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川:人间有雨不寂寞(组诗) - 嘉州程川的作品集


程川:人间有雨不寂寞(组诗) - 嘉州程川的作品集

夜雨无声

世界真的静下来了吗?

梦靥如暗礁潜行

哪怕没有一个知音

想说的话,你说给

另一个自己听

风拧干夜色。擦亮

彼此。一起继续翻山越岭

古镇雨夜,寄人

雪不适时宜的话

雨,替他说了

每一滴雨,都是直肠子

而此刻,大地上

有多少寂寞的梦?

雨,守口如瓶

清明,归来的雨

怕生的乡下人

先是一个

后来是两个、三个……

怕赶路的一脚泥泞

踩脏了梦的脸面

一个个都不敢敲门、进门

就那样一直让春寒的风

搀扶着在檐外。执着地

凿着谁的乳名

雨,继续……

许多时候,雨滴是沉默的

格窗外,望得见此岸

望不见彼岸的春水

是沉默的。秋波是沉默的

许多时候,雨滴是沉默的

蹑手蹑脚,走过人间

一顶斗笠倚在墙角,替墙上的

主人,继续发着呆

唯有,院子外飘过的一把黑伞

长着一张乌鸦嘴。一把花伞

更是添油加醋地兜售起雨声

母亲在雨天远行

2018年5月26日

清晨的细雨

都成了上天抛在人间的

伶仃的孤儿

我收留了其中的一滴

用余生的思念将他喂大

冬至,暖阳

拨开宿雾,就为了证明你尚未走远?

是的。你一直就在原地

将谁等待?

浩荡天风刮走地球和尘埃

你是一帖灵药

贴在天地人间的肚脐上

人间有雨不寂寞

近在你的檐前,低吟

远在雪山之颠,隐居

抽刀断水,酒入愁肠

在你的杯中,与火同眠

在多少肉眼

看不到的泪中、血中,与你

泪中的咸,与你血中的寒

达成了和解。

雨的交响

谁说微小之物卑贱?

雨打破世俗的常识。在天地间

踱着长生不老的步子

翩翩于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

雨管辖着天下的院子

不会区分住着的是权贵还是庶民

就因此多给或少给几滴雨。当然

几粒青翠的鸟鸣会附赠给早醒的灵魂

雨,赤身上阵

为了把天光释放

捅破了遮天蔽日的乌云

却让尾随的茫茫夜色装进了套子

雨是酒的卧底,不恋金樽

作了断肠的药引

却怀揣赤胆

与野村孤灯,一晌贪欢

古人多喜欢酒,有说辞

“古来圣贤多寂寞”

古人多喜欢雨,又为何?

夜雨芭蕉一同煎服,可治寂寞

有着温软可及的细小毛孔

每一滴雨如一首首走调的老歌

孤独、真实,触手可摸

一同走过长夜的阳光却面目模糊

谁说风雨同舟?雨声

一定泄露了什么

阳光与风的刀子将它通缉

血和泪,因此成了一对窝藏犯

克隆的雨和雨声

迷惑了——

亘古昼夜的耳朵

为雨把脉的草木,却三缄其口

落在庙宇的雨,终身修行

落在山林的雨,终身浪迹

落在深宫的雨,终身幽禁

每一滴雨也有着各自挪不动的命运

雨丝如线,装订一册册青灯黄卷

落叶的跟班,合上了

雨和时间的不堪。雨在雨里

洗去泥污,婴儿般又一次诞生

别要嫌弃雨,百年之后

当一切归于沉寂

也就只有雨,觅着荒草而来

陪我们说几句话

雨的通透如同镜子

万千的雨滴是一面摔碎的镜子

雨舍身成就了河流

但河流会让他们破镜重圆么?

青山一脉拉出屏幕,雨的大片

即将上演。过滤掉喧嚣的

默片时代,配音

是否还是这颗让雨声喂大的心跳?

雨是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代言

有人眼中,雨是冰冷、坚硬、浑浊的

另一些人眼中,雨是抽打人间的

鞭子。是天边放牧的马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