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在丫头粉嫩里进进出出,大山里疯狂伦交


“你也知道我是SE的副总?”姜晚清质问。

保安惭愧的垂下头,却坚决不肯让开。

姜晚清扫了眼顶楼的位置,直接拿出手机拨给傅瑾言。

然而,手机刚一响起便被挂断。

恰好,这一幕被走来的人看在眼里。

苏皖儿摘下墨镜,甩开她的高傲婀娜多姿的来到保安面前,“我进去,总行了吧?”目光挑衅的看向姜晚清。

虽然上次两人在餐厅错落而坐,但今天是她与这苏皖儿的第一次见面,还是自家公司的门口,无疑是在火辣辣地打着她的脸。

傅瑾言,你给的羞辱还不够吗?她的心依旧撕裂般的疼着。

苏皖儿看着她那张越发难看的脸,心里格外的得意。

可就在这时,却听保安说了句:“不好意思,小姐,总裁吩咐,不许任何闲杂人等进去。”

保安的话像一枚炸弹,彻底将她炸裂,好歹她是明星,那些保安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往日的明星架子顿时摆起。

“你看清楚我的脸了吗?你知道我是谁吗就敢拦我?还不快点放上去!”

“抱歉。”保安回答。

“噗——”姜晚清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你笑什么?”苏皖儿愤怒的看向她。

姜晚清慢条斯理地道:“今天天气是挺好的,就是空气质量有点差!”

质量差?苏皖儿抬头看看天。

这举动连保安都差点没憋住笑。

一个连讽刺都听不出的女人,让姜晚清出手都不配。

苏皖儿终于回过味儿来,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气得立即打电话给傅瑾言。

电话一通,苏皖儿立即收起刚才的嚣张,声音楚楚可怜:“傅总,人家想你了,想来看看你,可是保安不让我进去。”

她挑着眉看向对面两人,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底气。

可电话里却冷冷的传来三个字:“回去吧。”

“什么?你让我回……傅总,喂……喂?”

挂掉电话,苏皖儿的脸色无比凄惨,狠狠攥着手机,仿佛全世界都在看着她的笑话。

她盯着姜晚清的脸,想要证明些什么,可姜晚清已经移开了目光。

不经意,她看到姜晚清光秃秃的无名指,心里的慌乱顿时收起。

“姜小姐也是可怜,傅总连结婚戒指都没送过吧?”说着,她翘起自己的中指,一颗无比闪耀的心形粉钻在她的手指上闪着光芒。

这颗粉钻,正是傅瑾言前些天大张旗鼓送给她的那枚。

太阳折射的光芒闪进姜晚清的眼底,心里一阵撕裂的疼,傅瑾言,外面的女人尚且如此舍得,而她又曾得到过什么?

可她精致完美的脸上却露出一丝平静的笑,“苏小姐,你在证明什么?”

苏皖儿下巴扬起:“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傅总对我的爱。”

“是么?”姜晚清睥睨着她,淡淡提醒:“恐怕苏小姐还不知道,你马上就要下场了吧?”

“你……你什么意思?”苏皖儿忽然感到一阵慌乱。

她话音刚落,一道身影由远及近。

姜晚清的目光死死盯在那人身上,冷意蔓延全身。苏皖儿的目光也落在来人身上。

那人的相貌与她极其相似,眼睛、鼻子,甚至是微微点头时的侧颜。

不,也不太一样,她比她更精致,更有时尚气质。

脑中某一瞬间想起傅瑾言看向自己时,偶尔的晃神,还有那些她以为是幻听的话。

苏皖儿心中的紧迫感猛增,脸色微微泛白,下巴却依旧骄傲的扬起,“傅总果然喜欢我,连找员工都要找跟我长得像的,还真是一刻见不到我都不行。”

说着将鬓角的几缕发丝拂到耳后,动作优雅,姿态从容。

可笑的话终于唤回了姜晚清的思绪,像她?怕还不知道她自己才是那个真正的替身吧!

心里还是难以自制的升起几分苦涩,她竟然还有心情去讽刺苏皖儿,至少苏皖儿可以大大方方的说出来,而她却只能在心里藏着,一丝一毫的情绪都不能暴露。

姜晚清神情冷淡的看着走向自己的白思染,她唇角的弧度一直恰到好处,仿佛根本没听到苏皖儿炫耀的话。

她在姜晚清面前站定,大大方方,=的伸出手,笑容温婉:“姜副总您好,我是新人白思染。”

白思染……孟溪瑶?

