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文艺》2021年第11期|杜志民:八月前沿(组诗)


杜志民,一九四四年生人,祖籍河北省清河县。一九六八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外语系,一九七〇年入伍,历任北京军区战友歌舞团编导、解放军报社高级编辑,一九八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自一九七四年始至今,先后出版诗歌、散文、小说集及《易经》学研究专著十余部,代表作有诗集《山地风》,散文集《和平之子》《独自舞蹈》及诗文合集《杜志民作品自选集》。

(组诗)节选

■ 杜志民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致血性

雪花张开翅膀肆虐于阴风之上 喂养悲凉

岩羊从万丈悬崖跌下 创伤击碎了梦想

痛苦 由此诞生 一滴滴 穿透心脏

加勒万河谷的风雪季凝固了空气和营帐

还有 人的大口地呼吸 调皮地笑闹 以及

发呆的晨雾和夕阳

不该来的终于来了 群狼陷溺于谵狂

躁进 狞厉 将贪婪之火踩响

越过班公湖中界 手持棍棒

他们 再一次遗忘了 刻骨铭心的 过往

阴风还是撞上阳刚 我们的团长

大张开臂膀 把

尊严托举到世界面前:

为和平隐忍 为正义伸张

徒手入白刃的血性

于海拔四千米的光影里燃亮

四位烈士 四尊雕像 英雄由血火熔铸

他们坚信 生命是一次壮行

决不向死亡服降

以身许国的铁誓 一瞬间

谱写成使命必达的绝唱

他们原本农家子弟

没有开挂的人生 一步步

踩石踏浪走来 一天天风雨里茁壮

革命连队里

教会他们懂得 要炼出真钢

必须拉紧风箱把火烧旺

平时 他们对大地上和平的事物

总采取托举姿态

在最钟爱的曲子里

也从不以苟且填词 背叛时光

而此刻认定 壮美是青春的解说

名节是昆仑的脊梁

血染的风采 是五星红旗的注脚

大义凛然里 无言的信仰

是伤痛陨落在土地上的响锤

是大境界里

前方献给后方的良厚慰藉 慨然的宣讲

陡峭的生命 早熟的肃穆

即使 阖上眼睑

—样 能用军姿缔造大海和峰峦

一样 排拒平庸 以英雄独有的方式

击碎一切冒犯潮流的浊浪

中国人于五千年文脉里成长

中国枪 大笔如椽

依弹道 写就过多少春风大雅

秋水文章 一篇篇

比黎明更高峻 比遐思更深刻

比云霞更绵长

不怕苦的脾胃 消化得了世间最硬的坚卓

最旷远的沧桑 冷峭的岩壁高蹈于时间之上

中国 军人 即使在倾斜的肉体上题壁

也一样风仪高扬

不怕死的心肌 气脉贲张

血浆和骨头 在

冰雪和冻云里 照样

雄怀广被地歌唱 一声铁质

一声钻石的光芒

高处引人向往更高的方向

一位诗人说过 生命的悬崖

只有鹰能描述 然而

在鹰都不曾到达的地方

中国官兵

以自己的血肉和宏大镜像

诠释了生命的全部辉煌

孤石村:致我的第二故乡

瘦削的冬季来得并无异趣

摇晃的苍白 和着

蹒跚的足迹 在一枚汉字的意象内迭起

冷凝的四壁 冻云摇荡松针的暗色

大风起兮

吹散了 塞外小山村

窗棂上悬停的一支歌曲

《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正播放

凄美的 爱情

玉润的音符里 跳闪出 一泓春溪

这是驻训过的地方

此后的三个月光景 我们

就同沉默的大山 生疏的乡音

待在一起 和

灶火 炊烟 牛羊 土鸡

以及桑园里的灰喜鹊 相聚

一见如故的众生 待我们相见如宾

温暖垂直落下

如阳光挤入柴门

繁复着嘘寒问暖的蜜意

孤石村 从此 浸渍士兵心灵

一方冷峭的岩壁

燃烧着 成为火焰

随军旅的行脚 千里奔袭

军人在生身的第一故乡之后 又有过

多少个故乡啊 多少故事

山高水低 风蹙林密

大漠沙扑营帐 黑水击打背

寒暑瞬息交替

千山鸟飞绝的绝地

万径人踪灭的偏僻 我们的军营

扎在哪里 家乡就在那里展开

把武装和灵魂安顿好

将快乐和孤寂

紧绑一起 锻打铜墙铁壁

城镇是土地绽放的花朵

歌舞是生活的涟漪 我们

的营房在新搭的脚手架旁

一声军号 唤醒晨曦和情绪

轰-6k 歼-20 凌空飞过

为家国安全 织体严密

所谓故乡乃我们使命发轫的一隅

强军梦的场域

