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诗琪郭天军老陈全文免费阅读(陆诗琪郭天军老陈)全文免费阅读_陆诗琪郭天军老陈全文免费阅读(陆诗琪郭天军老陈


像当初领结婚证那样,离婚也是在一个不明媚的早晨。

明明还是工作日的早上八点,办理处外便排起了长队。

可这么多人里,陆诗琪发现,自己和陈叔还是排在了第一。

九点,大门打开,两人坐在了婚姻登记员面前。

登记员检查过证件后,照规矩提问:“你们是为了什么离婚?”

陈叔淡淡道:“性格不合。”

陆诗琪看着桌上交出去的结婚证,垂下眼睑:“……没有感情了。”

那个‘了’字,萦绕在她舌尖,似乎想制造一种假象,骗自己陈叔曾对她有过感情。

登记员听多了这种理由,见陈叔不停看手表,皱眉问:“有急事?”

陈叔微怔:“抱歉,我十点还有个手术。”

登记员看看两人。

一个冷漠无比,一个心魂垂死。

他叹着气收起表格:“那行吧,离婚冷静期三十天,三十天后,你们准时一起来领离婚证,逾期就会撤回离婚申请。”

办理完,也才九点十八。

陈叔习惯性的为陆诗琪打开副驾驶的车门,陆诗琪迟疑了一步,停下了。

“你快去医院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陈叔只犹豫了一瞬,便关上车门,干脆的说:“行,我先走了。”

尾气喷在陆诗琪脚边,她目送陈叔远去,鼻尖酸楚不已。

她深吸一口气,想要压下泪意,这时,一滴鼻血却滴了下来。

砸在地上,一滴又一滴。

怎么也止不住。

“怎么回事……”她有些慌乱,无措的蹲在路边,仰着头。

直到用完一包纸巾了,仍是无用。

陆诗琪只好匆忙打车去了医院。

南城第一附属医院,脑科。

陆诗琪拿着重新拍的片子,她攥紧手看着郑医生紧皱的眉头,像一个被套上绞刑绳的可怜囚徒。

好半天,郑医生才轻声道:“我们可能要把化疗的时间提前。”

陆诗琪怔住了,喉咙发紧:“提前多久?”

“明天,你做好准备。”

陆诗琪郭天军老陈全文免费阅读(陆诗琪郭天军老陈)全文免费阅读_陆诗琪郭天军老陈全文免费阅读(陆诗琪郭天军老陈)全文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陆诗琪郭天军老陈)

陆诗琪从诊疗室出来,视线茫然的看着走廊的白光灯。

灯光冰冷而刺眼。

好半天,她松开手里紧攥的处方单,对自己说:“别怕,做完就好了,别怕……”

深吸一口气,她振作起来,拿着处方单去一楼缴费。

缴费处。

陆诗琪看着缴费单上的四千八的金额,手有些抖。

这只是一个月的口服药药钱,后续还有化疗费和手术费……

交了钱,她心情沉重的拿着处方单和缴费单去排队拿药。

黄色的等候线站满了面带愁容的人。

陆诗琪捏着单子,正要排队,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你到医院做什么?”

她僵硬的转过身,果然是陈叔。

他一身白大褂,面色不太好。

陆诗琪手下意识的将单子往后藏:“没什么……”

这时,一个清脆女声插嘴:“傅医生,请问她是?”

陆诗琪这才看到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同样穿着白大褂的漂亮女医生。

她对陈叔的态度亲昵自然,正好奇又堤防的看着自己。

陆诗琪的心无端一沉。

却听陈叔淡然回:“我的前妻。”

“是……”陆诗琪怔在原地,心口一瞬的疼,她低下头喃喃道,“我们离婚了。”

即便还没拿到离婚证,在陈叔心里,他们离婚了。

女医生眉头一挑,却是上前一步,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彭娇,是阿城的助理医生。”

她亲热的叫他阿城……

“你好……”陆诗琪怔然的伸出手,这时,一个推着轮椅的中年男子着急的路过,没注意撞了她一下。

陆诗琪拿在手上的单子散了一地。

“这是什么?”彭娇捡起了地上的处方单。

第四章替他说对不起

彭娇只看了一眼,便被陆诗琪夺了回去。

她面色僵硬的捏着单子说:“没什么的,只是有些感冒……”

