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晚柠傅司寒小说(宋晚柠傅司寒)全文免费阅读_宋晚柠傅司寒小说宋晚柠傅司寒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宋晚柠傅司寒


最近她有些嗜睡,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半梦半醒。

“怎么又在沙发上睡?”一道熟悉且清冷得声音响起。

宋晚柠疲惫的睁开眼,就见傅司寒一身黑色大衣走了进来。

这一刻,似梦。

“傅哥,你怎么来了?”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傅司寒看向桌上只吃了几口的清水挂面剑眉微蹙,“你就吃这些?”

宋晚柠没想到他会记得自己生日,她起身将屋内的暖气打开。

“你吃饭了吗?我去给你做。”

这些年,傅司寒每次过来,像是回家,也像是来留宿。

宋晚柠原本只会敲键盘的手,因为他挑剔的味蕾,慢慢地会学了一手极佳的厨艺。

“不用了,这个给你。”傅司寒将手中精美的蛋糕递到她面前。

宋晚柠看着那蛋糕一愣。

“不喜欢?”傅司寒薄唇轻启,目光落向一旁属于沐涛的外衣上,眸色顿凉。

“没有……喜欢。”

宋晚柠接过蛋糕,将其放在茶几上,把生日蜡烛也点上。

“傅哥,你知道吗?这世上只有你会给送我蛋糕。”她这话带着一股让人说不出的情绪。

傅司寒心情舒适了不少,他把客厅的灯关上,让宋晚柠许愿。

宋晚柠闭上眼,约半分钟时间后,吹灭了所有蜡烛。

“这是我陪你最后一次过生日了。”傅司寒给宋晚柠分好蛋糕递到她面前。

宋晚柠这次什么都没问,拿着勺子,一口又一口将甜腻地蛋糕吃进嘴里:“真好吃……”

傅司寒看着这样她,莫名不是滋味。

他站起身:“我走了。”

宋晚柠只是嗯了一声,没有去送他。

别墅的门一开一合,偌大的客厅又只剩下宋晚柠一人。

她依旧一口又一口的把蛋糕往嘴里塞,眼底蒙上了一层水雾。

傅先生或许忘了,也或许从来就没有记,她对甜食过敏……

傅司寒走后的一个小时。

救护车刺耳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蓝湾别墅。

紧急手术室的灯亮了两个小时。

宋晚柠被推出来送进普通病房的时候,整个人都脱了相,脸上手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红疹。

她的闺蜜唐晓月守在一旁,眼尾发红。

“宋晚柠,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从小到大就不能吃甜食,你还敢吃那么多蛋糕!要不是我过来,你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

宋晚柠第一次见身为律师一向镇定的闺蜜这么失控,她轻轻地拉了拉她的手。

“晓月……对不起。”

唐晓月眼眶蕴满水雾,“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

宋晚柠面色苍白,摇头:“不值得,只不过我控制不住自己……”

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侵湿了枕芯。

她只告诉了晓月自己分手了,没敢告诉晓月蛋糕是傅先生买的,也没敢告诉她,这五年来,傅先生每次叫的小露都不是自己……

“还疼吗?”唐晓月给她涂着药。

宋晚柠摇头:“不疼了。”

怎么会不疼,全身都是红疹,看着都让人害怕。

唐晓月没有戳穿她,擦药的手更轻了。

“说也巧,我就是负责傅司寒前女友程露那个遗产分割案的,只不过我的雇主是死者的儿子。”

宋晚柠愣住,就听她继续说。

“根据我的调查,那个程露根本不是什么好货色。几年前她因为钱悔婚傅司寒,后面立马嫁给了我雇主的爹,当时那老头子都露十露了!”

宋晚柠之前只听到程露嫁过人,但没想到她死去的前夫年纪那么大。

“如果说不是为了钱,谁相信?现在老头子死了,两人结婚才五年,她什么也没付出,就想分走人家家里一半的财产,这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唐晓月说起这些义愤填膺。

宋晚柠却茫然了。

若真如晓月所说,为什么傅先生要帮程露,还要娶她?


上一篇:季海棠傅枕书沈蓉全文免费阅读_(季海棠傅枕书沈蓉免费阅读)季海棠傅枕书沈蓉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季海棠傅枕

下一篇:公司隐形富二代小说(姜蔚阮盛)_<公司隐形富二代>[公司隐形富二代]全章节小说目录阅读-笔趣阁(姜蔚阮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