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刚获奖的催泪国产片,拍出中国人最隐秘情感,太伤了


今年,中国内地出了不少催泪剧情片。

这些电影,或集结当下中国最具实力导演、演员,从平凡人物和历史大事件的融合入手,捧出一曲献给祖国的恋歌,如国庆档票房大卖的《我和我的祖国》;

或从中国近年历史中,探寻具有东方传统文化气质的伤痕和情感,如王小帅导演力作《地久天长》,它不仅让王景春、咏梅同时摘得2019柏林电影节最佳男、女演员奖,并在豆瓣取得8.0分的好成绩;

《地久天长》剧照

或自中国当代社会现实出发,刻画值得每个观众深思的伤痛青春,如曾国祥导演《少年的你》,它以「校园霸凌」这一社会现象为故事基础,让易烊千玺、周冬雨这两位演员奉献出了灼人演技,并获得口碑、票房双丰收。

在这些电影中,有一部影片尚未进入大众视野,其制作、拍摄规模也不如上列「大片」,属于小成本艺术片,但它的编剧、导演、表演、摄影等各方面都非常成熟,不似国产片中一般小成本独立电影的生涩,这部电影就是王丽娜执导的儿童剧情片——

《第一次的离别》

《第一次的离别》只有短短90分钟,但它却在2019年12月海南岛国际电影节面对全球电影人开放的竞赛单元「金椰奖」角逐中,勇夺最佳导演奖!

海南岛国际电影节这是第二届,海边城市、露天放映、影视产业……种种元素,不禁令人联想,这一新兴电影节对标的,会否是欧洲三大艺术电影节之首的戛纳电影节,而本届才新设立的主竞赛单元金椰奖,是否对标了戛纳的金棕榈奖。

诚然,「椰子叶」离「棕榈叶」还有不少距离,但至少,国内电影节正抱着虚心学习的心态向国际电影节靠拢,这是所有热爱电影的观众所喜闻乐见的。

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海报

《第一次的离别》获奖,正是这种良性趋势的体现之一,因为这部新人导演长片处女作,在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之前,已在国际国内取得诸多好成绩。

这些成绩,包括2019柏林国际电影节新生代儿童单元最佳影片暨评审团大奖、2018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最佳影片、2019上海国际电影节「一带一路」电影周媒体关注电影人、2019香港国际电影节新秀电影竞赛火鸟电影大奖等。

当然,除了《第一次的离别》,海南岛国际电影节金椰奖其它获奖电影,同样亮点十足,如国内顶级艺术片导演、作家万玛才旦藏语新作《气球》(最佳影片暨最佳女演员奖),突尼斯、法国、黎巴嫩联合制作的催泪亲情片《一个父亲的寻肝之路》(最佳编剧暨最佳男演员奖),中国内地首部4K全景声粤剧电影《白蛇传·情》(最佳技术奖)等。

《第一次的离别》剧照

这份分量十足的获奖名单,可谓为观众提供了一份「必扫片单」,这份片单中,最能引发国内观众共鸣的,可能就是王丽娜这部《第一次的离别》。

这个片名或会令人联想到伊朗名导阿斯哈·法哈蒂那部经典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一次别离》,但两者完全不同。

《一次别离》根基于伊朗社会现实,在国际范围内深入探讨了移民、婚姻、种族文化等深刻命题,而《第一次的离别》却是一部单纯、诚挚、宁静的催泪电影,甚至不妨说,这部90分钟的维吾尔语剧情片,是2018-2019中国最美丽的电影之一。

首先,可以将之视为一部独具中国地域特色的风光片。

中国地大物博,各地风土人情不尽相同,比如海南,位于中国最南端,风景以海滩、海岛等为主,而《第一次的离别》则拍摄于导演王丽娜的故乡新疆沙雅。

新疆位于中国西北边陲,影片中,随处可见的胡杨林和棉花田,为这部电影底定了风光旖旎的地域特征,满眼静谧、金黄、高大的胡杨,随风起舞的棉花,无时无刻不洗涤着观众的眼睛,所以,观看这部电影,如同「眼睛在新疆美景中的一次旅行」。

当然,更迷人的,是片中风景所呈现的气质。

《第一次的离别》剧照

随着主角的行动,那些胡杨、棉花、沙丘、丘脊、清晨、黄昏,都显得那么淡薄、深邃、孤独,如同维吾尔民族乐器所演奏的音乐,柔情、悲伤、沉厚,「用爱意和慈悲去滋润每一处可能不经意的细节」(影片的配乐均使用热瓦普、艾捷克、都塔尔、扬琴、鹰笛等维吾尔民族乐器演奏)。

