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下的花环》诞生记:李存葆突破,唐国强挨训,谢晋动真格


1984年,有一部电影让中国人记忆深刻,这就是谢晋导演的故事片《高山下的花环》。

不同于其他战争题材的故事片,这部电影不仅仅满足于讲一个与战争有关的故事,电影用很大篇幅展现了几个人物的内心世界。

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照

另外,影片展现了一些那个年代的社会现象,甚至大胆揭露了一些社会矛盾。

许多看过这部电影的观众说,从来没有一部电影如此真实客观地刻画人物、叙述故事。

甚至有观众这样说:迄今为止,没有哪一部战争题材的电影能够超越她,《高山下的花环》堪称经典!

《高山下的花环》究竟有多么出色,让我们看看她的诞生过程吧。

小说《高山下的花环》是怎么写成的

故事片《高山下的花环》改编自部队作家李存葆的同名小说,小说的创作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1979年春夏,济南军区政治部歌舞团编导李存葆从云南前线返回济南。

这次战地之行,李存葆收获颇丰,他一边采访,一边写作,陆续创作、发表了十余万字的散文与报告文学,反响热烈。

但是,李存葆却陷入了“不安与惭愧”之中。

他觉得,自己的作品没有反映出前线将士们的真实形象,文章里的英雄们远没有真实人物那么鲜活、丰满和感动人。

李存葆苦思冥想,终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自己的文章没有触及英雄们的内心世界,忽略了英雄们的喜怒哀乐,淡化了时代特征。

几个月后,李存葆背起行装,再次奔赴广西前线。

这次战地采访,李存葆记下了英雄们的战斗故事、豪言壮语,也调整了采访思路。

他把主要时间用于关注英雄们的性格、个性和命运,捕捉他们的喜怒哀乐,了解他们的家乡、家人、家境等等情况。

通过多方面,多角度探求,李存葆悟出了影响英雄们所思所想的诸种因素……

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照

这是一种创作理念上的大胆突破,也是对英雄人物描写方法的新尝试。

在李存葆的笔下,英雄形象不再是千遍一律的“高、大、全”。

他们也有困惑,有窘迫,有委屈,甚至也有怨言,也会发牢骚。

这些人,这些事,让李存葆既感动又激动,激起了他的创作灵感。

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李存葆“下笔如有神”,他饱含深情,一气呵成写就了小说《高山下的花环》。

《高山下的花环》一书首发于《十月》杂志。

小说一经发表,就在军内外引起了轰动,先后有70多家报纸争相转载了这篇小说。

有多家剧团将小说改编成电视剧、话剧等,小说的发行量也很快突破千万大关。

看过这篇小说后,有一位中央领导激动不已,他自掏腰包,一次购买了两千册《高山下的花环》小说,委托专人送往老山前线。

从小说到剧本-艰难的改编历程

这样优秀的文学作品怎能不搬上银幕。

1983年,国内多家电影制片厂纷纷出手,争相争取《高山下的花环》这部小说的改编权。

其中,上海电影制片厂动作最快,力度最大,出手最大方。

为拿到小说的改编权,上海电影制片厂对李存葆许诺:只要你肯把改编权交给上影,我们就请谢晋导演这部电影。

那个时候,谢晋的名字就是品质与口碑的保障,上影厂一出手就打出谢晋这张“王牌”,看得出来,上影厂这次是志在必得!

听到谢晋的名字,李存葆不再在几家电影制片厂之间摇摆,很快就将《高山下的花环》的改编权交给了上影厂。

当时,不少人提出了这样的忧虑:这部小说已经改编成话剧、电视剧,上影厂再拍成电影,还会有人看吗?

谢晋导演喜欢喝酒,面对同行的关注,领导的忧虑,一些人的质疑,谢晋导演郑重立下誓言:

《高山下的花环》如果不出彩,我今生今世再也不拍一部电影!

谢晋导演敢于立下如此“军令状”,绝对不是白酒的作用。

第一次看这部小说,谢晋曾经几度流下热泪。

再看这部小说,谢晋依然止不住热泪滚滚,心绪难平。

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照

“小说的底子太好了,这样的作品如果不拍成电影太遗憾了,如果把电影拍‘砸’了,实在对不起那些英雄!”

