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通往城外的公路上

小城街道两边一栋栋陌生的楼房

越是不喜欢和我过去的经历扯上关系

我放逐自己的欲望越是强烈

穿越素不相识的有序流动,我就是一个奔向荒野的人嘞

感觉山坡上的枯黄很有力气,有这样一种斑驳的旧时光的陪伴

缓解我无处述说的焦虑不安

我倍感欣慰

看到旷野的时候,其实我已经估摸到它究竟离我有多远

我已经估摸到我有一个和它啥也不差的过去

从狭窄的公路边缘伸手抓住树枝这件事

让我陷入填满落叶的土坑里

我猛然爬起来的时候

周围原来的寂静变成了有人打扰之后的更为寂静

喜欢到荒野去的人,不管走到哪里,身后都有一个光秃秃的小山坡长满矮灌木丛的过去

整天跟着他,追逐他,做他在外漂泊的精神故乡

没有什么东西把他粗暴地分开,导致他在内心形成一种持久的东西

更为强烈,更为沉重

类似于原生家庭的次生林和熟稔的林草过渡带

你给过我一个林中拾柴的美好回忆

你给过我一个在那么便宜的陡坡上自由滑雪的乐趣

你也给过我一个正常家庭逐渐扭曲和破碎的过去

我愿意把巨大的荒野分成两部分描述——

我能看到的那部分只是注重线条的针叶林在视网膜上形成的斑块

而我人认识的那部分,我捕捉到的那部分

才是我与过去紧密相连的东西

我用一只手撑在树干上,一条腿放在另一条腿的前面,这样表现的目的是想让自己知道——

是谁把我曾经那个十分有用的自我满足撕成碎片

是谁把我没成熟的童年一下子驱赶到冷漠的世界里

让我变成现在的样子

个体的其它方面,我实在没有办法顾及你们

我欠自己一个普通人的乐趣

指望心绪不佳也没有用

荒野扮演了我的过去,我也把真心交给了它

回来的路上,正常的路灯在有序的运动中产生不同的斑块

混杂在冰冷的暮霭中

仅仅因为回到居所

仅仅因为取悦另一种事物而来过这里

仅仅因为日子快点好起来

我看不见这个城市的存在和过去那个我的标记

有任何联系

一个时代的情感已经不在流行

诗人虚构的形象和通往市里的末班车

成了一个事物不搭理另一个事物的受害者

放逐也没有用

每次回来的途中,每次回到生不如死的外壳

不是每个座位上的乘客都是始发站上来的那位女子

但我愿意记住那些孤独无靠的人

我愿意记住那些缺乏自信的人——

我愿意铭记普通人没有用的生不如死和形而上的双重生活里

那深蓝色的剖面

IMG_20211118_15283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