历里,有艺考时一举拿下五所名校第一的辉煌战果,也包括近年来在综艺节目里,展现出了推理、音乐、配音、英语等各种过人能力。饰演“裴神”,对于张新成来说,难度在于“从神到人”的落地。

“神”是很难呈现在影视剧里的,因此,剧集有意弱化了他“神”的部分,“我们终于塑造了一个普普通通人,即使他是一个天才,他特别高冷,但是他从人性上是一个最普通的人,他有人性上最简单的需求。他就是想要见到他爹,他就是愿意跟他爹在一起,在这个时候,也许其他东西就往后退了一步。”沈严说。

为了实现这个变化,在剧本改编上,也为裴之塑造了一些让他“落地”的缺陷。加上爱情这部分也在重要性上往后排了,沈严也承认,对于裴之这个人物来说,“是有点损伤的。因为我们更多的是在保护老林,保护林朝夕。所以用他的损伤去完成了更大的剧情推动的那部分。”

为了丰富裴之的人物,剧集还给了他一个最极端的人设来呈现反差感——拳击教练。戏里所有的拳击戏份也都是张新成自己打的,“从一个从用脑的人,变成了一个用身体的人。”

另一个重要角色张叔平,由王骁饰演。“把这个人物交给他我特别特别放心,而且他演绎得也特别好。”


沈严认为,王骁和雷佳音都是“演一个人物像一个”的好演员,“他们没有在自己惯有的表演形象上走,而且会不断从年轻演员身上找到一些表演的更迭,一些新的东西的刺激,甚至来审视自己表演上一些固有的东西。”

沈严说,对于一些原著粉丝讨论改编的热议,自己都可以认领。“但是说演员表演不好,我是真不认。我深爱这个戏里面的所有演员,包括所有小孩演员和大演员。”

剧集还展开了穿行后猛开金手指是否涉及伦理问题的讨论。裴之来到草莓世界后,用在芝士世界的信息,帮助自己和父亲获得了成功,但林朝夕对此十分反对。

沈严希望传达出一个理念,“穿越的人生其实是一个作弊的人生”。所有人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难道说,这个世界大家躺平吧,你就去另外一个世界?这不可能。”

《天才基本法》整部剧,都想要展现出“爱的力量”。这个爱,既有对理想的不懈追求和终身热爱,也有对于亲情、爱情等人间温情和真实生活的热爱。

正如在32集中,林兆生在演讲时突然犯病,林朝夕接替父亲完成了剩余的演讲:“世界上的很多事,没有太大意义,真理与爱除外。”

在经历过一次次的人生抉择后,林朝夕终于真正懂得了父亲的这句话,这也是身处剧外的每一位观众所能够感受到的,热爱的分量。

出品|深水娱

作者|珍宝金


上一篇:“神秘博士”马特·史密斯《滚石》封面大片“权游”前传出演亲王_龙之_坦格_家族

下一篇:Mirror演唱会事故调查新进展:暂排除人为破坏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