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解压全靠它


本文作者是小万家族的@诺斯

在光影里寻找每个人的精神角落

说起成年之后才懂得欣赏的东西,酒,算是其中之一。

这种苦中带涩,辣中带甜的奇妙液体,总吸引着人们一杯又一杯的下肚。

当酒进入口腔,深入肠胃,融入血液,原本的世界就逐渐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滤镜,生活中的种种苦恼也暂时消失不见。

或许我们都要在醉过一次之后,才能明白酒存在的必要。

虽然喝酒有害健康,但人生有时候,真的需要小酌一杯,那种微醺时的感觉,能让人沉醉在酒精的世界里。

作为成年人最逃不开的话题之一,喝酒在电影里也是司空见惯,我们不妨来看看电影里是如何用酒来诠释一个个的故事。

影视剧里的酒五花八门,无处不在,有时它甚至起到了推动剧情的作用。

比如成龙的经典电影醉拳》,虽然名字里不带酒,但这个故事显然和酒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成龙饰演的黄飞鸿练功夫时喜欢恶作剧,出了武术馆就惹事生非,为了让他更好的走上习武之路,黄飞鸿的父亲请来了好友苏乞儿。

这个苏乞儿看似其貌不扬,但实则功力深厚,他的醉八仙拳,打得黄飞鸿叫苦不迭。

而使用这种拳法必须先喝酒,身体摇晃和步履不稳正是克敌制胜的关键。

深知人外有人的黄飞鸿也逐渐领略了武学的高深与内敛,从此跟随苏乞儿一起学习醉拳,踏上了惩奸除恶的武学之路。

这部1978年的电影醉拳》不仅奠定了成龙喜剧加动作的电影风格,更是将醉拳这一我国传统武学文化发扬光大。

电影在欢脱轻松的氛围中,体现了我国酒文化中,那种豪迈自由、无拘无束的人生态度。

就像影片的同名主题曲唱的那样:“尽情大醉是最好,借酒挥洒我自豪,行侠济世,永不靠刀。”

足可见人们对适度喝酒这件事上,还是呈赞同的态度。

然而普通人喝多了之后可不会打拳,取而代之的往往则是嗅事百出。

美国电影《宿醉》就讲述了一个关于“喝断片”后的喜剧故事。

三个伴郎和一个即将举行婚礼的新郎在单身聚会中大醉一场,结果醒来后发现新郎不见了,于是他们必须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才能找回新郎,让他顺利参加自己的婚礼......

用如今的眼光来看,电影《宿醉》的剧情多少有些俗套,但这部仅耗资3500万美元的电影,却在北美拿下了超过2亿美元的票房成绩。

除了电影本身有着素质过硬的笑点之外,影片本身最大的卖点无疑就是人们喝多之后的“种种丑态”。

而这种做了蠢事又不记得的特点,尤其能引起观众们的共鸣,毕竟谁没见过几个喝多了的人呢?

甚至就连海明威都对此深信不疑,在自己的书中写到:“我喝酒是为了让其他人显得更有趣。”

电影里,酒除了能代表娱乐和消费,有时候还能充当感悟人生的催化剂。

导演托马斯.温特伯格的新作《酒精计划》,就用了更为明显的方式,去呈现出角色们在醉酒实验背后的悲剧性。

影片中的四位主角希望凭借酒精来摆脱自己的中年危机,然而在昙花一现的愉悦之后,是难以言喻的消沉。

导演借角色之口,告诉了我们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酒只是个比喻,而自己决定要醉几分。”

所有人的生活都需一剂良药,它可能是酒精,有可能是其他或高雅,或低俗的人生乐事。

不管以何种形式为载体,都是我们在庸碌的人生间隙中,偷取那一线本不属于自己的快乐罢了。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豆瓣及网络,若有侵权请主动联系我们。

【诺斯往期文章】

点击即可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