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岁吃播网红猝死 美食博主:"吃播"成了有色眼镜|自媒体|自媒体人


微微娱乐专稿3月13日报道(文/李思) 又一位年轻人倒下了。

3月5日,作为粉丝级别百万以上的知名吃播网红,29岁的“泡泡龙”(本名于海龙)在为公安机关拍摄公益影片后,由于长时间高强度工作不幸离世。

泡泡龙以“大胃王”的形象示人,他常在视频中喊话“给年轻的老板们上一课”,穿梭于各个自助餐厅展现惊人的食量,体重高达320斤。

大众视线再一次聚焦在了吃播博主的身份上,这个看似可以纵享天下美食的“幸福职业”背后,从业者的真实生存状态是什么的样呢?

“大胃王秘密”被揭穿 假吃浪费行为遭官方抵制

微微娱乐独家采访到美食博主Goody萌萌,她成为一名美食探店博主已经5年时间了,谈及泡泡龙骤逝的噩耗,她坦言也曾关注到对方所做的内容,没想到却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在震惊之外感叹了一句:“还是希望大家可以健康饮食”。

萌萌回忆起自己最初加入美食博主行列之际,虽然不需要像吃播博主那样猛吃,但也逃不开,“刚开始我吃得会多一点,那会儿能感觉到胃会不舒服”。常常探寻火锅店,频繁摄入重口味的食物给萌萌的身体带来了一定的负担,“我现在会尽量控制自己,在适当的时候停止很重要”。

早两年忽然掀起了吃播经济,一个又一个的“大胃王”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出头。但很快,他们的秘密就被戳穿了,大量浪费食物的现象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

2020年8月12日,央视新闻在一条《餐饮浪费 如何制止?》的新闻节目批评了部分网络大胃王吃播浪费严重的现象,引起广泛讨论。当天,快手、抖音及斗鱼等直播平台都迅速给出回应,将针对宣扬相关博眼球吃播账号及内容采取查封查删等措施。

同年8月13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网络表演(直播)分会向各会员企业发出提示,要进一步加强直播内容管理,特别是要重点关注以美食类为主要内容的直播,加强引导树立正确的饮食消费观,坚决禁止在直播中出现假吃、催吐、猎奇、宣扬量大多吃,暴饮暴食,以及其他铺张浪费的直播行为。

和兴起时一样快,“大胃王”们的噤声也整齐一致。

“吃播”自带贬义 美食分享陷入“有色”环境

B站美食UP主“了in林”也在接受微微娱乐的独家采访时表示,“吃播”这个词已经在很多人心里被打上了贬义的标签,甚至变得有些敏感,她更愿意把自己的视频称为“美食分享”。

谈及大胃王时期的吃播,了in林认为这个形式的呈现更多的是在浪费食物和伤害主播的身体,美食分享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可以给观看的人带来一些好的情绪,但那样的吃播是短期的,无法可持续下去。

很无奈的是,“吃播”早前留下的不好印象给他们美食分享视频UP主带来了一些不公平的眼光,“有些人甚至没有真的在看我们的视频,只是看见UP主在吃就觉得是不好的,这些下意识的带入判断在初期带给了我一些制作的困扰,我试图向怀疑假吃的声音去辩解一二,也试着调整内容避免质疑,但后来发现都是徒劳,没办法去和有偏见的人争辩太多。”

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了in林表示她能理解这些不好的声音,但不会再去在意,“只要有人需要真正分享美食的视频,那我们的内容就有意义,大多数网友给我的还是鼓励和肯定,懂的人自然懂。”

“我自己知道在做什么,如果有一天我自己吃不下了,没办法去用真实的方式展现美食分享了,那我可能就会放弃,不会维持假象,大家是看得到我的真诚的。”

谈及制作美食视频的初衷,了in林告诉微微娱乐她只是在兼职做UP主,在和所有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下班后,再抽时间去分享那些美食。“起初是身边的朋友看我吃东西还挺香的,一直都有建议我可以做这一行,但从自己吃饭到给别人看我吃饭,这个过程的转换需要很多东西的铺垫。”

对着摄像机吃饭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镜头前说话时不自然,自己想说的东西却说不好,这让了in林陷入了焦虑,“不太能接纳自己为什么是这样的”,直到不断面对镜头不断进步,才终于有了现在的“小成就”。为了进入这一行,除了吃饭的“天赋”,拍摄和剪辑都是现学,一个人摸索着前进也有一些成长的快乐。

分享美食是一种治愈:播主和观众的双向正能量

美食带给了in林的快乐远不止get新技能这么简单,“虽然做美食UP主占据了我生活中休息的一部分,但是可以收到很多陌生网友的评论和私信,里面不乏鼓励和肯定,这会让我得到治愈和愉悦,也能让我变得越来越自信,算是一个正向能量的来源。”

提起和粉丝的互动,了in林的语调都变得轻快了许多,“我们在通过美食交流,这是很神奇的。这份‘兼职’也是给生活多一种可能性,我不需要在吃饭这件事上表现得太完美,坚持住自己就好。”

了in林告诉微微娱乐她目前不考虑转型成为全自媒体,虽然同时兼顾两份工作会比较辛苦,但内心是自由的,能够把热爱保持在非商业的纯粹状态,一旦成为全自媒体的话也担心会被迫失去初心,陷入焦虑。

同时,了in林也没想过会放弃:“我的期待其实不高,有这么多人在看我的视频已经超出预期了,希望可以在某个瞬间带给需要的人快乐和治愈,这在我和观众之间是双向的。”

美食博主揭露“自由”真相:自媒体人不可能早睡

与了in林的快乐兼职不同,Goody萌萌是带着团队在全职运营美食探店账号,“只要没有其他的工作安排,基本每天都在外面跑探店,一天一家是至少的,一天三四家也常有”。

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带动了自媒体行业,成批成批的自媒体人告别了朝九晚五的老式上班时间,看似只需要动动手指发发社交媒体就能轻松挣钱,那一份自在让无数人眼热。

诚然,吃到最初一批的自媒体红利的人现在是轻松的,可当自媒体成群竞争日益激烈时,一切也并没那么简单。“外人看到的是不用早起的自在,而所谓的‘自媒体自由’是有代价的,我们的时间都是不够用的”,萌萌向微微娱乐吐槽道:“在结束试餐到家后才是真正的工作开始,晚饭后到家洗漱完就是十点之后了,再开始出稿、出图、出博,不到半夜是完成不了的,连续熬夜更是家常便饭,自媒体人不可能早睡,都是熬夜的。”

既要吃又要熬夜,在被问到是否有担心过自己的健康问题时,萌萌很直接地表示:“有呀,可是没办法……大概从去年开始,一直在熬夜加班,忽然发现自己不合常理地变胖了很多,现在在看中医调理。”

与大众熟知的美妆时尚圈一样,接地气的美食圈也在向年轻化发展。萌萌告诉微微娱乐,现在美食圈更新的频率很快,想法超前的特别多,网红类的东西也在往这里面倾斜,“我经常会主动联系自己觉得内容不错的美食博主,可以交流一些心得,还可以一起探店,能点的食物更多,尝试的内容也就越多,还能避免造成浪费,同类别博主间是友好大于竞争的。”

提起成为自媒体的焦虑,萌萌略带苦恼地表示也在思考,随着多媒体形态和多社交平台的愈发丰富,自己内容的运营呈现形式也面临是否转型的困境,相信这也是每个自媒体人在流量变化下必须攻克的难题。

相关推荐

  • 网红吃播泡泡龙不幸离世 拥有千万粉丝年仅29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