姜晚清不动,目光似要将她穿透,看进骨头里:“你怎么认识我?”

温婉,姜晚清才察觉到自己问了多可笑的问题,傅瑾言的花边问题还得她天天被记者追,只要是个看新闻的哪能不认识她。

白思染笑容放大:“作为想要加入SE的集团的一员,了解自己的上司是首要功课。”

“咳咳。”

旁边传来两声轻咳,姜晚清转头看过去,来的是傅瑾言的助理任修。

“什么事?”姜晚清看着他,心里有些不快的揣测。

任修尴尬的摸摸鼻子,“傅总让我来接一位新员工。”

他说话的时候根本不敢看姜晚清脸,同时心里无比后悔,早知道副总在,他该让其他人过来。

“新员工?孟小姐与傅总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

姜晚清笑了,浑身无比的冰冷,这才第一天,傅瑾言竟然都叫人亲自来迎接了,试问SE所有来任职的员工哪个担得起这么高的待遇!

只是像,尚且不知道是不是,傅瑾言竟这般迫不及待了吗?

姜晚清心底徒生出一股悲哀。

白思染无辜的摇了摇头:“姜副总真会说笑,我怎么可能认识SE的总裁呢,真没想到这么荣幸。”

一旁的苏皖儿终于忍不住了,冲上去一把揪住她:“你说,你到底什么时候勾引的傅总?你这个狐狸精!”

任俢赶紧将她的手拉开:“苏小姐,您别这样。”

转头看向白思染:“你快跟我进去了。”这个叫什么差事啊。

白思染打了声招呼便跟任俢消失在SE大厦的门前。

“你就这么放她进去了?狐狸精都闹到你门前了!”苏皖儿愤怒的吼着,声音让路这些年,老爷子加注在傅谨言身上的不痛快,他全都加注在了姜晚清身上。

她不是爱管理公司么那就让她管个够,所以公司大多业务都是姜晚清在处理,很多项目都是都她操刀跟进。

任俢推开门,经历了门口的风波脸色堪比苦瓜,“傅总,人已经接进来了,要她进来吗?”

“不用了。”傅瑾言从座位上站起,正了正西装道:“通知高管,会议室开会。”

然而,当他来到会议室时,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傅瑾言声音顿时冷了好几个度:“SE的规定都是摆设吗?一个个都想辞职了是不是!”

“我这就去通知。”任俢转头出去。

然而,还不到一分钟他便转了回来。

“人呢?”傅瑾言问。

任俢指了指窗外,头垂得低低的,脑袋很不得别进裤腰里:“姜副总……正在开会。”

傅瑾言来到窗前向下一看,公司门口,所有高管全都集中在那里站的整整齐齐,而四周依然围满了记者。

傅瑾言攥紧了全都,冷笑着连连点头,好,真好。

“姜晚清,你给我等着!”几个字从他的齿缝中狠狠咬出。

转身,他向楼下走去。

堂堂SE的高层会议竟然成了露天公开是,这可是无比热闹,一时间,聚集的群众和记者简直新闻发布会还要热闹。

姜晚清把手里的文件交给秘书,对着众人道:“今天到这里,散会。”

傅瑾言出来时,正见这一幕,顿时所有压制的怒火全都喷发出来:“姜晚清,你到底再干什么?”

面对傅谨言的怒火,姜晚清面上无波无澜,淡淡地回来他一句:“在开会。”

傅瑾言说不清脸上是该笑还是该哭,手在四周指了一圈:“公司门口开会?我堂堂SE集团难道连会议室也用不起了吗?”

“傅总莫不是忘了,是谁吩咐保安不准我入内的?”

姜晚清的一句话,瞬间噎得傅谨言无法反驳。

“那你就把人都拘来门口开会,损坏公司的形象!”傅谨言理亏,但又不甘处于劣,故而死揪着这点不放。

姜晚清冷笑一声,淡淡然道:“损伤公司形象的事,不一直都是傅总在做么?更何况,这次也是傅总不配合,我才出此下策!”

她话音刚落,一道身影便扑了过来:“傅总,我终于见到你了。”

傅瑾言被扑的措不及防,正中怀中。

四周的记者一看这场景,顿时长枪短炮的围了上来。

“傅总,看来您跟苏小姐的事情是真的了?”

“你是打算同夫人离婚还是继续一脚踏两船?”

“……”

这时,一道掌声不疾不徐的响起,姜晚清看着傅瑾言,“咱们SE的门前,可真是热闹。”

傅瑾言愤怒的盯着她:“你居然还叫了记者?”

