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如月宋鸣深小说(邬如月宋鸣深)全文免费阅读_邬如月宋鸣深小说(邬如月宋鸣深)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邬如月宋鸣


凉州,萧府。 


邬如月跪在堂前,不敢说话。


堂上,宋鸣深母亲沉声叱问:“我问你,你手臂上的朱砂痣到底是怎么回事?!”


邬如月不知该怎么说。


难道要她当着婆婆的面,说成婚三年身为夫君的宋鸣深却从未碰过自己吗?!


邬如月忍不住抬头看向静坐在一旁,一身锦衣卫飞鱼服的男人。


宋鸣深,萧家独子,年纪轻轻便坐上了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


他剑眉星目,只端坐在那儿便像是幅画,让人垂青。


如若……不是那般冷漠的话!


邬如月攥了攥手中丝帕:“我……”


却说不出来什么。


见她如此,萧母怒极更添失望:“自你们成婚那日我便四处求神拜佛,盼着你们能生下几个孩子,延续萧家血脉,让我能安享天年。”


“你们也总哄着我说快了,再等等。结果呢?若不是今日被我发现,你们是不是打算瞒到我死?!”


“不是的!”邬如月忙解释,但萧母已经不想再听了。


她起身由着丫鬟搀扶,缓缓走了出去。


邬如月望着她背影,知道老人这是真伤到了心,一时间有些无措。


这时,却听身后男人冷沉的声音响起:“邬如月,是我小瞧了你。”


邬如月一怔,回头看来,就对上他那双含冰的眼。


一瞬,如坠冰窟。


“你以为……我是故意的?”邬如月字字沙哑。


宋鸣深只是站起身:“不然?”


扔下这句反问,他没再多言一句,直接拂袖离去。


邬如月下意识伸手想要抓住他,掌心却只握住了一片空无……


炽夏暑天,吹来的风却冷的人打颤。


而宋鸣深这一走,直到入夜也没再归来。


冬夜的凉州城,雪色染染。


邬如月收起准备作为寿礼送给宫内贵妃娘娘的《百寿图》,刚准备唤来丫鬟问宋鸣深的消息。


门扇突然被推开。


婢女小昭快步走进去,神色急切:“夫人,锦衣卫传信来,大人……出事了!”


闻言,邬如月脑袋空白了瞬,连小昭后面的话都听不清。


她甚至没再问,直接朝着府外跑去。


小昭见状,忙跟了上去。


入夜的凉州长街静寂无声。


邬如月一路来到拱卫司。


然而刚靠近正堂,她脚步倏然一顿。


只见堂中,宋鸣深赤着的胳膊缠着带血的绷带,血迹斑驳的飞鱼服被丢在一旁。


他身旁,一抹艳红身影坐在宋鸣深身侧,熟稔地为他上着药。


宋鸣深觉察到了什么,抬眸看来。


瞧见邬如月,他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谁准你来的?”


邬如月抿唇走上前:“听说你受伤了,我担心……”


“用不着。”宋鸣深言语间充斥着厌烦。


邬如月掐着手帕的指尖用力到青白,垂眸不敢再看。


倒是上药的女子开口:“那我便先离开了,宋鸣深,下次可莫要再为我挡剑了。”


话落,她快步离去。


邬如月抬头时,只看到她那抹背影。


片刻,她收回视线,走向宋鸣深,伸手想要帮他将衣衫穿戴好。


然而宋鸣深却是直接避开,嗓音透着疏离。


“不用。”


邬如月悬空的手僵硬了几分:“她能碰,我便不能吗?”


宋鸣深语气淡淡:“她与你不一样。”

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她是宋鸣深明媒正娶的妻子,而那女子算什么呢?


邬如月有些呼吸不畅,而心里所想的这些却也问不出口。


她比任何人都心知肚明,宋鸣深不喜自己。


就像成婚那晚他说:“你我非良人,我亦不碰你。此后岁月,你好自为之。”


宋鸣深向来言出必行,所以扔下这句话后,他便大步离去。


甚至连那一杯合卺酒,都是自己一人独饮!


想到这些,邬如月像是吞了黄连般,满心苦涩。


“宋鸣深,你我……”她想问宋鸣深,他们当真就不会有感情,恩爱的过一辈子吗?


然而,宋鸣深只是起身打断了她的话:“我还有事,你回府吧。”


话落,便朝堂外走去,没看邬如月一眼。


夜风呼啸着,吹得檐角的灯笼晃动。


烛光四漫,晃的邬如月的面容也有些不真切,却还是清晰的瞧出其中的悲伤……


又过了很久,邬如月才回了萧府。


一整夜,她不得安眠。


吹了一夜冷风,就像是吹走了精气神。


邬如月从一早就开始咳了起来,起初只当是着了风寒,喝了姜汤,却一直不见好。


小昭看不下去,直接请了大夫来。


探过脉,小昭将邬如月身上的厚毯往上拽了拽,将人裹紧。


才看向大夫:“我家夫人的病如何?”


大夫没说话,眉头紧皱。


小昭有些着急:“你说话啊……”


上一篇:秦瀚星花锦歌《秦瀚星花锦歌》抖音热文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_秦瀚星花锦歌免费阅读完整版

下一篇:绿色化妆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刘伟张萌)绿色化妆间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