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女生!为《夜守》小姐姐教科书式复仇爆灯


曾经有人做过一项关于人类说谎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男人一生中要说88000个谎言,是女人的整整两倍。这个细思极恐的结果让人不禁思考,这些谎言究竟发生在何时何处?不过看完这部《夜守》之后,这个答案基本迎刃而解。因为电影中这位男士,在电影所呈现的故事中,把他一辈子的谎话都说完了。

而最终揭穿他层层谎言的,就是他面前那位美丽的小姐姐,后者用教科书般的手段,告诉银幕前的观众,对付谎言连篇的渣男。

《夜守》是一部犯罪悬疑电影,开场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导致男主角王人杰患上了间歇性失忆症,故事线索简单明亮,很快进入主题。失忆后的王人杰在当地心理医师李雨虹的帮助下,逐步走出了车祸的阴霾,并且找到了夜班警卫的工作。入职当天,要和他交接的晚班守卫蔡图就死了。在重重疑点下,心理医生李雨虹挺身而出,与警察联手共同追查真相。

当你说出第一个谎言,就需要用大大小小无数个谎言去圆第一个谎,以致于再也不会有真话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

《夜守》让人想起了爱德华·诺顿的经典犯罪电影《一级恐惧》,与该片类似的是,电影并没有将悬念从一而终,在这个悬疑电影烂大街的环境下,单纯的悬念并不能对观众造成足够的吸引力,无论观众是否能提前猜得到凶手,本片索性将悬念进行了自我“破局”。因为当电影进行到一半,观众就已经知晓罪犯究竟是谁,从而将看点转移到如何让这个满嘴谎言的男人交代真相。毕竟“你永远也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在证据被全部毁灭的条件下,唯有将对方引出自己苦心构建的谎言巢穴,这招叫做“引蛇出洞”。

猜得到结局却未必猜得中过程的情节设定,让这部影片的剧情高潮一浪高过一浪,随着剧情的推进,一次次地将之前预测的结论推翻,观众的心理,也会跟随片中主角的内心变化而产生强烈反应。而完成这一切的,就是男主角面前的心理医生,这位美丽的小姐姐,通过一个个巧妙问答与之周旋,从而在对方的“谎言巢穴”中,构架出一套属于自己的“反罗生门防线”。

因为在对方严谨的逻辑思维下,李雨虹所需要的就是感性的思维方式,去瓦解对方的逻辑,天下渣男的共同点,就是喜欢逃避,不负责任,心中只有自己,一切从自我利益出发。而李雨虹则恰好相反,这位知性女性是一位心理医生,所做的一切为“患者”服务,都是从他人的角度出发,这样一来,完全可以让自私的猎物一点一点咬饵。这是该片最有意思的设定。

随着故事发展,从车祸到夜间行凶,通过女医生和男主角对话将案件重演,不过在嫌疑人描述的过程中,由于心理的变化与来自外部因素干扰,使得这两起凶案有了多个不同的版本,而每个版本风格不同,从阴森古楼中的惊悚魅影,到疯魔一般的追逐狂杀,电影随着角色的罗生门视角,重回不同风格不同格局的犯罪现场,而观众则牢牢地被片中发挥出来的悬疑迷性所吸引,全神贯注地观察分析所知的线索信息,不忍放过每一处细节,即使这样,当女医生一次又一次地将对方的“罗生门”逐一击破后,观众也会有一种被一次次对方被“欺骗”的感觉,这样一种“反套路”的方式,也让我自己在观影的过程中不断得到意外惊喜收获。

然而,在观看完《夜守》后,除了被片中精彩的悬疑情节所吸引外,也会对片中呈现出的人性善恶引发反思,比如女主角李雨虹的动机,起初我们都以为她是为了协助警方办案的编外人士,到了最后我们才发现,原来李雨虹的行为是复仇。在知道最终的真相后,我们一面为这位渣男为了钱财和利益连兄弟都不放过的人渣咬牙切齿,更为小姐姐的机智反杀而拍案叫绝。再加上转型实力演员郭鑫、新生代演员林子煊的精彩表演,让前后两幅面孔的角色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夜守》是一部能够说是不怕剧透的影片,片中的人物角色也没有多么地繁复,但是巧妙的情节铺展与倒叙的叙事方式,通过大量的细节展现和堆砌,将层层递进运用到了极致,让观众有一种抽丝剥茧的观影感受,没有刻意的将故事讲得多么复杂,但片中剧情展开过程中的每一次反转,还有结局时的真相揭露,仿佛是乘坐过山车似的悬疑体验,即使影片结束,也久久不愿从影片的情节中抽离,反复琢磨着片中每一个案情描述版本。

想起了莎士比亚的经典名句:“全世界是一个舞台,所有的男男女女都是演员;他们都有下场的时候,当然,他们也都是从上场开始……”,他把人生的历程比作戏剧,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每个人都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而人生就是在这灯起灯落间,不知不觉就走入了尾声。所以,电影中无论是渣男还是心理医生,都在扮演着自己需要的角色,只有卸下伪装,才露出本性善恶,但要如何选择,每个人会有不同的答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