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麦郎经纪人承认圆滑否认狡猾 庞母曾称其太狡猾|歌曲|陈潇


微微娱乐3月14日报道近日,庞麦郎经纪人白晓发视频,称《我的滑板鞋》的创作者庞麦郎因为精神疾病原因已经入院接受治疗,引发讨论。采访中庞麦郎父亲认为白晓是在伤害他,并不是真正对庞麦郎有帮助。庞麦郎的母亲表示白晓狡猾的很,“我不相信他说的话。”

3月13日,白晓发视频回应,称和庞麦郎爸爸深入聊过两次,否认和庞妈交流过,因为听不懂他们的方言。视频最后呼吁媒体给予庞麦郎一家帮助。

此外,白晓还在评论回应关于庞麦郎妈妈说他狡猾:“我社会上跑的,有些圆滑吧,狡猾还算不上,阿姨应该是无意的”,有网友留言”害了庞麦郎的第一凶手,不能随便签约“,白晓回复到:“他是在北京被骗了之后,回到西安才遇到的我”。

3月13日,白晓发视频回应,称和庞麦郎爸爸深入聊过两次,否认和庞妈交流过,因为听不懂他们的方言。视频最后呼吁媒体给予庞麦郎一家帮助。


此外,白晓还在评论回应关于庞麦郎妈妈说他狡猾:“我社会上跑的,有些圆滑吧,狡猾还算不上,阿姨应该是无意的”,有网友留言”害了庞麦郎的第一凶手,不能随便签约“,白晓回复到:“他是在北京被骗了之后,回到西安才遇到的我”。

此前报道

庞麦郎父亲夸儿子很孝顺 母亲称经纪人狡猾的很

红星新闻3月13日报道12日,庞麦郎经纪人白晓发布视频称庞麦郎因为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

对话庞麦郎父母:他刚入院时不配合治疗 目前病情有好转(来源:红星新闻)

一则消息,搅动了众多网友的神经。许多人一听到他的名字,便能在脑海中哼出熟悉的旋律——“我的滑板鞋时尚时尚最时尚,回家的路上我情不自禁,摩擦,摩擦……”

一起被搅动的,还有他年迈的父亲母亲。今日(12日),62岁的庞父接了不下百个电话,全都是询问庞麦郎的病情,他唯有一遍一遍地重复。到最后,他显得有些不耐烦,一些电话直接挂掉。

“问这么多有什么用?”眼下,他最担心的是儿子的病情能不能得到有效治疗,考虑要不要给儿子换家医院。间或,又嗔怒“小白”(即白晓)把这个消息散播了出去,担心儿子出院后看到又受刺激。

↑庞麦郎的老家

12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到访位于陕西宁强县代家坝镇南沙河村的庞麦郎的老家。采访中记者得知,今年3月1日,因用板凳无故殴打父亲,庞麦郎被家人、村干部及派出所强制送进了宁强县某精神病医院。经诊断,庞麦郎患有精神分裂症,目前正住院治疗。

而至少从2018年起,庞麦郎就有精神疾病方面的症状,“经常摔东西,胡言乱语,有时还说我是杀人犯。”父亲年前曾骗他去过一次精神病医院,不过入院后三天庞麦郎偷偷跑掉了,这次,老两口觉得儿子的病不能再拖了。

庞父庞母均年过六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庞麦郎是老两口的骄傲,虽然庞父只知道儿子的成名曲是《我的滑板鞋》,但知道儿子去过山东、浙江、上海、广东、北京……比他去的地方都多。

庞母常年在家,但也对儿子的精神世界知之甚少,只知“他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歌”,她也很少被允许进入儿子的卧室。这次生病,母亲认为是儿子创作压力太大,“他还有两三首歌没发行呢。”

以下为红星新闻记者与庞母庞父的对话:

因殴打父亲被强制送医

此前早有症状,母亲认为系压力太大

红星新闻:3月1号发生了什么?网上称是明涛(庞麦郎原名)打了他父亲?

庞母:那天早上,他父亲在厨房屋里烤火,他起床后拿着板凳砸向他爸爸,砸到右手臂,但是没使劲,伤得也不严重。完了他就骑车去代坝镇上去赶场了,我们打电话跟村干部说了这事儿,村干部又找了派出所和精神病医院,后面下午他回来了,就给强制送上车了。带他去的时候,他还说“他没病,我们有病”。

(注:庞父接受采访时否认了儿子用板凳砸他的情节。)

红星新闻:以前有过打人的情况吗?

