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爱

心外医生说:“小小的心脏,

这世界最完美的机器!

它搏动,生命就生生不息。”

也许他忘记了,是卑微的爱

在创造奇迹,一次次把生

从死的深渊里托起——是的,

我饮下过母鹿目光的清泉,

它用唇舔着幼鹿的皮毛,也洗濯了

蒙尘的人心。同样的,当老虎的

咆哮披戴夕光的斑纹,它坐在

大海上诵念:哦……燃烧……

海水骚动起来,蔚蓝的和鸣,

带给我们更多的欢喜:善与美,

露珠之马,星空垂下花布

滑向漫漫长夜,让我们脱开现实

在自由的梦里执着于爱,

超越爱,进入大爱。在夜的

森林里,沐浴星光和青草的呼吸。

我们已不可能再回去襁褓中,

但仍然需要母亲的屋瓦遮挡风雨,

需要父亲为我们磨亮生锈的铁锹,

需要一群儿女薪火相传,甚至

需要一只猫,领受死的轰响与寂灭。

我们坐下来谈论爱,我们坐在

露珠上,平静地敞开肉身和灵魂,

接受时间摧折,和照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