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萌妻男神别太宠》林梦筠苏亦宸林惜


《天降萌妻男神别太宠》林梦筠苏亦宸林惜

《天降萌妻男神别太宠》 第4章 内容试读

妈,我不想休学,你让我正常去学校吧!

不行!几乎是想都不想,肖玲玲直接拒绝,在没有把孩子平安生下来之前,你想都别想,否则,别说你,我们全家都完蛋了。

看着眼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肖玲玲,林梦筠红唇翕动一下,却最终,低下头去,什么也没有再说。

林梦筠!林梦筠!

躺在床上,昏昏沉沉间,林梦筠被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叫醒。

林梦筠!林梦筠!

意识到那是谁,林梦筠赶紧掀开被子滑下床,往窗边冲。

亦宸。

看到楼下围墙外快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的苏亦宸,林梦筠几乎是瞬间便红了眼眶。

林梦筠,你怎么啦?听说你病了,我打你手机也一直关机,你没事吧?围墙外,苏亦宸扯长着脖子,望着窗口的林梦筠,紧锁着眉头无比关切地问道。

林梦筠摇头,这一个多月以来憋在心里的所有委屈与难受,瞬间就如决堤的洪水般,霎那汹涌而出。

亦宸哥。这时,林惜不知道从发里冒了出来,扑过去一把抱住了苏亦宸的胳膊,亦宸哥,你怎么来啦?

林惜,你姐姐她怎么啦?看到林惜,苏亦宸立刻问她。

她呀!林惜抬头看一眼窗口的林梦筠,她在养胎。

林惜,别说,求你!看着窗户下同父异母的妹妹,林梦筠的眼里,满满都是祈求。

呵看着林梦筠,林惜的脸上是狡黠又讥诮的笑。

林梦筠,你到底怎么啦?告诉我。望着林梦筠,苏亦宸的眼里,带着请求,如果不是林父林母不让他进去见林梦筠,他也不会站在这里。

她还能怎么啦,没事呀,就是怀孕了,在养胎而已。

你说什么?林惜的话音还没有落下,苏亦宸便一把抓住她,无比震惊地问道。

我姐怀孕了,要在家里好好养胎。

不,亦宸,你别听她的,你听我说看着苏亦宸,林梦筠眼里的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不断地砸下。

苏亦宸望着她,不敢置信地摇头,确认道,林梦筠,你告诉我,林惜说的是不是真的?

看着苏亦宸,林梦筠的眼泪,不断地砸下,可是,却连一个否定的字也说不出来。

亦宸哥,我姐真的怀孕了,要不然她怎么不解释呀!拉着苏亦宸,林惜笑盈盈的,仿佛才成年的林梦筠怀孕,是件多大的喜事。

苏亦宸听着林惜的话,沉默地看着林梦筠数秒,下一瞬,他转身,绝然地大步离开。

亦宸,亦宸你听我说,亦宸.

姐,我劝你还是别叫了,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亦宸哥的。望着已然泣不成声的林梦筠,林惜却是笑得嫣然,哦,对了,忘了告诉你,多亏你那么努力,考了一个那么好的分数,不过,被A大录取的人是我,以后,我就和亦宸哥一个学校了。

你说什么?林梦筠诧异,不敢相信林惜说的话是真的。

林惜虽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但其实比她小两个月都不到,她们一直念同一所学校,同一个年级,但学习成绩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我说,你就在家里好好养胎生孩子,我帮你去A大读书,陪亦宸哥。话落,林惜满脸得意的一挑眉,转身就走。

不,这不是真的,不靠在窗边,林梦筠的身子,一点点滑到了地板上,绝望,如潮水,将她彻底淹没,不,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

她不可以就这样,让所有的人都欺负到她的头上来,毁了自己一辈子。

想到这,林梦筠什么也顾不得,立刻便冲下楼,看到坐在楼下客厅里的林镇宏还有肖玲玲,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就吼道,爸,孩子我不生了,我不生了。

林镇宏原本还和肖玲玲有说有笑的,听到林梦筠的话,站起来直接扬手便朝林梦筠甩了下去。

啪!

力道十足的一巴掌落在林梦筠的脸上,清脆的巴掌声,霎那响彻整个屋子。

林梦筠,我把你养到这么大,现在家里有困难了,让你出一点力气你都不肯,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啊!瞪着林梦筠,林镇宏咆哮道。

肖玲玲坐在一旁,看着被打得身形踉跄,嘴角流血的林梦筠,挑着眉角扬唇笑了笑,尔后又一脸慈爱地劝道,小陌呀,现在你已经受孕成功了,这孩子你现在要是不生,恐怕就不是你爸的公司关门倒闭,我们一家人流落街头,而是我们一家人都完了。

说着,肖玲玲走过去,轻抚着林梦筠的后背,*她道,放心,只要你平安生下孩子,你要怎么样妈都满足你,好不好?

林梦筠看看林镇宏,又看一眼肖玲玲,回想那天医院里听到的话,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惧意来。

如果她不生这个孩子,会不会全家就真的完了?

好,那给我100万,我要100万。

100万?肖玲玲震惊,你要100万干嘛?

你别管我要100万干什么,他们给你2000万,我拿100万怎么啦?林梦筠疯了,真的被林家所有的人逼疯了,第一次这么大胆地叫嚣道,如果不给我,我绝对不生这个孩子。

你林镇宏指着林梦筠,一巴掌又想要往她的脸上甩下去。

肖玲玲看到,立刻拦住,笑着点头道,好,给,给,不就100万嘛,妈给你,给你。

万和2000万相比,是傻子才不同意呢?等孩子生下来,她再想办法把钱弄回来就行了。

就你贯着她。瞪着肖玲玲,林镇宏相当不满道。

没事,女孩子嘛,就是要贯着的。说着,肖玲玲一笑,搂住林梦筠道,来,小陌,妈陪你回房间去休息,我们走。

林梦筠撇开头,任由肖玲玲搂着往楼上走,可垂在身侧的手,却渐渐紧握成了拳

哇哇

八个月后,医院的产房里,婴孩无比嘹亮的啼哭声传来。

让我看一眼孩子

虽然这个孩子并不是林梦筠想要的,但这是用她的卵子,她怀胎十月孕育出来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没有半点儿感情。

只不过,医生却完全不给林梦筠看一眼孩子的机会,孩子一出生,就被护士给抱走了。

让我看一眼,就看一眼

别乱动,这可不是你的孩子,有什么好看的!

当林梦筠艰难地撑起身子想要去抓住抱着孩子离开的护士时,她却被医生一把摁回了产床上,无情的声音里,是浓浓的警告。

那医生,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女孩关你什么事,躺好!

林梦筠还想要起来,可是,浑身却再也使不出一丝的力气来,视线恍惚中,渐渐地,她昏睡了过去

五年后,总统府邸。

叮铃铃

林梦筠,快点,总统回来了。

啊!什么?看着一个个往外飞奔的架势,林梦筠是晕的,今天可是她来总统府上班的第一天呀!

别愣着呀,总统先生回来了,大家都要去楼下大门口列队迎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