故土难离啊 于其上题壁

好写山呼海啸的诗句

甚至 想象天上那轮新月也是故土 那里

玉兔在河边清洗影子 嫦娥摊开新的记忆

仙去的李白

辛弃疾们于月壤上正促膝长谈 谈

古典军旅诗帖的历史缘起 我们相信

只要心里有云卷云舒

有祖国母亲叮嘱的金句

我们就会有诗意盈然的栖居之地

心在天涯的期许

我和我的班长:致大地

开训时节 兵们和枪的准星一起 到场

花儿正路边思量 是迎春第一枝呢 还是

汇入宏大的合唱

只有山榆和语焉不详的风交谈

好消息 一个撵着一个 跑来 战区繁忙

奔走的青春和陡峭的战斗靴同一指向

此刻青璧山下青璧河 正举着激情 动走

一声白一声蓝地嘹亮 大阵仗

漫过半条黄河长江

现在我们已抵达山巅 衰草离坡

烟树成墙

脚下踩着全部微曦和诗意平阔的幻想

春风香路草 不只在阡陌

而在 我和我的班长

战情鼎沸的胸腔 节奏昂头 承载着

边鄙之地 承平已久的 瞩望

演练的队伍拉得很远很长

乡野仁厚 民风纯良

生命的自然本真

都在俯仰天地的大风歌里回荡

我和我的班长

肩扛大地情意和烤蓝镀化的钢枪

愿望如许 次第走进百年新梦

意兴遄飞

鲜花举起朝阳 麦地抬高粮仓

重锤响鼓 风头无两

摘一束岩壁悬浮的野生蔷薇

连同它们些微的幽香

把归来雁群摇荡的欢呼

转化成天空美图 献给

能容万物的春风十里

不染尘埃的沧浪之水 以及

博大情怀的北方大地

厚德载物的大地苍茫

我和我的班长 都是大地的儿子

北方大地的儿子

是攥着拳头生长的高粱

北方历史书写的诗行

叩关函谷 山高水长

是我们滂沛的 精神和力量

而当我们亮出钢枪 那或是最后一仗

兄弟两字便完成永恒的黏结

无言的 宣讲

野旷天低树的意境里 我们会重新燃烧

江清月近人的芳菲内 我们将世界点亮

再没有 贫穷 冻馁 一帘疾苦 泪打匣窗

和平飞翔的鸽子和誓言叮当的太阳

骄人地

于大地苍茫里自由歌唱

兵们诗意的生活:致美感

一只灰喜鹊飞入旧梦

她衔着一片月色一粒星星

她眼神里储存了太多太多的家乡照片

麦田 柴垛 落日 草丛 还有

俗常的犬吠 细小美感的鸡鸣

母亲忙碌的黄铜茶炊

麻雀 在连队的操场边角觅食 它们

抬起芭蕾的脚尖 点着空气走动

蚱蜢们从来都是草地精灵

以弹跳昭彰轻功

蚂蚁的部队出发了

在雷雨之前 精致地

躲开泥泞

路边的黄牛嚼着阳光和青草 一匹

丝绸在它背上朗诵晶莹

驻地那条无名小河

即使冬天也在奔走

并不完美的自然安静 吟咏成幽思

串起叮咛

远方有叩关函谷 浮世有大雁长空

随手捡一枚鹅卵石子

里面画满甲骨纹理

横一笔春夏 竖一笔秋冬

势不由己的阳光凌空垂下

将清水里的蛙鼓唤醒

大地褶皱处藏多少秘密 都愿说给咱听

即使战争来临 置身于炮火和弹雨

我们一样

能体味出诗意 譬如

雷霆万钧似黄河大合唱的八部轮唱

烟火熄灭若“林花谢了春红”

渴了 便饮杯里云的倒影 端看

弹匣内的粒粒弹丸

美如一颗颗金色饱满的良种

阵地平静如初 一如美德

连警敏都抖着骨头的坚硬

大风起兮 风是上善若水的旗帜

云是火中涅槃的钟鸣

翻开军旅第一页 士兵开始浪漫抒情

未婚妻来信了

她寄来了家乡的消息以及

脱贫山区的新梦 秋天泛黄了 九月枣红

桑园变成她直播带货的基地

一筐筐甜美泡成笑声

读到生机勃勃的葱姜蒜

“乡土画派”里的田畴

延河品味的南瓜 以及玉米 豆荚 花生

小院里杂花生树 缺月挂疏桐

苦难都长成了花朵

打开信封

倒出更多的是思念和叮嘱 还有

家人心中共生的小秘密

羞于灼灼绽放的愿景

阵地一角,读辛弃疾词

走下雾气乳白的演习阵地

跨步入一阕宋词

我的兄弟们将一缕香烟卷了吮嘬思无邪

堑壕啸闹成情绪的唯一

挽过前朝点兵的马匹很想以

脚下的藤草抽打让蹄声喘息着驮上

雷雨让机枪和现代诗握合然后

在热浪推涌下,替老将军将故土收了

青丝漫过白雪的陈旧,丹云垂天

那枚战袍边的花树,也一定

挂成今朝梅的眼瞳,仍有滴血的

愤懑魂归故里。铜号的睫毛无需向

我顶上的五星膜拜,来世均雄关漫道

如铁,须把悲剧定格在悲壮之上

秋天太深了,品格端庄。黄金

无畏地向天宇泼洒

我独揣着几行汉字的

魂魄,守在阵地的莺飞草长里。然后

重新点验枪的河床,以日月摆渡自己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