陈叔并不在意她的解释,他看了看表,只留下一句:“你拿了药就回去吧。”

说完,他便没在看陆诗琪,带着彭娇匆匆离开了。

陆诗琪紧绷的肩膀松下来。

她又看了看自己的单子,默默地转身到药房排队。

癌症,是说起来很可怜的病,但她不想让陈叔同情她。

通往手术室的路上。

陈叔走得飞快,彭娇要大步往前才能跟上他。

走到手术准备室,两人正用酒精凝胶消毒,陈叔却突然问道:“她刚刚拿了什么药?”

他神情没什么变化,彭娇消毒的动作却一顿,随即若无其事道:“一些消炎药吧,不是说感冒了?”

吉非替尼,治疗肿瘤的靶向药,也算消炎药的一种吧,她想着,又笑着跟陈叔说:“你离婚了,什么时候娶我?”

陈叔没回答,表情严肃的戴上手套:“要做手术了,专心点。”

另一边,陆诗琪拿了药。

小小几盒,是几千块的重量。

回到家已经快日落,余晖泛着酡红。

路过小区外的超市,陆诗琪想了想,走了进去。

——明天就要做化疗了,今天做点好吃的打打气。

脸上扬起微笑,她走进超市。

经过进口生鲜冷柜,她的视线被一箱鲜艳饱满的橙子吸引。

陆诗琪最喜欢吃的水果就是橙子。

正准备称一点,她一看价钱标,一斤竟然要28.9!

她心里倒抽一口冷气,伸向橙子的手又顿住了。

想到包里那张四千八的缴费单,她怔然站了一会儿,转向了普通区的橘子。

九毛八一斤,也挺好。

回到家,陆诗琪剥开橘子塞在嘴里,酸酸甜甜。

橘子和橙子,也差不多,她含着橘子满足的笑了笑。

吃了药,陆诗琪这一晚终于睡着了。

又静又黑的屋子,好像比以往更冷了,她蜷缩着,睡梦里眼角湿润。

第二日,是个好天气。

虽然没有太阳,但是也没有雨。

陆诗琪一个人来做化疗。

她躺在医院的床上,闭上眼睛,冰冷的针头刺入静脉,随着药水进入身体,没一会儿,她就满头大汗。

反应是从没想过的恶心疼痛,血管里好像爬满了蚂蚁,却也只能忍受下去,任由蚂蚁啃噬全身。

做完化疗,周围的病人都被家人接走了。

陆诗琪一个人蜷在床上缓了很久,青白唇色让她看起来几乎不像个活人了。

直到晚上,她才勉强爬起来,蹒跚着出了门。

她本想绕着陈叔所在的急诊部走,却还是在一楼走廊遇见了彭娇。

走廊尽头是看不见的黑,头顶灯光白得吓人。

彭娇笑着打招呼:“夏小姐怎么了?来找阿城吗?”

“没有……”陆诗琪一瞬紧张,见陈叔不在,才倚着墙艰难道,“我来看病……”

彭娇看着她惨白脸色,若有所思:“是感冒吗?要多喝水哦。”

“好,谢谢。”陆诗琪勉强一笑,正准备离开。

彭娇却突然说:“其实,阿城是我的前男友。”

陆诗琪的脚步猛然顿住。

又听得彭娇说:“硕士毕业的时候,我想出国深造,和他闹了别扭。他会和你结婚,恐怕太生我的气了。”

彭娇眼里冰冷,声音轻柔:“我替他说声对不起。”

走廊一片死寂。

许久,一阵冷风吹过,陆诗琪压着嗓子忍不住咳了两声。

“没关系。”她说。

恶心痛苦的感觉又一次上涌,陆诗琪痛得打着颤,不明显的佝偻着。

“没关系的……”她又说。

“因为我喜欢他。”

陆诗琪身后楼梯拐角,陈叔顿住脚步,听得清清楚楚。

上一篇:孟挽言霍随州小说(孟挽言霍随州)_<孟挽言霍随州>[孟挽言霍随州]全章节小说目录阅读-笔趣阁

下一篇:王妩蛊婆小说(王妩蛊婆)全文免费阅读_王妩蛊婆小说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