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


老屋

我不喧哗。不进入激流

不争取黎明和太阳,不争取绿色

我不奔跑。没有码头和群山

没有邂逅和灵符。等人群散尽

我把自己藏在屋角,藏在

一把稻草中间。我不发芽

我喜欢自己是干瘪的皮囊

是一把空空的锁

不需要钥匙和密码。雨水和风

也不能把我打湿

我不呼唤父亲母亲

不埋锅造饭,不吃叶子

我只站在投胎的地方再次嚎啕大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