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焕英”到“姐姐”,观众想看什么样的家庭亲情电影?


四川在线记者 吴梦琳

刚刚过去的清明小长假,全国电影市场迎来春节档后的第一波高峰,总票房超过8亿元,创下同期纪录。

其中,4月2日上映影片《我的姐姐》单日票房持续“领跑”,截至4月5日晚,累计票房已超过4亿元。

恰巧的是,春节档大火影片《你好,李焕英》,与《我的姐姐》都是家庭亲情片,而且两部影片的导演、主演都是女性,都是从女性视角来展现亲情,一部聚焦母女,一部聚焦姐弟。

《你好,李焕英》,引发了一场思念母亲的“国民记忆”,收获的都是满满的感动和眼泪。而《我的姐姐》上映以来,在影片所呈现的重男轻女、职业成长等社会话题背景下,姐弟关系从最初的挣扎、纠葛、疏离,到后来互相照顾,产生了来自血缘的情感连接,引发不少争议和探讨,尤其是影片的开放式结尾,更留下了不同的想象和解读空间。

当父母突然意外离世,姐姐面对一个与自己完全陌生的年幼的弟弟,亲人都认为照顾弟弟似乎理所当然地成为了姐姐的职责。可是曾经就是为了这个弟弟,姐姐到北京学医的梦想被父母强行修改,她试图靠着自己的努力考研去北京,再次实现这个梦想,面对血缘羁绊和个人价值追求,究竟该作何选择?

在网络平台上的留言可以看出,这样的故事,唤起了许多人共鸣,为了家庭作出牺牲的“姐姐们”不在少数,她们期盼剧中的姐姐不要重蹈“姑妈”的覆辙,继续追求自己的理想,因为任何人都有追求更好的人生的权利,亲情不应该成为羁绊。而此前,《我的姐姐》在成都路演时,一位与剧情中曾面临着同样抉择的姐姐来到现场,讲述了自己与弟弟的故事。当初父母因为一场大地震意外离世,留下正在上初三的姐姐和年幼的弟弟,不同于影片的是,当时许多人其实劝说姐姐把弟弟交给别的家庭领养,但在挣扎纠结之后,姐姐选择了照顾弟弟,两人互相陪伴互相支持一直到了都长大成人,“我从来没有后悔我的选择。”

正如此前路演时主创所说,这部影片之所以设置这样的结尾,就是想留给不同的观众不同的选择。其实,不论做哪一种选择,都不应该被指责被议论,被贴上标签,或许这才是这部影片最大的意义。

而观照到《你好,李焕英》中,这两部看似风格完全不同的影片,都折射出一个主题——亲情不应该成为绑架家人的借口和理由。所以李焕英没有期盼女儿成为人中龙凤,而是“健康快乐”就行;姐姐可以选择留在成都照顾弟弟,也可以选择把弟弟送给领养家庭自己继续去北京深造。这样的理念,与过去的中国式传统家庭观念是存在一定冲突的,却是如今多元化社会背景下、女性意识觉醒下观众所渴望的,或许正因为此,两部影片都能够引发如此深的共鸣和探讨,引发对于家庭与亲情关系的不同思考。

过去几年,相较于“爱情”,“亲情”在国产电影中更多是作为支线元素出现,为了衬托另外的主题,当然也有《囧妈》《银河补习班》等亲情题材影片在这方面进行尝试。随着《你好,李焕英》和《我的姐姐》的爆火,要说亲情题材电影迎来爆发还为时尚早,但已能够看出,亲情题材影片已经能够在市场上占据主角,不过回归到文艺作品根本,还是需要好的故事、好的内容以及好的表达手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