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的短暂(秦萤秦雪)全文免费阅读-开始的短暂知乎最新章节


高考时,我和我妹同一个考场。

我故意比她晚几分钟出来,我爸看见我,一把推开我妹,笑逐颜开朝我走来。

「好闺女,辛苦了!考得怎么样,清北没问题吧?」

我朝我妹和我后妈看去,她们两张脸都绿了。

1

我家有矿,我爸是矿主。

矿主五大三粗,没太多文化,有很多女人。

我妈是原配,在位期间,我爸外面排得上号的有三个,都给置办了产业,茶楼杂货铺什么的,排不上号的无数。

我妈睁只眼闭只眼,说男人都那样,只要拿钱回家就行。

直到我爸一个小老婆,先后生下一女一儿,腰杆儿硬了,把挑衅我妈当日常。

夜里做运动时,给我妈打电话,叫我妈听直播;讽刺我妈生不出儿子,说秦家产业迟早是她儿子的;到后来,很多个晚上,小老婆直接穿睡衣送上门来……

我爸是真渣。

不但没把对方赶走,还说我妈小气,没点正房风度。

我爸搂着小老婆去客房睡。

我那时不懂,不明白他们睡觉前为什么要先打架,很吵,只记得我妈在旁边恨得咬牙切齿,小声骂着狐狸精,再给我戴上耳塞。

在我印象中,我妈是委曲求全的。

她的所有争斗,在我爸的绝对偏爱下……不堪一击。

他们离婚时,我刚读小学二年级。

我妈这个没在外面上过一天班,一向看重家庭财政大权的女人,离婚那天,硬气的没要我爸一分钱!

我爸前脚和我妈离了,后脚就和那个女人结婚了。

我记得——

那女人把我和我妈的东西从家里丢出来,七零八落地散在街上。

她的两个孩子,女儿比我小半岁,儿子比我小两岁,当真是年幼无知,在我和我妈的衣服上蹦来跳去……

朝我们吐口水,说我们活该。

我妈带着我,默默把衣服捡起来,装进编织袋,再租了套房子。

她沉默了三天,睡了三天,没掉一滴眼泪,之后找了份卖鞋的工作,说从此不依靠男人,说要活出人样!

那女人叫张红,她喜欢到我妈店里,颐指气使地叫我妈拿鞋子给她试,喜欢我妈半跪在地上给她穿鞋。

我妈这个曾经的原配,为了赚钱养家,咬着牙给小三服务至上。

这事儿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我妈每次接待了张红,回家后都会发脾气摔门摔东西,会怨我为什么不是男孩子?如果是男孩子,我爸就不会抛弃她了!

她把希望重重地砸在我身上。

「萤儿,你一定要好好读书,好好画画!男人是靠不住的,能靠的只有自己!」

「一定要把张红的崽比下去!要给你妈争气!」

「你知不知道供你画画要花多少钱?你妈连尊严都豁出去了,跪在地上给那个狐狸精穿鞋!你要再画不出名堂,我这么牺牲有什么用?」

「怎么才考了 98?!期末考不到三科 100 别叫我妈!」

「好好画!一定要拿到全市第一!要给妈争光!」……

我不是天赋型选手,更不是天生学霸,我压力很大,我所有的成绩,都来源于比其他人刻苦很多倍。

反复刷题,反复画。

别人玩耍的时候,别人睡觉的时候,别人撒娇的时候……

我从小就知道,我妈对我的爱不是无条件的,我得比周围所有人更优秀。

我是我妈炫耀的资本。

她半跪着给张红试鞋时,会语气矜贵,假装平常心:

「你女最近怎么样?学习不吃力吧?」

「我女又考了年级第一,哎,你回去告诉你女,遇到不懂的题,可以问我女!都一个年级,又是姐妹,我女肯定会不、吝、赐、教!」……

我妈文化不高,「不吝赐教」这样的词语还是她专门翻书找的,说得又缓又重。

那天回家后,我妈大笑三声,奖励我一个大鸡腿,说张红脸都气绿了。

我很开心,终于让我妈扳回一局。


上一篇:【秦慕白花梦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秦慕白花梦黎完结版资源

下一篇:《白荞有喜》免费阅读_(白荞江砚闻)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