其次,《第一次的离别》是一部动情之作。

影片的编剧同样是王丽娜。

作为一部故事情节并不曲折的艺术片,《第一次的离别》仍然能始终吸引观众注意力,除了其旖旎风光之外,更重要的,是纯挚的情感。

沙雅的风景如斯美丽,生活却贫乏困顿。

《第一次的离别》剧照

这个地方并不繁华,甚至有些贫困,导演故乡(同时也是影片故事的发生地)的人们朴实、简单,却也深情,正如那片土地上安静的风景。

影片将叙事核心对准一个名为艾萨的小男孩。

这个男孩英俊、诚恳、温柔,由王丽娜在故乡找到的素人演员出演(片中其它小演员也是如此)。

艾萨从小就担起生活重担,却从不抱怨,唯一的心灵慰藉,就是能和自己的妈妈、朋友,还有小羊,永远生活在一起。

然而,事与愿违。

艾萨

艾萨的妈妈患有重疾,生活无法自理,假期过后,艾萨的哥哥必须离开家乡去外地求学,艾萨陪哥哥走在芦苇丛生的小路上,最终,艾萨只能看着哥哥离去的背影,独自担下照顾妈妈的责任。

哥哥的离开,是电影中的第一层离别。

艾萨妈妈的病情日益严重,艾萨的家人不得已将她送往远方的老人院,从此,艾萨便很少再与妈妈见面,这是电影中的第二层离别。

朋友们在黄昏的沙雅中安慰着艾萨,但不久之后,他最好的朋友凯丽比努尔因为搬家,也不得不离开美丽的沙雅,从此和艾萨天各一方,这是电影中的第三层离别。

王丽娜导演所编剧的这个故事,以及她所选择的演员,不得不令人想起感动无数人的黎巴嫩电影《何以为家》,甚至可以说,《第一次的离别》就是“中国版《何以为家》”,同样是美丽的男孩,同样是不断的离别,同样是生活的重压。

艾萨不断经历离别,电影片名却是《第一次的离别》,为什么?

其实很好理解,对于艾萨而言(甚至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每一次刻骨铭心的离别,都是第一次离别,因为,离别的那种痛、那种遗憾,我们永远无法了解或学会应如何去适应它,应如何减缓内心伤痛。

所以影片结尾,当唯一的慰藉小羊也走失(影片中的又一次离别),艾萨独自骑着小驴,在沙雅迷茫的风雪中边寻找边呼唤小羊的名字,相信没有哪位观众能忍住眼泪!

艾萨在风雪中呼唤小羊的名字

因为,“第一次的离别”又出现在艾萨的生命中了,艾萨却必须像一个孤独的男子汉,没有任何防备、没有任何抵御的,去接受永恒的第一次离别。

最后,随着感伤深沉的片尾歌声响起,风雪中苦苦寻觅的艾萨被暮色淹没。

这部电影之所以如此迷人,不是偶然。

最初,导演王丽娜只是想回故乡拍摄一部纪录片作为毕业作品(王丽娜为中国传媒大学硕士),成片出来后,老师们都很喜欢,便鼓励她将之扩展为一部剧情长片,经过半年田野调查、一年实地观察、两年拍摄及后期制作,这部绝美的《第一次的离别》才得以诞生。

影片问世后,其绝美的摄影、宁静的生活流风格,以及鲜明的地域特征,立即引起电影界人士和评论人注意,他们都认识到,这部电影在保持中国含蓄、凝练的独特情感韵味同时,捕捉到了属于东方甚至世界共通的艺术美学和人类心绪。

有人说,它仿佛伊朗导演马基德·马基迪的经典儿童剧情片《小鞋子》,充满堪称完美的细节;也有人说,它的电影镜头犹如「偷师」伊朗名导阿巴斯·基亚罗斯塔米(曾凭《樱桃的滋味》获1997戛纳金棕榈奖),充满一种温柔的「抚摸感」。

这些,使《第一次的离别》既拥有令人赏心悦目而伤感不已的电影画面,同时又弥漫一种令人沉溺的氛围和情绪。

《第一次的离别》剧照

近些年,因为北京、上海、FIRST、平遥、海南岛等电影节或影展的举办,中国出现不少携带处女长片惊艳问世的新导演,如《郊区的鸟》导演仇晟、《北方一片苍茫》导演蔡成杰、《老兽》导演周子阳等,这些导演在杭州、河北、内蒙古等地开辟属于自己,并具有独特地域特征的电影新浪潮,他们不惧近年所谓的「影视寒冬」,而凭借旺盛的创作欲望在现实主义、魔幻写实、时代追问等维度进行电影创作,而王丽娜,也属于这批新导演中的一员「猛将」,而且她有自己的风格。

与上列新导演不同在于,王丽娜秉持的是一种纯粹的诗性电影创作。

《第一次的离别》剧照

无论故事、角色、摄影、配乐等,《第一次的离别》都是纯诗性并偏感性的,这既源于王丽娜的女性电影特征,同时,其故乡新疆沙雅本身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情怀,也浸润了她的电影风格。

片中演员,基本都是王丽娜在沙雅本地挑选的素人,这些演员本身,就已经因长期生活在沙雅而成为了沙雅之美的一部分,尤其是主演的几位小演员,颜值和演技都令人惊艳,丝毫不输郑志薰(《耀眼》)、李来(《素媛》)、葛素媛(《7号房的礼物》)等备受赞誉的韩国小演员,凯丽比努尔甚至被提名2019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

海南岛国际电影节能褒奖《第一次的离别》这样优秀的新人处女作,相信在未来,这个现在还年轻的电影节也能形成自己独特而广泛的影响力。

(全文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