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末世农女-末世农女小橙汁在线阅读


(全章节)末世农女-末世农女小橙汁在线阅读

《末世农女》 第2章 她想杀我啊 内容试读

张庆走到桌子前坐下,招呼刘氏和小胖子过来吃饭。

  许大郎他们捏紧拳头,怒容满面。

  “这个吃独食的,杀鸡也不知道送过来给我们吃,好像缺她这只鸡吃似的。”刘氏骂道。

  “听到你娘的话没有,下回杀鸡了就送过来,孝敬老人是你们应该的。”张庆板着脸。

  两人瞅准了四个孩子的碗,举起筷子想夹张桂英刚刚分的鸡腿肉。

  砰!

  哗啦!

  桌子被掀翻。

  饭菜全倒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呆住。

  许小鱼慢慢地开口:“既然你们不缺这口吃的,我们也不想勉强你们吃,大家都不吃吧!”

  小胖子哇的一声哭起来:“我要吃肉。”

  “你这个小贱……”刘氏倏地起身,恶狠狠地瞪着许小鱼怒骂。

  然而还没骂完,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许小鱼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双筷子,指着她的喉咙:“卖了我,我还得帮你们数钱敬你们是长辈?”

  “你、你想干什么?”刘氏破音。

  张庆怒喝:“给我住手,许小鱼,你这大逆不道的贱人!”

  “养我的人是爹娘,跟你们有什么关系?怎么,逼我娘嫁老鳏夫不成,又想逼我?你那么喜欢老鳏夫,怎么不让你婆娘嫁?”

  “我命令你立刻放开你外祖母。”

  “外祖母?她生我娘了还是养我娘了?”

  许家的人都被许小鱼的彪悍给惊得一时半会忘了说话。

  “滚不滚?”筷子往前一送,紧紧顶着刘氏的喉咙。

  刘氏失声尖叫:“当家的救我,她想杀我啊!”

  “许小鱼,你别乱来,杀人要偿命的。”张庆也被许小鱼这凶悍的模样吓到。

  “那你们滚不滚?”许小鱼阴沉地道。

  “我、我们走。”张庆往后退去。

  许小鱼这才收回筷子。

  刘氏拉着小胖子,魂飞魄散地往门外退去。

  “你们给我等着。”张庆放了狠话,在门口那正好遇上许五郎。

  他狠狠一把将许五郎推倒,头也不回地跑了。

  许五郎一摔,立刻剧烈地咳嗽起来,那样子仿佛随时都会咳断气一样。

  “五郎,五郎……”张桂英吓得魂飞魄散。

  许小鱼快步上前,抓住了他的手腕。

  这病……马上就要入冬,若是再不治,只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

  许小鱼动用了治疗异能,才让许五郎停下咳嗽,可她却差点倒下去,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许家手忙脚乱地将许五郎送回房间。

  许五郎暂时没有危险,许小鱼也没拦他们请村里的铃医。

  铃医瞧见许五郎的模样,狮子大开口:“你们得先给二两银子,没银子不诊治。”

  张桂英气得倒仰:“人命关天,你连看都没看就要二两银子,欠你不成,你怎么不去抢?”

  二两银子够他们一家子半年用度了!

  “命就不是钱?万一你们拿不出这二两银子,那我岂不是白忙活?许家的,这天底下没白干活的事。”铃医一副没钱免谈。

  在他看来,快死的人才是最好赚银子的,死人可不值钱。

  许小鱼冷眼瞧着这个吃相难看、没什么本事的铃医,忍着头疼淡淡说了句:“给你二两银子,你保证能治好我五哥吗?”

  “这天底下哪个大夫敢保证一定治好谁的?你这小傻子是不是来找茬的?”

  “只有庸医才会这么说,有本事的大夫都不会像你这样!”

  被戳破的铃医跳如雷:“你个小贱人,敢骂我庸医?好好好,这回没有十两银子他就等死吧你!”

  许有才连忙赔罪:“孩子病了胡说八道,我马上让婆娘给你二两银子,你心善别与孩子计较,先救孩子吧?”

  “聋了吗?十两银子,没用的上门狗,敢跟我讲价?”铃医怒吼。

  “滚!”许小鱼指着门口,“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

  “你个狗娘养的,你爹要不跪下拿二十两银子求我,那病秧子就是被你这扫把星害死的。”说罢,他气冲冲地走了。

  许有才追出去拉住他。

  “滚,没二十两银子你就等着给他收尸。”铃医狠狠推开许有才,头也不回离开了。

  “小鱼,你这孩子……”张桂英心急如焚,指责的话始终没法子说出来,心一横,将家中所有积蓄拿出来,“大郎二郎,你们赶紧背五郎到镇上找大夫去。”

  “五郎,不管花多少银子,爹娘都回治好你的。”

  “生死有命,死就死了,以后你们也少个拖油瓶。”许五郎气若游丝。

  “那怎么行,你是我的儿子,就算拿我的命去换你好好的,我也愿意。”张桂英双眼通红。

  许小鱼生于末世,长于末世。

  末世人情冷漠,因为就算是亲生父母,也可以为了活命或是一口吃的,将儿女弃之不顾。

  许家倾尽一切为了留住亲人的命,让许小鱼生出一些感触。

  “爹,娘,别说了,我们先去镇上。”许大郎作势要背起许五郎。

  他们没有一个怪许小鱼把铃医赶跑。

  “不用去镇上,我能治五哥。”许小鱼制止他们扶许五郎的动作。

  一屋子的人都呆呆地看着她。

  “我能治五哥。”许小鱼一字一顿地道,“我以前学过医术,而且你们也不要再移动五哥了,他身子骨受不住。”

  半晌,张桂英才呐呐开口:“小鱼儿,娘没听错?你说你以前学过医术?”

  “嗯,我想起来的就是我学过医术的事。”许小鱼面不改色。

  原主的身世本来也跟医术有关,她这也不算撒谎。

  “你真的能治好你五哥?镇上的大夫都说你五哥的病只能养着……”张桂英说到这红了眼。

  “他们不能,我能。”许小鱼保证,“但是五哥要吃点苦头。”

  许五郎仿佛听不见她说什么,什么反应也都没有

  失望多了,就不会再有希望,对他而言,死才是解脱。

  许五郎苍白阴郁的脸,让许小鱼微微皱眉,她握住许五郎的手:“五哥,你要相信我。”

  许五郎望着她,那双清澈明亮的眸子带着某种让人信服的力量,神奇地安抚了他死灰一般的心,燃起了一簇小小的希望火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