“呵,还需要叫么!你身边圈养的女人不是自带媒体流么?”目光看向还依偎在他怀里的人。

傅瑾言忽然一甩手,仿佛身上粘了屎般狠狠将苏皖儿甩了出去,字字决绝:“从今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姜晚清忽然凑到傅瑾言的耳边,声音低低的:“你要不想SE天天这么热闹,继续。”

转身进了大楼。苏皖儿重重摔在地上,细嫩的肌肤与地面撞出了道道伤痕。

这一瞬,苏皖儿终于尝到了什么叫羞辱,她看着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还有傅总此刻愤怒的目光,她知道自己做错了。

她不敢哭,也不敢再惹谁,慌张的爬起来,丝毫不顾此刻的形象,飞奔着逃离了现场。

傅瑾言冷言一扫,那些记者再一个都不敢提问。

他转身疾步朝着那道身影追了过去。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姜晚清还不等迈进去,身子孟得被人一推狠狠送进电梯。

傅瑾言的双眸红点近乎吃人,他掐着她的手臂恨不得将她捏碎,不论姜晚清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

很快,电梯来到顶楼,门一开,傅瑾言直接拖着她向外走去。

“放开我!傅瑾言你给我松开!”

周围的秘书看着这一幕战战兢兢的立在原地,谁也不敢上前。

傅瑾言旁若无物,直到将人拖进了办公室这才放手。

“砰——”

办公司厚重的木门关上,他盯着这个女人,一步一步靠近。

姜晚清强迫自己镇定,这种感觉让她心里极为不适,傅瑾言每夜的发狂在她脑中闪现。

“我还有工作,你让开。”

“姜晚清,当年的事情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如今你又打的什么主意?”

她明白了,粉色的唇勾起一丝冷笑,迎着他过去:“怎么?傅总裁又是因为你的旧情人?不过一个容貌相似的女人而已,也让你大动肝火,还真是痴情至深啊!”

这话,像一桶汽油浇在燃气的火种上,轰地一下炸开。

他三步并作两步,张开大手朝着姜晚清冲过来。

姜晚清怎么可能吃他这个亏,身子一闪直接躲开了。

生气归生气,可她姜晚清还不至于没脑子,直接来到办公桌后,与他隔着一张桌子对话:“傅瑾言,我今天想好好工作,不想把时间浪费再跟你无畏的争吵上,如果不是爸他求我,你以为还会回到这里吗?”

傅瑾言手臂的从长度超出了她的估算,一把便将她扯了回来,狠狠按在桌子上:“好啊,既然想工作,那就工作到位。”

他栖近,那股浓烈的香水味再次迎来,熏得姜晚清胃里一阵翻呕。

“放开我,浑蛋!”姜晚清奋力的推着他。

傅瑾言笑得更加讽刺:“怎么,又觉得我恶心了?”

“对,你与我来说,无时无刻不让我感到恶心!”

“那我就让你恶心个够。”

傅瑾言再次靠近,姜晚清舌根一抵,一用力“呸!”一口唾沫喷在他脸上。

唾液沿着傅瑾言的脸下滑,他抬手一把抹去,近乎带着疯狂:“好,我现在就真正恶心恶心你,如果我记得没错,我还没在这里上过你吧,嗯?”

“疯子,你这个疯子!”姜晚清胡乱的摸着,顺手抓起了一支笔,紧紧攥在手里。

看着落下来的人,她低吼:“傅瑾言,你要是再不放开我,我要你好看。”

“是么?我倒要知道如何让我好看。”他抬腿,直接将她压上。

瞬间,姜晚清手里的笔直接一挥,笔尖直接刺在傅瑾言的腿上。

“嘶——”

傅瑾言疼的本能一退,那支笔竟然还扎在他的身上,血顺着布料透了出来。

姜晚清迅速从桌子上下来,狠狠地瞪着他:“这就是恶心我的下场。”狠狠摔门而去。人听到真真切切。

她来的功夫也不小了,陆陆续续的来了很多记者围在四周。

姜晚清早已习惯这个场面,平静的问了句:“那苏小姐在这里又是因为什么呢?”

“你……我……”

苏皖儿一时被堵得哑口无言,而这时四周的记者瞬间为了上来,全都是关于她和傅瑾言关系的提问。

姜晚清不动声色的绕开记者,拿出手机打给秘书:“十分钟之内,所有高管公司门口开会!”

上一篇:老根嫩草1一40淑媛全文 亲生乖女(H)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