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陈毅与粟裕亲自做顾问,解放军助力跑龙套,震撼几代人


一部电影震撼了几代人,其中,大量的经典段落与台词至今让人津津乐道。为拍好这部电影,陈毅元帅与粟裕大将亲自担任顾问,为还原真实场景,不惜调动解放军助力跑龙套。这就是新中国成立后拍摄的第一部战争片,与电影《地雷战》《地道战》并称“老三战”的经典电影《南征北战》。半个世纪后,导演冯小刚为筹拍《集结号》,曾反复观看《南征北战》。

《南征北战》剧照

陈毅做顾问,对剧本提出宝贵意见

《南征北战》电影之所以拍摄,还要从1950年,由华东军区宣传部文艺科科长沈西蒙写的一部四幕话剧《战线》说起。1951年,为庆祝春节,《战线》在南京首演,效果非常好,受到南京军民的普遍欢迎。在那场演出中,台下还坐着一位特殊的观众——时任华东军区司令员的陈毅。陈毅在看后,对话剧做出了极高的评价,笑着说:“这个戏基础很好,如果拍摄成电影,就可以更广泛地宣传人民战争思想了。”说者有意,听者有心。这项任务很快落到了当时军区文化部副部长吴强(小说《红日》的作者)的肩上。

陈毅元帅

吴强不敢迟疑,很快组织力量进行电影的改编工作。其中,电影的导演指定了因拍《钢铁战士》而成名的成荫,随后,拍过军事片《胜利重逢》的汤晓丹被邀请担任联合导演。编剧方面沈西蒙、沈默君、顾宝章都是亲身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部队作家。为了表现出解放军战士转战南北,经历众多战斗,主创们为电影取了个磅礴大气的名字——《南征北战》。

导演成荫

在剧本的创作期间,陈毅元帅虽然生病住院,但对剧本的创作非常关心。每天在病房里,他都要听几位编剧轮流给他念剧本,一边认真听,一边提出修改意见。

陈毅指出,这部电影应该正面地、大胆地表现出毛泽东思想在战争中,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而是采用以争取大量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的作战方针。这也由此奠定了《南征北战》这部经典影片的地位。

电影中的解放军

同时,对故事的结构,陈毅也提出自己的建议:要从鲁南撤退写起,写到莱芜战役为止。不要什么都写,什么都写内容就不够深刻、主题也不够突出。同时,陈毅认为电影应该注重刻画不同人物的多面性格。他说:“在部队中,思想并不一致,有的人先进,有的人落后,现实中处处充满着矛盾,所以,可以安排一个人物对运动战思想搞不通,以致丧失信心,悲观失望。”对于敌人的刻画,陈毅说道:“表现敌人也应采取现实主义的手法,不应该把对手写得不堪一击,写成草包,敌人也应是有性格的。”

电影中的“国军”形象

当时全国各大电影厂都处于停工状态,而《南征北战》被作为“八一”建军节献礼片,成为当年唯一一部准许拍摄的电影。这无疑增加了创作团队的心理负担。陈毅鼓励他们:“这个剧本的内容没有原则性错误,写得也生动,如果能够再下一番功夫,把写作的角度再转一下,把问题分析得再深刻一层,影片的思想性与艺术性就会更好。”

《南征北战》电影剧本成书

根据陈毅的构思设想,创作团队形成了对电影主题的共识。但由于题材重大,时间紧迫,编创人员深感压力之大、责任之重。当初为了写好剧本,编创人员深入当年参战部队进行采访,收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经反复打磨,才创作出剧本。这样已经用去大量时间。因此,后面的改写,拍摄等等就更加紧迫。即使这样,也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

电影中我军将领

粟裕做顾问,亲自为主创人员讲解

此时,已调到参谋部工作,爱打“神仙仗”的粟裕对这部电影也非常关注。因为,电影中描述的大战役,曾是自己亲自指挥过,对战争中的细节非常熟悉。他特地邀请两位导演等主创人员来北京,在办公室里,他摊开一张地图,给他们详细讲解了当时华东战场上的军政态势。在讲到1947年2月的莱芜战役时,粟裕讲道:“这次大规模运动歼灭战总共打了63个小时,俘虏了4万多敌人,加上被击毙、击伤的人员,共歼敌5万多人,而我方伤亡6000余人,一举解放了13座县城,使渤海、鲁中、胶东解放区连成一片,粉碎了国民党军南北夹击的计划。”当时担任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长官王耀武曾不解地说:“5万人3天被消灭,就是放5万头猪叫共产党来抓,3天也抓不完呐!”

王耀武

对于我军为何如此神勇的疑问,粟裕为他们解开了谜团。我军抓住莱芜战役北线战机,迅速北上,集中53个团的兵力,解决国民党第73军和第12军1个师,随后迅速直奔新泰,火速拿下敌人的第46师,并向胶济线进攻。最后,在莱芜以北设伏,布成口袋形阵地,当敌人进入口袋后,我军立刻拦头断尾、两翼夹击,迅速将该敌歼灭于运动中。

粟裕与众将领在战场上

有人问为何要布成这样的口袋形时,粟裕解释道:“大量敌人进入其中,难以将阵形展开,此时我军可用炮火,将敌人打得乱作一团,建制被彻底打乱,无法组织像样的反击。很多俘虏就是在这里被俘获的。”同时,他还提到:“集中优势兵力,以伏击手段,在运动中逐个歼灭敌人,就能保障战役的速决和全胜,使我军始终处于主动地位。”对于成荫与汤晓丹两位导演的问题,粟裕分别一一作了详解。这让他们对这位爱打“神仙仗”的大将敬佩不已。

