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刊》2021年9月号上半月刊|海男:私奔到了月球(组诗)


《诗刊》2021年9月号上半月刊|海男:私奔到了月球(组诗)

代表作

私奔到了月球

我住在最小的阁楼,离壮阔的世界遥远

你的身体,有沙漏的爱,但内陆之上

帆船和波光,阻隔了我们

纤维拉力绳上,荡满了午后的云和衣服

浮光掠影,只停留了三秒钟。我拒绝

在太阳的炊烟下面,出卖我的秘密

幻变、涩味、迷离,这些境遇遇见了

孤独,你该有多虚幻无穷。我在什么样的

魔戒中,才能停止自由的放逐

趁我还没变心,在黑夜远行,与梦中人

谋略未来的蓝世界。巨大的天穹

有一只鸟巢,长满了惊世骇俗的羽毛

飞吧、飞吧、飞吧,这召唤

让我脱胎换骨,拎上箱子,私奔到了月球

新作

南去的一座古堡

无意识,关于时间旅行者的故事情节

在我们保留下的回忆里,南去的一座古堡

在它成为废墟之前,曾飞出过一只神鸟

有时候,人就想神秘地消失,成为一只鸟

成为它羽体下并不沉迷于虚无的,鸟巢中的

一只比钢笔土豆花蕾还轻的鸟翼

有时,我的消失,已无踪迹可寻,但在我

打开的门扉、天窗、后花园枯萎的盆景里

有我介入生活的一丝丝气息

意义,早被乌有之乡放弃。无意义,成为了

辽阔星际线上,人获得冰冷和热烈的感受力

为了像一颗磁石活着,我们要付出多少代价

媚俗,永远在纠结于我们发出的声音

某一天午后,我的幸福,来源于

贫瘠丰饶山冈上,一个妇女挖土豆时的安宁

精灵就是我自己

爱你,证明我爱你以后,又将开始旅行

箱子打开,阳光明媚。无任何一只困兽

在野外游荡,而精灵就是我自己

鹤与你的蜻蜓有各自的翅膀,当一只灰鹤

沿风向不得不离开你的位置,你的三只蜻蜓

在一束束犁沟之上飞翔,稻花多么香

我们有不同的、幸存于世间的秘密武器

亲爱的,慢一点上台阶,慢慢拍击翅膀

慢慢地,让我们越过帷幕再相遇

在云边,我随同混沌的迷雾,成为了你的

诗人。就像倚靠迷雾,我重又回到你耳语下

成为了一卷卷蓝色的云絮

黑暗早已撤离,手心中有种籽的人们

早在春天就完成了播种。这是明亮的时辰

你正在使用语词,千千万万的灵魂在漫游

仅有牧草还不够

盛夏,一个火球,在它里外,我们沿途

经历的,插曲般的版图,是我血液中的身体

——面对未来,我来不及忧伤潜逃

给你吧,这些小东西,或许是蝶舞,替代我

消除了罪恶。此刻,阳光下的正午,失去了

味觉。一本书的魔法,改变了我的习惯

沿途,我像梦游症患者,以白日梦的速度

找到了丢失的群羊,在西南之隅,我自以为

在一个牧羊人的山冈,生活已足够圆满

但仅有牧草还不够,还需要雨水。世界

正孕育着一场强大的暴风雨,是的,牧羊人

告诉我说,等一场雨就像等待丢失的羊儿归来

我多么爱你

我多么爱你,尤其是这夜幕惊魂之下

我们灵魂已出窍,漫天飞舞的星辰

许多事,就像是枯萎树篱穿上绿叶的衣服

幻想曲犹如昔日的小河,流逝着倒影上下的

影子。我们呼吸着,这庸碌生活的核心

你又送给了我新帽子,夏天多么热烈

舌尖多么忍隐啊,青草多么凉爽啊

这些东西,就像云图中住着的人类

而屋檐下又飞走了三只长出羽毛的燕子

我的舵手,总能游离于波涛汹涌之上

而我是一只低调的、微不足道的小野兽

却希望在空旷的荒野上安家

你来不及将忧伤品尝

所有的意义都在无意义中延伸,新鞋或旧鞋

都不再考虑脚的尺码,因为,路径向前时

你来不及将忧伤品尝,风就来了

风,总是吹落屋顶上的枯技,甚至铲除了

那些腐朽已久的根须。唱歌的雀鸟们

看上去很美,喜欢融入人类的幻影下生活

我们约定的,是半生缘。月光族下的

新新人类,拉开了易拉罐,黑色的啤酒

可以催眠吗?我想起了麦子的香味时头晕了

孤独,是一种技能,就像你被巨兽追赶时

你趴下地,学它在跳舞,被兽的羽毛覆盖

成为了蓝色的鸢尾花

山顶上的寨子里,有火塘,烟熏过的屋梁

穿黑袍的女祭司,能看透你身体中的灵魂

她的眼球,让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幻宴,我醉了

逆时针而上的真相

母亲,你的皮箱,棕色的,如今在我书房中

装下了你一生的味道。有三本相册

父亲和你的婚姻生活,仿佛是最古老的源头

还有你的宽边草帽,鸭蛋绿的确良衬衣

小木梳,顺着你青丝绵延不断的岁月

母亲,你是我后来勇敢的身穿蓝花裙激荡的幻境

后来,你老了,几十载春夏秋冬以后,电报

密码消失了,家庭缝纫机消失了,露天电影

消失了。你再无法走到天边尽头再走回来

你撑上了檀香木手杖,你数落着家事

花容月貌们的轶闻。我走近你,听你絮叨

那些仿佛从蓝色河床中逆时针而上的真相

生命线在你手掌印中,如激流勇进后

再回到源头。唇齿相依的历史,就像纽扣

我们之间的爱,就像空中晃动的摇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