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右脑安放着爱情(组诗) - 陈莫的作品集


我的右脑安放着爱情(组诗) - 陈莫的作品集

on> 轻拿轻放
给你寄一只玻璃瓶。里面装满了
三亚的、丽江的、厦门的、青岛的、乌镇的
大海、空气、风、阳光、夜色
那些,想和你一起去
却只能一个人去的地方
我把它打包回来
快递单上,慎重写下几个字
轻拿轻放
就像,我们之间的感情
一颗雨珠
那天是芒种,下着细雨
我撑一柄水洗蓝的伞
伞面盛开虞美人
路过一棵丰茂的紫荆
我停下来,看心形的叶子
在风中轻轻颤栗
叶片上滚圆的雨珠互相追逐
偶有一颗悬崖勒马
坠在叶尖上,像悬而未决的
爱情
我真担心她摔下来啊
那种粉身碎骨的疼
年轻时,我有过一次
紫藤
一夜风雨,落花满地
这些轻盈柔软的紫色花瓣
和着那些忽明忽暗的旧时光
从花架的缝隙里
一起簌簌落下
在进入车库前的坡道上
我拍下这个缤纷瞬间
想发给你
好的感情大抵也是这样
花开过后
你依然觉得她很美
差错
那天,你说来看我
我端坐在镜前
描好了眉
涂好了口红
挽好了头发
穿上了那条最好看的白裙子
怕出一点差错
我知道你不会来
但还是怕出差错
我穿上了那条最好看的白裙子
挽好了头发
涂好了口红
描好了眉
端坐在镜前

蝴蝶结

年轻的时候,我的衣服
只有黑白两色
那是我对这个世界偏执的认知
而今,我试图
用缤纷的色彩
来掩盖漏洞百出的生活
如果,你多打量我几眼
一定发现
我很多衣服上都有蝴蝶结
或大,或小
或张扬,或隐匿
那是我在这苍老的尘世
仅存的少女心
醒来(其一)

一阵鸟鸣,将我从睡眠的深渊里

打捞上岸
隔着窗帘,薄雾般的晨光里
我一点一点苏醒
像一粒蜷缩的茶,在开水的冲泡下
慢慢舒展开来
此刻
天空干净,身旁的你
是一朵触手可及的云
醒来(其二)
昨晚 ,我醒来三次

三点醒了。五点醒了。六点又醒了

在这个平和年代
我内心有风暴,有万马千军
我睡得如此动荡不安
只因为

梦里,你要离开

于是
我只好用一次又一次醒来

来阻止这场离别

梦里,我声嘶力竭

醒来,我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等星子的人
长江边,暮色苍茫
一条溺水的船
被柔软的夜色打捞起
城市在远方闪烁,一盏灯是一颗星
或者,每一颗星都是一盏灯
一颗星
撞向另一颗,是毁灭
所以,它们一再保持恰当的距离
直到今夜
你走在水边,像一颗星徘徊在天边
我们走在水边,像一颗星走向另一颗

我也是有疤的女人了

右下腹,开一个五厘米的小口子

半个小时,身体里就轻了一点

二十年前,高考前夕,就痛过一次

那个陪在身边打点滴

一边给我讲解功课的男孩

早已为他人父

后来,再次复发

谢绝了医生的建议,在病历本上

签下:拒绝手术

谁的身体里没有一点隐痛

现在,终于学会了割舍

打过麻药的身体,再感觉不到痛

窗外那棵树,身上有无数道伤疤

它身上的疤也很美

雨中游园
临湖而立。细雨跌落水中
撞碎了湖面,心轻轻地颤了一下
垂柳在对岸摇晃
风从背后来,温柔地拥抱我
耳边是呢喃的鸟鸣和花开
世界静下来了,时间静下来了
只有砰砰的心跳声,像一只
乱了分寸的手表
白色铁栅栏门上,两把锁
把持着满园青草。诱惑
流水一样漫出来
你轻轻扒拉开一把,却怎么
也打不开另一把
要撬开一扇紧闭的门终究是困难的
那座桥,撑伞一起走走吧
在桥的最高点,停留一会吧
看河水簇拥着,流向未来
风雨和深情,哪个把桥面侵蚀得更深刻些
在一艘钢结构大船的阴影里
虚拟一张船票,虚拟一次分离
我终于柔软下来,闭上眼
栀子喧哗,大雨你尽管下吧
我只负责六月的繁华
叮当一声,咖啡馆门口那只铃
撞击了一下
你推门而入。像你推门而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