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斯拉大战金刚》再次同框,它俩第一次是怎么打起来的?


电影院看到两只影史最成功的怪兽首次在好莱坞视效大片中激战,《哥斯拉大战金刚》绝对可以列入“有生之年”必看清单。

如果按人类年龄计算,金刚诞生于1933年,是个“三零后”,今年已经接近90岁高龄;而原子恐龙哥斯拉诞生于1954年,是个“五零后”,今年大约67岁。

其实它俩不是第一次在大银幕干仗了,早在1962年,本多猪四郎执导的特摄片《金刚大战哥斯拉》中初次交锋,这部电影还为现在的“核酸检测”贡献了大树插嘴表情包。

最新的《哥斯拉大战金刚》给人的感受就是极其震撼的奇观,全程都像坐主题乐园的过山车,几个怪兽正面特写让人身临其境,分分钟以为影院要被震塌,甚至一度觉得是在4D影院。

两只怪兽在大银幕上再次对战很有历史意义,在吹爆《哥斯拉大战金刚》之前,先看看它俩的前世今生,以及它们是怎么打起来的。

前世

2021年奥斯卡热门电影《曼克》中,曼克对时任米高梅电影公司高管的欧文·萨尔伯格说:

“你可以让所有人相信金刚有十层楼高……”

虽然“金刚”这个怪物形象和欧文·萨尔伯格关系不大,但这句话揭示出电影艺术的神奇。它可以让观众相信一只假猩猩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电影《曼克》展现了充满传奇的好莱坞黄金时代,《金刚》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奇观之一,而这个传奇的缔造者本身也是个传奇。

大猩猩金刚1933年初登银幕,创作者叫梅里安·C·库珀(Merian C. Cooper)。

梅里安是个特别能折腾的人,当过记者和空军飞行员,还有泛美航空公司的董事,做电影导演和制片人是半路出家。

梅里安1893年出生于美国佛罗里达,从美国海军学院被开除后去报社做记者。1917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亚特兰大的军事航空学校,后在法国继续学习飞行,还出过一次事故,但他主动要求参战,最终赶上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尾声。

一战中他的飞机被击中,军队以为他牺牲在战场,实际上梅里安大难不死,被德军送到战俘医院活了下来。

一战后,梅里安志愿参与组建了一支名为“科希丘什科”的空军中队,名字取自参加过美国独立战争,领导过波兰独立运动,在美波两国都很受尊敬的波兰军事家塔德乌什·科希丘什科。

科希丘什科中队在一战后的波苏战争中帮助波兰军队对抗苏联。

1920年梅里安又被击落,他在苏联战俘营里待了9个月,后成功逃跑。

为了表彰他的英勇,波兰当时的最高统帅毕苏斯基授予梅里安波兰最高军事奖章“波兰军事十字勋章”。

他的英雄事迹还被波兰电影人制作成电影,不过二战后都被苏联销毁。

梅里安实在太强,上飞机能打仗,拿起笔又能写故事,他在战俘营期间写了一本自传体小说,后在美国出版。

这个人生比电影还精彩的传奇人物,回国后给《纽约时报》撰稿,并为《亚洲》杂志写作。

在《亚洲》杂志供稿期间,天生不安分的梅里安有机会和自己的老朋友欧内斯特·B·舍德萨克一起乘船前往非洲考察。

舍德萨克的个人经历同样丰富,他作为随军摄影/摄像师参加了一战,后供职于《纽约时报》担任摄影师,不久后舍德萨克开始制作电影。

非洲之旅后,梅里安回国在美国地理学会从事研究工作,并在纽约探险俱乐部分享自己的探险经历。

期间梅里安加入舍德萨克的电影团队,两人以西方人向往的神秘国度冒险为题材,制作了两部无声纪录片《青草:一个民族的生活之战》和《象:一部荒野戏剧》。

这两部作品得到派拉蒙电影公司联合创始人之一、制片人杰西·拉斯基的关注和支持,梅里安和舍德萨克从此进入好莱坞主流电影界。

杰西·拉斯基又为梅里安和舍德萨克执导的战争电影《四片羽毛》担任制片人,这部电影被认为是派拉蒙和整个好莱坞最后的默片之一。

当时美国电影业正处在“风口上”,无数有技术、有创意的人涌向阳光明媚的好莱坞,在这个大舞台上贡献自己的才华。

20世纪30年代初,梅里安构思许久的“金刚”故事终于成熟。

最原始版《金刚》剧情并不复杂:

一心想捕捉奇观的导演卡尔·德纳姆得到一幅地图,上面标注着神秘的“骷髅岛”的位置,并希望拍到传说中的金刚。

苦于没有女主角,卡尔从大街上拉来傻白甜美女安·达罗,以让她当女主角为诱惑,骗她这趟风险未卜旅程。

导演卡尔向船员、摄制组和安隐瞒了危险,带着大量炸弹等武器来到骷髅岛。

抵达骷髅岛后,众人发现当地土人住在远超人类高度的巨墙之外,还以活人祭祀,深不可测的丛林里好像生活着不为世人所知的神秘生物。

众人回船后,当地土人趁夜劫走了白人美女安,并把她放在献祭台上。卡尔以及和安坠入情网的大副杰克发现安被劫走,立刻拿上武器带领一部分船员去救安。

重新回到骷髅岛,他们终于看到令岛上土人畏惧的巨大怪兽,也就是电影《曼克》中所说的十层楼高的大猩猩金刚

金刚把安从献祭台上抓在手上,不仅没有伤害她,反而动作还很怜爱和温柔。抓着安的金刚还分别打败了的霸王龙、巨蟒和翼龙。

这一情节为之后金刚与其他怪兽单挑,以及它怪兽之王的地位奠定了基础。

卡尔、杰克和船员不顾危险跟着金刚进入丛林,一路上看到金刚打遍骷髅岛无敌手。最终,只有导演和大副活下来,他们成功把安带回岸边。

发现美女不见的金刚愤怒之极,追到海边,却被导演和船长带来的炸弹暂时制服,运回纽约。

回到纽约后,卡尔把金刚当作奇观展品,在百老汇展示给纽约无数的达官显贵,收取高额门票获利,还请来已经订婚的安和杰克。

没想到舞台上的金刚被记者相机的闪光灯和旁边的安刺激,挣脱了卡尔以为坚不可摧的铁链。

失控的金刚再次劫夺美女安,并大闹纽约,最后抓着安登上刚刚建成不久的帝国大厦塔顶。

在杰克的提议下,人类只能派出空军飞机攻击金刚,金刚最终被打败跌落,美女安被救下。

纵观《金刚》的剧情,很明显可以看出,这则故事就是两位主创梅里安和舍德萨克人生历程的阶段性总结。

两人海外冒险经历丰富,他们把曾经游历过的原始岛屿加以想象,创造出骷髅岛;又结合那个年代电影人的心路历程,表现出当时电影创作者为满足观众日益刁钻的口味,挖空心思一意追求奇观的做法。

电影最终的结局金刚被空军打败,和梅里安自己多年的空军生涯不无关系。

从梅里安和舍德萨克两人之前拍摄的电影题材来看,他们基于自己曾经前往亚非国度探险的经验,制作的影片都是对亚非异域和当地原始部落的记录。

这种题材是电影诞生早期的一个重要类型,被称作“景观片”(scenics)。例如电影先驱卢米埃兄弟的摄影操作员欧仁·普洛米奥把当时只能固定拍摄的摄影机放到船上,拍摄了埃及尼罗河两岸的景观。

这些景观片通过摄影技术记录下异国风光,满足大众对奇观的猎奇心理。

这一需求是电影得以发展重要驱动力之一,观众期望看到前所未见的东西。而影像,无论是真实记录还是像《金刚》那样制造一个幻象。

美国的怪兽《金刚》成功后,日本在1933年当年和1938年分别跟风拍了两部日本自己的《金刚》,分别叫《日版金刚》(和製キングコング 1933)和《在江户出现的金刚》(江戸に現れたキングコング 1938),但据说这两部影片的拷贝被广岛、长崎的原子弹所毁,或因其他原因而遗失。

虽然我们无法见到这两部珍贵的历史影像,但日本紧随美国拍了日版《金刚》,一方面说明金刚这个IP的极大成功,以及国际影响力;另一方面说明日本电影界非常关注金刚这个形象,拍摄一部像《金刚》一样成功的怪兽片是他们的夙愿,为后来日本创作出哥斯拉以及哥斯拉与金刚对战埋下伏笔。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战争影响的日美电影业再次复苏。

日本自己的怪兽电影《哥斯拉》于1954年上映,哥斯拉这一名字的由来也和金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美国人梅里安之所以把猩猩作为主角,是因为小时候他的叔叔(或舅舅)给他看过一本非洲探险的书。

书里介绍了很多非洲的珍奇动物,其中的大猩猩给梅里安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英语里“大猩猩”一词是gorilla,哥斯拉的字母名是Gojira,哥斯拉的主创就是用“大猩猩”和“鲸鱼”这两个日文词组合命名了这个原子恐龙。

而梅里安在给金刚想一个听起来特别厉害的名字时,则参考了科莫多巨蜥的单词,即“Komodo dragon”,再加上King“王者”词汇,King Kong简短又霸气的名字非常好记。

由此可见,金刚和哥斯拉这对怪兽形象从诞生之时起就相互借鉴、相互影响,哥斯拉借鉴了大猩猩的名字,而金刚则借鉴了地球上最大的蜥蜴的名字,很有趣。

关于金刚和哥斯拉是怎么打起来的,把梅里安的想法执行出来的特效大师起到关键作用。

当时好莱坞知名特效师,也是电影特效、定格动画开山鼻祖的人物威利斯·奥布莱恩(Willis H. O'Brien)为《金刚》担当特效师。

由于怪物电影非常受观众欢迎,好莱坞特效先驱奥布莱恩在60年代初构想了一个创意,本来是想让金刚和科学怪人弗兰肯斯坦对打。

奥布莱恩还制作了一些概念图,向《金刚》的出品公司雷电华(RKO)及其他制片人提案。

但因为弗兰肯斯坦的怪物形象版权在环球影业,此时雷电华公司也不再出品电影,奥布莱恩的想法无法落地。

奥布莱恩后来结识了制片人约翰·贝克(John Beck),约翰·贝克最终关注到曾经一直想拍“日本金刚”的东宝公司,此时东宝也有了自己成熟的怪物哥斯拉,双方一拍即合,于是就有了1962年两只怪兽的世纪对决。