谢晋马上着手开始工作,首要任务就是改编剧本,这是重中之重。

改编工作以李存葆为首,八一电影制片厂著名编剧李准也加入了改编工作。

在紧张的改编过程中,谢晋给李存葆和李准下达了一个任务:再去一趟前线。

谢晋导演对他们提出了明确的要求,那就是:深入到指战员中间去,了解他们最关注、最看重的内容。

许多解放军指战员都看过《高山下的花环》这部小说,李存葆、李准很快就向谢晋导演反馈信息:

在整部小说中,前线部队指战员们最关注、最看重的人物和内容有两个:

梁三喜的欠帐单;

爱发牢骚的靳开来。

许多指战员都说:这样的人和事情太真实了,你们千万不要把这个给去掉了!

对于“欠账单”,李存葆深有感触。

在前线采访时,李存葆不止一次听说过这样催人泪下的故事。

在整理烈士遗物的时候,人们在一些基层指战员的衣兜里发现了沾上血迹的欠账单。

这些牺牲的指战员几乎都来自农村,他们的籍贯主要包括安徽、河南、山东、河北、四川等省份。

当时的中国刚刚经历了十年动乱,人民的生活条件普遍较差,这其中受影响最大,贫困现象最严重的就是广大的农村地区。

李存葆在采访中了解到这样一件事:

有一个从山东农村入伍的连级干部,他的家乡是革命老区,也是典型的贫困地区。

在战斗中牺牲后,战友们就在他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数目不少的“欠账单”,还有一封他写给妻子,还没有来得及寄出的信。

这位烈士在信中写道:

“如果我牺牲了,你要坚强地活下去,要尽早改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国家还很困难,你要多想想国家的难处,不要向组织伸手,欠的帐可用我的抚恤金来归还。”

“如果钱不够,你再想想其它的法子,总而言之,欠的帐一定要还清。”

接受采访的指战员告诉李存葆,为了还债,烈士的妻子用光了丈夫的抚恤金,卖掉了唯一的一头猪,还卖掉了娘家陪送的嫁妆……

当时,李存葆泪流满面……

电影《高山下的花环》剧照

于是,影片中就有了“梁三喜”及其一家的动人故事。

艺术创作的过程里,有人对影片里出现这一类的内容提出异议。

李存葆、李准和谢晋导演则坚持认为:文艺作品不应该回避这样的情况,如若不然,作品就不可能深刻和真实。

谢晋导演后来回忆说,电影拍摄完成后,上影厂特意邀请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杨得志将军观看了样片。

当电影里出现梁三喜那张“欠账单”的故事情节时,身经百战,见惯了生生死死的杨得志将军顿时泪流满面……

谢晋导演还记得杨得志将军说的话:“拍得好!只有我们中国才有这样好的战士,这样好的老百姓!”

杨得志将军还对影片中雷军长的形象大加赞赏:“军事文学就应该有它独特的风骨,雷军长是老一辈革命军人的样板,大公无私、正气凛然!”

关于“欠帐单”,谢晋导演也说出了自己的感受:“电影里的‘欠账单’不光为了‘催人泪下’,那是一段真实的历史。”

“我们的国家在发展,相信再过二十年,我们的农村兵再也不会揣着一大把欠账单来打仗。”

“我们的战士是伟大的,中国是有希望的!”

拍摄花絮-解放军部队协助拍摄,唐国强挨训,谢晋动真格!

怎么样才能拍出具有真实感的战争场面,谢晋导演自有考虑。

上影厂当年拍摄《南征北战》时,其场面之大、参演人数之多、拍摄效果之逼真,可谓空前绝后。

其原因就是,为了协助拍摄,南京军区特意安排了一场军事演习,参演的群众演员都是解放军指战员。

与平常的军事演习稍有不同的是,指战员有的扮演国民党官兵,有的扮演解放军指战员,如此而已。

这一次,谢晋电影如法炮制,他给杨得志将军写了一份报告,请求部队协助拍摄。

经过军委与总参批准后,一支解放军部队参加了《高山下的花环》这部电影的拍摄。

部队不仅提供了相当规模的人员,还动用了坦克、火炮、车辆,甚至专门腾出了营房等拍摄场地。

谢晋导演在拍摄现场

一时间,云南省中部一座小县城驻满了解放军部队。

影片拍摄开始前,为了感谢部队的大力协助,也为了让演员们与指战员们打成一片,谢晋导演安排了一场联欢会。

联欢会在指战员们热烈的掌声中开始,谢晋导演首先讲话。

他说:“在坐的同志们就是上过战场的勇士,是战争的亲历者,现在,我们一起合作,就是要在电影里重现这场战争!”

