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我的唯一(广淑陈小雪李章勋)全文小说-失去了我的唯一全文免费阅读


>

这本《失去了我的唯一》讲述主人公广淑陈小雪李章勋之间的事情,是作者广淑的代表作品。本文精彩章节片段:我上前捏住她的小手,说:「跟哥说说?」小雪却只是重新看向窗外的星云,没有回答:「哥,我已经二十了,还要靠你补贴。你住集装箱送外卖,却让我租干净的房子。」她轻声说:「太拖累你了,不是么?」「啊?」我愣了愣,一如既往地摆烂说:「谁让哥没出息呢!」...

如今,陈小雪二十岁了,即将要考去法国留学。

在她生日的傍晚,我买了一块蛋糕。

这是我今天最贵重的一单「外卖」,我骑得很慢。

三十分钟后,我推开小雪的家门,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却没有人应答。

走到卧室前,也没能推开门。

低头看去,才看见门的所有间隙,都被黄色胶带封住了。

我顿觉不妙,一边冲屋内大喊,一边撞着紧锁的门。

直到——房门传来一声脆响。

我一个踉跄,总算撞了进去。

漆黑的屋内,只有脸盆中的木炭,在发出燃烧的火光。

视线上移,小小的陈小雪,正蜷缩在床与窗台的空隙。

她抬起头,眼中早没了往日的光芒,只听见她的低喃。

「哥,它怎么烧得这么慢啊。」

医院里,医生告诉我,小雪没什么大碍,只是需要静养。

我抱着担心与困惑,走进小雪的病房。

她呆呆地看着窗外的夜色,见我进来,艰难地笑了笑。

我上前捏住她的小手,说:「跟哥说说?」

小雪却只是重新看向窗外的星云,没有回答:「哥,我已经二十了,还要靠你补贴。你住集装箱送外卖,却让我租干净的房子。」

她轻声说:「太拖累你了,不是么?」

「啊?」

我愣了愣,一如既往地摆烂说:「谁让哥没出息呢!」

小雪轻轻摇了摇头,说:「哥,你可以上大学的,对吗?」

「我查过你的成绩单。」

「你只是,不放心我而已。」

「值得吗?」

「打了这么多年的工。」

脑海中,不禁闪过自己烧掉成绩单的画面。

可沉默后,我还是笑了笑。

我很狡猾地说:「值得啊,我要靠你画画分钱养我的。」

我掰着手指,算起来:「你说过,你一幅画能卖一百万,五五分,五十万,一幅就够我……」

小雪怔了一下,随即转过头,浅笑着,语气虚弱:「是啊,你还说过我才是一家之主呢。」

阴云消散,露出皎洁的月光。

我说:「所以,还剩几场考试?」

小雪说:「三场。明天就有一场。」

「我陪你吧。」我说,「我在校门口等你,请你吃火锅。」

她说好。

此时,我还没意识到,那就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第二天下午,烈日高悬。

我倚着电动车,心不在焉地看着小说。

我想着,趁吃火锅的时候,要小心问一下小雪自杀的事情,不能再让她瞒着了。

可这个时候,远方传来急救车的车笛声。

那辆车在校门口停下,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匆匆地跑了进去。

我心瞬间揪了起来,就要冲进去,却被保安拦下。

联想到昨天的事情,我完全慌了,说你让我进去,我妹妹就在里面考试!

我说,求求你了,我妹妹昨天才自杀过啊!

保安听了,这才为难地放下手,让开了一个身位。

我顿时狂奔进去,在甬路上冲刺。

直到,冲过人群,冲过树荫,冲到了医生抬着的担架前。

担架上,陈小雪闭着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警察告诉我,从初步的尸检结果来看,警方与法医倾向于陈小雪是死于用玻璃碎片割腕导致的失血过多。

那是一场小型模拟考,考试的严格程度大打折扣,以至于教室里并没有安装监控。

但是,手腕上的伤痕、玻璃碎片上的指纹,以及考场上数名证人的口供,都将真相指向了这个死因。

面对这个真相,我已经丢掉了思考的能力,只固执地说不可能的。

我说,昨天,她还答应我,要和我一起吃火锅的。

可是当警察问我细节时,我又不得不承认:前一天,小雪就曾自杀过。

与我对话的,是一名年轻的女警官,叫韩棠。

她听了后,冷冷说是啊。

上一篇:校园情缘(曾何)小说_校园情缘章节免费阅读

下一篇:师尊要我心长生长羡小说目录_师尊要我心小说章节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