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风带着我起飞》:小男孩肩负更换学校玻璃任务,过程艰辛受挫


《让风带着我起飞》以极为简单朴实的叙事手法讲述了一个男孩的痛苦经历,他肩负着更换学校教室窗户玻璃的任务,乍听起来很无聊的剧情,若能静下心来观赏却足够引人入胜且回味无穷。在影片的后半小时,它展示了一个男孩如何在狂风大作的恶劣天气里,穿过溪流和山谷,将玻璃带回到学校并尝试独自安装它。搬运玻璃的过程自然艰难万分,但贯之悬吊的紧张感却是在看似已成"定局"的安全区内爆发,只因男孩自己的粗心。

阿里塔勒比对末尾一段的处理非常高明:仅透过画外音效+演员静默的微表情变化进行表达,漫溢荧屏的低沉情绪又被随之抛出的明朗的开放式结局所取缔,是有如搭乘高速过山车一般的观影共情体验,极其美妙。玻璃构成故事动机,男孩筹钱/购买/移动玻璃及与善良民众的互动"自然环境"的对抗才是整部影片的陈述核心。

看过了伊朗电影如何演绎金鱼和鞋子以后,这次我们来看一个小男孩如何在77分钟里配好一块教室的玻璃。这件想起来多么无趣的事经由电影的魔法竟变得如此趣味横生,我们的心安静下来,慢慢体味到了小男孩之间的友谊,其性格中内在的坚忍,穷人和富人一样拥有的善良。片中那位老师说: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想到:雨是值得欣赏的。平静的电影,给我们小小的感动。影片获得曼谷电影节最佳影片金象奖、2000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评委大奖。依然是儿童题材,并且将以小见大发挥到了某种极致。

无论从哪个方面,主题、风格、故事、电影语言等等角度,我们都能够确证和判定,《柳树之歌》是伊朗电影的“典型中的典型”。相较于《小鞋子》,它更清淡简约的如同早晨的一碗清汤面。

就说极简的故事吧,自始至终,电影以一块玻璃作为故事的推动力,除了构成故事动机之外,男孩费尽心思的筹钱、购买、移动这块玻璃成为结构整部电影的核心。影片最大的叙事张力即来自与男孩作为行动的主体与敌手(自然环境中的狂风)的对抗。而贯穿全篇的这种对抗,最后的结果却是玻璃不敌劲风,碎裂一地,影片也就这样接近尾声。比起诗化电影,如《乡愁》、《永恒的一日》,《柳树之歌》当然有故事,只是故事简单简短的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但是,简单并不意味着乏味,作为观影者,我们都会为主人公,为这样一位第三世界底层阶级的孩子掬一把同情之泪——他的风中疾驰,他对朋友的友爱相助,他面对同学因为自己无钱补玻璃所遭受的奚落,甚至是玻璃店老人的熨帖的善心,朋友在最后的车“救驾”,都让我们的内心满溢着一种苦涩的柔情以及心酸的温馨,让我们跟随男孩的“苦难”的历程之后,对友爱、善良、同情、勇敢、执着与希望更添一份信心和期待。让我们悟,面对生活的苦难和生命中的苦涩,顺其自然和为所当为就是我们的“being”。

当然,值得礼赞的还有影片“诗”的尾部,结尾没有常规的约定俗成,而是用了隽永的留白。我们只能在暮色沉沉中,在一组长镜头里依稀看见,奔跑中的男孩,在七点以前必须重返玻璃店,最后意外的碰到了驾驶助力车的朋友,朋友折返,他坐上朋友的车,开向去玻璃店的路,全片就结束了,整部电影在最终以一种开放的结构抵达到了轻盈又富有哀愁的诗境。

其实每个人有类似的回忆在,那不是什么美丽的画面,却是一种让人会忍不住感到心痛的坚持。是的,我们曾经有过坚持。单纯、执着、充满着希望,那是孩子的特性。或许并没有什么原因,但那却构成了一种强大的力量,可能超出我们想象的支撑着,帮助孩子实现自己要做的事情,即使可能他自己也不一定知道这事情的意义。每个这样的孩子都异常地固执,虽然这并不表现在他的态度上,你只要看,他经历都了多少个阻碍之后依然继续着,那种力量就是固执了。而大多数成人,他们会这样?他们一定会算一算可行性的,如果几率很小,那么他们会选择放弃。

对于一个小孩子修一块玻璃的钱是关系到他能不能继续上学,那么大人呢,有的人是工程师,有的人是工人,口袋空空,你翻不到什么东西,唯一的一张被打湿的纸上写着欠谁谁谁多少钱。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烦恼,每个人不同的阶段也是有不同的烦恼的,也许这才是生活,我们为担忧而生,也许有极少部分人,过着优越的生活才会去关心天气和风景。人与人之间也是存在着很多的不公平的。身体上的金钱上的。我们不可能生而人人平等。但是至少是和谐的。性本善。看到朋友妹妹假装摔倒,小男生不止一次抑制不住笑出了声,但是笑完过后,自己的烦恼还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