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村


马村

宣平溪流经马村

时光抖了抖。马不回头

拴马桩,拴在遥远的码头,繁华归隐

烟火,勾勒桑田。扯开嗓子

一排排舟楫,浩荡。那些木头、茶叶、瓷器

风一样解开罗敷的畲乡

嫁娘,顺流

而下。油纸伞属于老街

三两米酒,几粒清澈的号子

属于微醺的外来客。漏风的旧事

挂在墙面上,深宅里的

房梁上。而更多的却锁在老人哑默的

口唇中。他们不屑叙述

不屑将一个家族私密,翻来

炒去。马村的

红布条,包裹族规

和上百年的训诫。老掉牙的马,从不会把一颗牙齿

落下。马村不姓马,但村中人以青山

为马。在村前

草滩上,一群猎奇者,总喜欢

将这儿的草

叫马草。而马下的

生活,是马村人至死都不愿揩去的

油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