“这是对参战官兵的纪念,也是我们共同为祖国献上的一份厚礼。”

谢晋导演接下来说:“下面,我们请影片里的演员出场,请他们为大家表演几个节目,也算让他们提前跟战友们见个面吧。”

演员们一个个登上临时搭起的舞台,谢晋导演却突然发了脾气。

谢晋导演发现,演员中缺了几位戏份很重的主要演员。

他们是扮演“赵蒙生”的唐国强,扮演“梁三喜”的吕晓禾和扮演“靳开来”的何伟。

原来,联欢会开始前,唐国强、吕晓禾和何伟见时间还早,便一起结伴离开现场,上街去兜了一圈。

没想到,三个人还没走出多远,就被一群热情的群众给“包围”了。

等他们好不容易“摆脱包围”,赶到联欢会现场时,演出已经开始了。

见到唐国强等三个人,谢晋导演的脸色很难看。

当着台下所有指战员的面,谢晋导演严厉地训斥道:“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知道今天的观众是谁吗?”

“他们都是抛头颅、洒热血,不怕牺牲的解放军战士,是我们可敬可爱的英雄,你们这样做对得起他们吗?”

看到谢晋导演动真格了,唐国强、吕晓禾和何为被震撼到了,三个人就像做错事的孩子,规规矩矩地站在那儿,一动也不敢动。

随后,唐国强、吕晓禾、何为认认真真地向解放军指战员致歉,赢得了战士们一片掌声。

在这部电影的战争戏中,“抢渡红河”是场重头戏。

为此,解放军工程兵连夜在河面上搭起了两座舟桥。

随着谢晋导演一声“开始!”,炮车、坦克分别进入预定位置。

部队分二路迅速通过舟桥,一支由步兵、炮兵、汽车组成,分批次从左侧舟桥通过,另一支由坦克和步兵组成,从右侧的另一座舟桥通过。

此时,各处埋藏的炸药倾刻同时爆炸,现场顿时爆炸不断,水花四溅。

突然,由于炸点太靠近舟桥,岸边的泥土被炸飞了几十米高,整个水面被尘雾遮住,桥体开始剧烈晃动。

谢晋导演在拍摄现场

而这时坦克已经开上了舟桥,坦克驾驶员眼前一片昏暗。

谢晋导演口中发出一声“糟糕”,他担心,因为尘土遮挡了视线,坦克会不会一头栽进河里?

好在驾驶员训练有素,沉着应对,及时控制住车速,避免了一次翻车事故。

谢晋导演长吁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事后,谢晋导演由衷地赞叹道:“我们的坦克兵真了不起”。

部队首长谦虚地说:“他们都上过战场,有经验,胆子也大,今天的表现属于正常发挥。”

经过几天紧张的拍摄,参演部队顺利完成了任务。

在撤离现场时,谢晋导演特意与部队首长一起合影留念,唐国强、吕晓禾等演员也纷纷与指战员们合影留念,依依惜别。

几个月后,指战员们欣喜地收到了谢晋导演嘱咐制片主任寄来的一大叠合影照片。

更让他们兴奋的是,电影《高山下的花环》首映式就选择在炮火连天的老山前线。

成就影坛经典

故事片《高山下的花环》1984年公映后感动了亿万观众。

这部影片让许多人心灵震动,因为她讲述了一群有血有肉的解放军战士的故事,他们是战士,是儿子、丈夫。

因为真实,所以才有震动观众心灵的力量。

影片还真实地还原了淳朴善良、深明大义的“梁大娘”,她是千千万万军人家属的代表。

作为故事片《高山下的花环》的导演,在那段时间里,在电影院、露天电影放映场,谢晋导演看到了无数观众的泪水,听到了解放军战士雷鸣般的掌声。

谢晋导演还收到了来自云南前线的一份礼物,一位战斗英雄把自己的军功章寄给了谢晋导演。

收到这个特殊的礼物,谢晋导演激动不已,他把那枚军功章摆放到书房最显眼的位置。

据他的家人说,谢晋经常会看着军功章默默沉思,也许是在思念那些可爱的战士。

军旅作家 李存葆

小说《高山下的花环》的作者、同名电影的编剧李存葆收到了一笔稿费。

他把总共2000多元的稿费一分不留地取了出来,搞了一次隆重的聚餐会,谢晋导演和影片主要创作人员全部到场。

在李存葆的建议下,所有到场人员端起酒杯,把第一杯酒敬献给了“梁三喜”、“靳开来”,献给所有最可爱、最可敬的解放军英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