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村庄 - 水云生的作品集


母亲的村庄 - 水云生的作品集

母亲的村庄》组诗

1. 风的断想

风从远处翻山越岭归来

带回雪花一般瘦弱的孩子

蒲公英 蒲公英撑起五月激情的旋律

匆匆 在这个奇迹般闪烁蓝光

悲伤的五月激起涟漪

蒲公英 轻飘飘的孩子搬迁着阳光火热的吻

将五月装入时代的旅行包向远方去流浪

树本能的朝孩子们倾斜着张望的叶子

树扛住了繁密的枝丫

扛住了沉重如白云村风干了的记忆

树企图摆脱笨拙之手向孩子拥抱

但是不能 孩子们已匆匆离别

企图为她们编织嫁衣的手啊

已捏不住阳光的针线

她们的爱恋突如闪电

谁为她们烹制泥土可口的香芋

谁为她们烘炒松鼠般机灵的花生米

她们必定都要离去

就像时光之神必定会挪动死亡的脚步

她们走的如此急促

不堪带去白云村一粒布谷鸟含在嘴里的爱情

不堪捡拾一片叶子在风中的颤抖

不堪背负一只蟋蟀珍藏在石壁下的孤独

树只有默立于村庄中央

保持满脸皱纹一如既往千年一叹的模样

默默祈祷 默默为流星的灯盏添加香油

默默用思念的苦拨亮一节节困惑的灯草

岁月雕琢了树满脸沟壑

泪溶解了树所有简约和善良

泪光中 云霞的仪仗队为孩子们撑起顶顶花轿

一路路怒放的花朵哭哭啼啼走过望眼欲穿的村庄

2. 寂寞的坟墓

村庄坐在山沉沉欲睡的怀里

老人独守空谷聆听山风低诉

母亲的坟墓坐在石头身边

任茅草野藤残食悲凉的尸骨

年轻人走了 留守了一冬的孩子也将离开

这个村庄就一直这样晾在风中

如褪色了的衣物无人收捡

老房子倾斜了也就斜了

歪脖子树儿依然歪着脖子疯长

白茅如同拉链几度将山路封锁

又被老人艰难的拉开

留在村里的老人留得住坟墓的寂寞

留不住岁月的切割

坟墓里的眼睛如点点豆灯

颤抖在村庄冷清的夜空

坟墓

有时也为想家的人留着回家的门

守着寂寞也守着期盼

3. 水的祭奠

成长为村里的奇迹

成长为一株瘦弱的芝麻的果实

一朵花、两朵花步步张扬微弱的灿烂

我成长为母亲钦点在地里的王候将相

成长为白茅和麦草向上苍咂谢的司命

成长为小溪里山泉的统帅

乱石与雷雨对阵的战鼓擂手

母亲从前是一朵水做的云

阳光将她嫁给白云村坚硬的石头

白云村的云之所以白 区别于他乡

因为母亲的名字叫水

致清之水 区别于大川之水

因为我乃白云之子 我叫云生

我所有的诗叫云生的诗 区别于海子的诗、大解的诗

我也将成长为水

成长为守侯一方山村的雪雨云雾

于清晨或傍晚 滴落于绿叶之间

根来将我喝下 阳光也来将我喝下

我也将成为血泊中斜阳的帷幕

成为山茶花花骨朵里泪水淹没了的相思

母亲曾于岁月余光中裁剪云朵

朝霞晚锦呈献给了山谷

汗水和被汗水淹渍了一生的眼睛也呈献给了山谷

我用什么来祭奠你啊 村庄里的母亲

除了米酒 腊肉 除了香烛 纸钱

还有白云村的净水

还有我的瘦弱之躯 云生的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