导演汤晓丹

在谈话中,粟裕还给他们讲了孟良崮战役的种种细节。孟良崮战役,一场在中国历史上堪称奇迹的战役。当年,得知我军歼灭了国民党王牌74师后,毛泽东问:“全歼74师,你们知道谁没想到吗?”人们都说蒋介石没有想到。毛泽东又问:“还有谁没想到?”大家猜了半天,谁也没有猜出来。最后毛泽东指了指自己,说:“还有一个人就是我。”很多人认为已经对孟良崮战役很熟知了,但当听过粟裕的讲解后,才知道他们以前知道的只是皮毛而已。

粟裕对孟良崮题词

粟裕不仅对他们讲解了战役的细节,还对剧本中要炸掉弥河大桥,提出建议。当时,已经选择在山东青州拍摄。粟裕认为炸掉弥河大桥损失太大,不如改成炸弥河大坝,这样既能保证质量又可减少投资。剧组人员采取了粟裕的建议,对剧本进行修改。为节省开支,将残破的青州火车站作为日夜都能拍摄的重点场景,为了拍摄战场全景,摄制组还制作了一架左右能摇摆,上下能升降的木制升降机。

青州弥河

拍摄中的酸甜苦辣

剧本修改完成后,1952年春节刚过,两位导演带领摄制组来到了第一个实地拍摄现场——山东青州。这次剧组里可谓大腕云集。有在《恋爱之道》一夜成名的冯喆,话剧界四大名旦之一的张瑞芳,后来的“国民党高级军官专业户”项堃,在众多主演中,一部分来自部队文工团。更让人震撼的是,为了展现战争场面,剧组曾向上级申请调来了解放军部队,步兵、骑兵、装甲兵、汽车兵、工兵、炮兵亲自上阵,跑起了龙套。

冯喆

当拍摄组与相关人员来到青州时,引起了当地群众的围观。由于,刚解放不久,很多人看到在面前走过,与以前没什么两样的军队,都感到非常亲切,并鼓起掌来欢迎。

当这一队走过,后面突然出现了一队头戴钢盔,背着卡宾枪,穿着美式皮靴的“国军”从大家面前走过时,大家惊叫道:“怎么国民党军又来了。”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太太,信以为真,怒气冲冲地踮着小脚,拿起棍子就朝一个戴钢盔的“小鬼”头上,嘣嘣嘣就是三下,嘴里还不住地骂着:“怎么回事?这些兔崽子们怎么又回来了!”随着嘣嘣嘣,一些石头向这些“国军”头上投来。一位参谋看到这种情况,急忙喊道:“这不是真的,这是拍电影!”这时大家才明白过来,又都哈哈大笑起来。当然,那位挨了老太太三拐杖的“小鬼”也只能忍了。

电影剧照中带头盔的普通士兵

为了真实还原民工支前的场面,必须要从分散的村庄中寻找群众演员。但当时导演担心这些群演过于分散不能按时到场,没想到的是,开拍那天,时间还没到,来自各村的农民,有推着小车的,有抬着担架的,有挑着铺盖的排着队伍向着赶,身上穿的,手上拿的都是战争年代的实物。在拍摄中,没有一个农民开小差,这让拍摄组相当的感动,仿佛真正到了当年支援前线的场面。

支前妇女

由于电影场面大,拍起来费时费力,进度比预期慢了很多。夏天快到了,许多冬天的戏却还没来得及拍。绿油油的田野没有一点冬天的样子,两位导演急得团团转。这时,一位村民指着一片小树林说道:“这是我家的树,如果碍事,就把树叶全捋了。”两位导演听了大为感动,带着战士们一棵树一棵树地摘叶子,这才解决了冬景问题。

背后树上的叶子被摘去

至今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可能还不知道,电影中用的炸药都是真的,并且所埋梯恩梯炸药重达一公斤,威力可以炸翻一个水泥碉堡。雷管也都是用紫铜做的,崩了眼睛危险性很大。导演成荫的腿上就被弹出的雷管并列地崩了两个小窟窿。一辆大卡车在途中爆胎,车辆失去重心,翻到沟里,几个年轻押运员受伤,幸运没有人员死亡。

影片中战争爆炸镜头

在拍摄前,根据规定,不论演员角色大小,都必须实地体验生活。饰演高营长的冯喆,为了演好自己的角色,来到当地一个准备渡海作战的连队体验生活,除了每天上操场练刺杀,还要在大冷天下水游泳,身上嘴上都起了水泡。张瑞芳所扮演的女村长虽只是个配角,戏份也不多,但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在山东临沂农村生活了一个月,随后又在农村拍摄整整八个月。后来,她回忆“那时我们每个成员都把拍好《南征北战》当成一项神圣的任务,那个较劲、认真,我以后拍戏再也没有碰到过。”有苦就有甜,有付出就会出成绩。

演员表演十分到位

作为“八一”建军节的献礼片,《南征北战》在1952年的建军节如期上映。场面相当火爆,观众好评如潮。此电影不仅奠定了新中国战争片的雏形,还为新中国的电影创作确立了基本方向。这部电影在观众的心中留下了深深记忆,其中的经典台词更是脱口而出“请你们坚持最后五分钟!”“张军长,看在党国的份上,拉兄弟一把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