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月亮在东边的屋顶上(组诗) - 余述斌的作品集

《红月亮》

景观灯亮了,也是空心的

只是把自己的身子弄得更白了些

抬头看见月亮,又大又圆又红

坐在东边的围墙上

长得这么肥硕真不容易

对于她,看一眼我不犯困

人间烟火太盛

我用手机拍,怎么也拍不到月光的美

我如一直向东走,定回不了家

像锯齿逆时针旋转

剖开的圆木,里面的火焰像螺丝钉越旋越紧

向右,再向右,再转几个熟悉的弯

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尾随而至的你

这条路真是太熟悉了

仿佛红月亮不照我,只照着你经过后空寂的道路

《月偏食,窗口,或布匹》

我也要坠落,一旁的影

仿佛自己的一片叶子

已剔除了洞穴,明亮,口红,言语

还剔除了骨头,河流

没有眼神

没有皱褶,我喜欢这免烫的感觉

一块布匹平整铺垫,拒绝自残的脚印

圆月弯刀看过来

是那边的泥土普照这边的泥土

仿佛我用一块布,合拢又拉开

在掩饰了墙上的一道伤口

《秋水伊人》

我喜欢狭獈的光,不挂在芦苇剑上

喜欢湖水现在的样子

瘦瘦的

就像你的样子

在水中,一看见就软化的物种

像泥块张开的不只是衣衫

还有溃败的身子

我无法约你出来上岸

你上岸了,那不叫爱,叫芦苇

《水面下》

暖阳照耀着樟树和悬铃木

一个多,一个少

再往下探看

仿佛涟漪也有推不动的部位

凉风只吹皱一部分荷塘

有皱纹的慈祥和安静的慈祥

安放在水面上

我服下几粒药丸

看见水中的我,并未溶解

我不时伸手

去破坏这个人的容貌

满不满意我都在反反复复修改

《灯光的意象》

一碰即碎的灯光

这世上最薄的瓷

补位者在房间里,才是门内外的串供者

夜色的掩护瞬息而变

黑夜和灯火,后者更像色斑

我身上有文字,作为木头的一个部位

可以点燃,然后让吐出窗口

我信奉佛前的燃烧

这固体的灰烬,比命还要牢固

我从一棵树光滑的剖面

找到了药引,像盛赞

那些一层层并不环环紧扣的涟漪

或环形的铁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