庞母:很少,他就是经常摔东西,胡言乱语的,有时还说我是杀人犯。

↑庞麦郎的老家

红星新闻: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症状的?

庞父:2018年开始吧,一天待在屋里不出来,不知道写歌还是干嘛。之前想带他去看医生,但因为我一直在外面打工,所以一直拖着没看。去年农历九月,我从外地打工回来(注:庞父此前辗转各地做混凝土工人,因为年龄等因素不能再被聘用),就看着他情况越来越不对。

去年农历十一月(2021年元旦前后),他从西安回来后,我骗他说回来要做核酸检查,给他弄到精神病医院了,结果他自己悄悄跑走了,说是要到西安做演出。

中间通过一次电话,他说是正月初六回来,结果大年三十(2021年2月11日)回来了。回来后几天,人就开始不对了,3月1号我就把他送医院了。

↑庞麦郎的父亲

医生说是精神分裂症,住两周院先观察看看。前几天跟医院打电话,医院说他在吃药,配合治疗了。

红星新闻:你认为是什么导致他这种情况的?

庞母:精神压力大,他一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歌,还有两三首歌没发行呢。

成名后曾花钱给家里翻修了猪圈

“钱都拿去搞音乐”近年问爸妈要车费

公开报道显示,庞麦郎,1984年出生。2014年,凭借歌曲《我的滑板鞋》爆红。其签约公司华数唱片运营总监嘉霖为庞麦郎接了30场商演,每场价格在三、四万元。2015年初,一篇《惊惶庞麦郎》将他推上风口浪尖,成为网友攻击调侃的对象。他留给人们最后的印象是“奇葩”“神经病”,却不料一语成谶。再后来,就鲜有庞麦郎的消息了据百度百科显示,2015年,庞麦郎还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旧金属》;同年,推出与陈潇合唱的歌曲《恶魔不要啊》 。2016年1月16日,在杭州举办了“旧金属绝版演唱会”首站。

红星新闻:明涛从什么时候待在家里时间比较多?

庞母:2017年开始,待在家里的时间比较多了,但有时还会往西安这些地方跑。

红星新闻:明涛应该是个很孝顺的儿子吧?

庞母:挣了多少钱不知道,他也没跟我们说。之前家里翻修猪圈,他爸去西安看病,我去汉中看病,都是他出的钱,每次回家,会拎些水果,给我们买过衣服。

↑庞麦郎的父亲

近几年就没有了,他的钱都拿去搞他的音乐事业去了。有时他出门会问我们要车费,我们给的不多,一次最多1000块。

红星新闻:经纪人说他曾来家里看过?跟他熟不熟悉?

庞母:他俩说是认识五六年了,关系不错。明涛入院三天后,小白(即白晓)曾来家里看过,进了他卧室,东翻翻,西翻翻,说这个东西是他买的,那个东西是他买的。他跟明涛他爹在屋里说了一会儿话,他们就去医院了,但是医院不让见人。

(注:关于两人谈话内容,记者未能向庞父和白晓求证。但对于白晓将庞麦郎因精神疾病入院一事消息公布,庞父略显不满,认为会对儿子出院后会再受刺激。12日晚,白晓在接受媒体连线时称,发布此消息经过慎重考虑,当时还给了庞父4千元,并称发布消息初衷是希望庞麦郎得到更好的资源和补助。)

红星新闻:这次去医院花了多少钱?

庞父:交了几百块钱,目前没有通知缴费。

红星新闻:经纪人说明涛的体重从最开始的120多斤瘦到了七八十斤?

庞母:具体多少斤不清楚。他状态好的时候一天能吃两碗饭,状态不好的时候吃半碗饭,状态最不好的时候七八天都不吃饭,就喝饮料。

平日里到饭点,我叫他吃饭,有时吃有时不吃。肚子饿了就叫我给他做,他自己不会做饭。

红星新闻:明涛年龄也将近40岁了,有没有张罗给他找个媳妇儿?

庞母:张罗过,问他呢他说有,但是也没带回来过,他就是骗我们,我们张罗的他也不愿意。

红星新闻:明涛在家的时候你与他的交流多吗?

庞母:不多。他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写歌、听音乐什么的。他也不让我进他的屋子,平时出来也要锁着门。我进他的屋子他要发脾气,他爸不在家我一个人也害怕,怕他手上没个轻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