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散文诗》2021年第10期 | 自然的秘密令人敬畏(5章)


《星星·散文诗》2021年第10期 | 自然的秘密令人敬畏(5章)

流水的秘密令人敬畏

最温情的是流水。它在无休止的苦旅中孕养了整个世界。

最沉重的是流水。它一直怀抱着那么多幼小的水的婴儿。

最尖锐的是流水。它一生冲荡的河堤与悬崖孤绝如刃。

最苦难的是流水。它永远困宥于有形与无形的渊薮与桎梏。

方以类聚。最朴素的一滴水,汇成世界的溪流、湖泊、江海。

它让我相信:水既有形态,更有力量,还有奔赴远方的伟大理想。

最大的可信度,是它必须与大地相依为命。

它的眼光高于生死。它的内心潜藏了无数荡漾的激情。

所有的河流都有蜿蜒的缘由,所有的江海都拥有自我的苍茫,所有的水滴都懂得溃败和舍弃……

一条河足够坦荡,另一条河略有婉约,所有的河流都闭口不言。

酌水知源。自然固有的秘密,远远大于我们对一滴水与一道流水的理解。

太阳有着最高的规则。它覆盖人世所有的疆域,并一同照耀并不平静的水面。

寂静之水、温婉之水、滔滔之水、恶浪之水。虚无主义之水、现实主义之水、浪漫主义之水……同舟共济者,一同分享了流水的欢愉,也共同分担了浪尖上的惶恐。

谁都可能成为流水之上的摆渡者,但最终都将成为被普渡的人。

为了救赎,那些善于在水里游走的人,最终都被埋于水底。

白水鉴心。清者,是因为在时间的流荡中滤尽了身体与思想的尘埃。

万壑争流,不蔓不枝。浅洼浊水并不平庸,同样令人敬畏。

能够说出的不一定都那么美好。深藏于最深处的,可能才是最汹涌的风暴。

回旋、跌宕,顺流、溯游,无情、深情。

边岸入目的时间恍若不逝的流水。

我知道。一条流水的爱正暗暗施予,仁慈,悲悯,亲切,温和。

一条船满载青绿山水,载日月星辰,载光明与黑暗,也载你和我。

载那些与自由等高的悲欢,载这世界海晏河清的安宁。

一滴雨,邂逅可能是最好的预期

大雨未至。某种被衍生的可能性正在孕育。

我知道,我早已是雨水中的一滴,即将绽放晶莹无形的微茫。

滴水穿石。不需陷入真相与假象的悖论。

风一吹,我就会来到你身边。

我将沉湎于你的线条和忧伤,也将俘获你的自由和传奇。

风尘转换之间,所有在路上的浮萍都将随一滴水的诞生而绽放。

邂逅可能是最好的预期。

风起水涌。一滴雨,无法约定与承诺,也无法满足人间所有的欲望。

但它像一枚枚果实,让焦渴的人沉沦于无妄的奢求。

我明白,它不需知道源头的深远,也不需深究云图的心事。沧浪之水也有翅膀,像那些怀揣灯火的人,始终可期黑暗中的光明。

俯仰之间,我能够触抵到的,是比秩序中的远方还要澄明的真理。

用一支笔,一张纸,将思想里轮回的水滴轻轻安放。

在干涸与润泽间更叠,一同苏醒的,还有刀锋与闪电。

在蒸腾与飘洒间进退,水的丰富性和延展性,足以冲荡时间的桎梏。

多好啊,在语言融汇的水意中,感喟总是多于叹息,发韧总会超越终结,热爱终将倾覆冷漠。

多美啊,在流水绽放的语境中,一朵花正褪去青涩,一首歌正升腾于江湖,一首诗正朝向远方。

一个伫立于风口与浪尖的人,正如一滴不逝之水,悄然闪现于一江春水的潮头。

闪电向大地献出不朽的玫瑰

我是我们中的另外一个。

我们始终保持对一切温暖的钟爱。而我偏执于在渐起的光明中,努力融化慢慢消失的寒凉。

我们学会了从稼禾,草木中倾听大地的掌声与夜晚的私语。而我却从一江春水中嗅到了即将澎湃的危汛。

但我仍是我们中的一个。

有人继续爱着。有人终结了幻想。

一块冰凌也有深度的表情。昨日融化的挽歌与颂词,既不短暂也非永恒。

一支蝶翼抱着所有的火,为生而死。既愧疚,又忘我。既惶惑,又无畏。

无常中,总有不谙世事的人,以不辩之姿,爱我,爱我们,也爱世间所有黑白分明的人。

此刻电闪雷鸣,行人隐迹。

庭院里荡起我不熟知的美。是的,美从无缘由,从不来自想像。

一支支闪电向大地献出不朽的玫瑰。

大雨倾洒,在它愿与不愿的相逢之地。像被时间反复叩问的问题,不断被接受,被认领,被否定与肯定。

明天,一个平常的日子,或许仍有回忆和悲伤,有更多的欢笑和热泪。

但一定有我一一

怀揣信仰与执念,如阳光挥动华美的丝绸,向我们致意。

此刻,雨停了。只剩玫瑰绽放的声音。

只剩不断耀起的闪电,照耀更加晶莹的大地——

我仍将回到我们之间。

雨中安放的翅膀

大雨有滂沱之势。

天色晦明,惊鸟的预感一一呈现——

风声雨声草木声,稻花香里隐去的虫鸣声,小儿朗朗的读书声,它们悄然出离于虚构。

一切都不是坏消息。一场雨,带给怀揣念想的人莫名的感动。

我也乐意接受风雨的教诲,用浩荡辞海洗净原本不多的虚名,仅剩的荣辱也如淡淡的尘埃,发出萤火一样的光明。

一只蝙蝠,像一个追随者,悄悄掠过我的头顶。

更多沉默的人突然苏醒,说出取悦世界的语言。

闪电牵着孩子的手——“把黑暗中最美的光明传给她”。

她来不及说出爱和忧伤。瞬间的抚慰,颤栗的双手覆盖了她小小的羽翼。

黑暗分裂于雨水,形成了更广大的沉默。

幸免于难的蚂蚁经受了审判,飘落的花冠遭遇了暴力的质疑。

而我已习以为常,用一滴雨修葺自身。

看起来,我好像拥有了一双雨中随处安放的翅膀。

地平线上的光芒

宁静。虚怀。起伏。延展。

所有的光芒,皆升腾于地平线的苍茫与辽远。

日月。星辰。灯盏。篝火……

这些光明的源头,世代朗照,给过去、现在、未来的我们从未消逝的温暖。

庙堂与江湖,颂辞与挽歌,功名与淡泊,出世与避匿——

地平线上,一切飞短流长,交织于时间的净土,在光芒的包容中激荡出永不静肃的新的涟漪。

当源头的光明暗淡,地平线上闪烁的霓虹,也足以从另一种角度,用人类创造的光明,映照出浮世的轮廓和真相。

迢遥的地平线,耸立着文明的源头、英雄的地标、巨人的原乡、平民的故里。也可能,深藏着时代的废墟、罪人的深渊、败类的旧址、莠民的坟茔。

我们站着,既使身披斑斓,也并不一定高于地平线。

我们终将躺下,既使身负厚土,远离光明,也可能并不低于地平线。

沉默是金吗?光芒永远都泛动着金色的质地。

大地上,地平线一直保持着沉默,始终载负着律动人间那永恒不泯的光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