因为电影《金刚》特别成功,谁都知道“金刚”IP是个摇钱树,导致“金刚”的创作者梅里安和出品公司雷电华之间产生版权争议,“金刚”的版权是一笔糊涂账,非常复杂。

所以从初代《金刚大战哥斯拉》的制作方来看,既有东宝,又有雷电华,还有环球(因为环球拥有剧本版权),还包括约翰·贝克(John Beck)个人,金刚之父梅里安完全被排除在外。

但谁也没想到,金刚和哥斯拉IP后来越来越火,相关影视、游戏、漫画无数,成为风靡全世界的怪兽形象,无数影迷、漫迷期待它俩能在大银幕上再干一架。

今生

这个期待终于在2021年安排上了!

华纳联合传奇影业打造的“怪兽宇宙”到《哥斯拉大战金刚》可以算一个阶段性总结,以目前最先进的特效技术为观众呈现一场必须到电影院欣赏的奇观。

前三部“怪兽宇宙”影片包括2014版的《哥斯拉》、2017年的《金刚:骷髅岛》和2019年《哥斯拉2:怪兽之王》,这回“哥斯拉”和“金刚”终于同框。

全片有很多看点,既有承接前作的“书接上文”,又有向超过半个多世纪两个怪兽之王“经典致敬”,在部分凭看完电影的记忆梳理一下。

1. 基多拉头骨驾驶舱

电影中小栗旬饰演的芹泽莲驾驶机械哥斯拉的头骨,是2019年《哥斯拉2:怪兽之王》最后彩蛋的后续。

在《哥斯拉2:怪兽之王》中哥斯拉打败了三头王者怪兽基多拉,其中一个头骨在电影最后彩蛋中被反派买走,在这部《哥斯拉大战金刚》中看到了最终用途。

芹泽莲是2014版《哥斯拉》和《哥斯拉2:怪兽之王》中芹泽教授的儿子。

2. 小11长大了、更美了

小11米莉·波比·布朗真的是越来越美。

由她饰演的麦迪森·罗素是《哥斯拉2:怪兽之王》中帝王组织两位研究怪兽的科学家的女儿。

在《哥斯拉大战金刚》中继续保留了她的戏份,由她担当第二条故事线,对电影的故事起到一个延续和丰富的作用。

3. 骷髅岛骷髅巨蜥

电影中小11三人误入反派公司的磁悬浮运输器,里面未孵化的怪兽,以及在试验场机械哥斯拉轻松劈成两半的怪兽,是2017年电影《金刚:骷髅岛》里的骷髅巨蜥。

在《金刚:骷髅岛》里这货很厉害,是骷髅岛上金刚最大的对手,但面对机械哥斯拉很快被秒成渣,突出了机械哥斯拉的强大。

4. 金刚乘船坐飞机都是致敬经典

电影中众人将金刚运往南极,一开始是乘船,后来又用飞机把金刚吊在空中。这些桥段早在金刚和哥斯拉第一次对打时就出现过。

5. 怪物正面特写

新版《哥斯拉大战金刚》虽然文戏不多,但整体看完全程无尿点。

导演亚当·温加德的做法很聪明,因为这种怪兽对打的爽片很容易遭到文戏弱的诟病。所以电影干脆就减少文戏部分,两只怪兽有个简单的理由就开打,节奏紧张刺激。

另外,这部电影带来的最大惊喜还在于亚当·温加德导演使用了不同于以往怪兽电影的镜头。

因为哥斯拉和金刚比人类大很多,包括很多其他怪兽片,怪兽的体积也很大。所以在以往的怪兽片中,我们大多能看到都是怪兽的脚,或者全景,压迫感来自于上面。

这种处理和预算和技术限制有关,而当预算够用而且特效技术可以实现的情况下,温加德在片中使用了很多怪兽面部正面特写,而且都是和我们观影视线齐平的高度。

这种视线相当于让观众和怪兽处于同一视平线,而且距离很近,你会感觉自己好像就在哥斯拉血盆大口前面,甚至可以感觉到灼热的吐息。

这种正面镜头和水平的视线,不同于以往怪兽灾难片中把观众置于受害者视角,而是变为巨兽搏斗的参与者。

像很多主题公园的室内过山车项目,增强了观众参与感的刺激,而非巨兽进逼的紧张感,是一种完全不同的亲临现场的体验。

所以,《哥斯拉大战金刚》是一部为电影院而创作的电影,它再次回归了电影的奇观属性,两大怪兽拳拳到肉,而且会让你有一种自己也加入的错觉,绝对值回票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