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的隐私全都告诉你 被亲妺妺夹得我好爽


百分之九十九。

  顾宸的动作一滞,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整个人都在原地愣住,几秒之后他忽然抢过助理手中的鉴定报告,反复的又确认了一遍。

  “真的是我的孩子,真的是我的孩子……”顾宸面上狂喜,捏着纸张的手不停的抖动。

  “她没把孩子打掉……”他嘴里呢喃着什么,狂喜过后便是铺天盖地的痛苦席卷而来。

  原来当年戴柯没有把孩子打掉,而是藏起来了。为什么她不对自己说呢,为什么她不把一切的真相都告诉他呢?

  为什么当年要不告而别呢?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五年时间,压抑的痛苦慢慢发酵,宛若一坛烈酒,揭开酒盖的那一瞬间,毒性就被挥发道最强。

  悔意逐渐膨胀,缓慢蔓延,终于在此刻达到一个临界值,迸发出无法承受的痛苦。

  “小柯……”顾宸紧紧捏着那张纸,几乎要将它捏碎,他皱着眉痛苦的低喊。

  “顾少,那现在要不要把那孩子……小姐接回来?”助理很识时务,立刻提议道。

  顾宸缓过来,将那张鉴定书小心折好,放进口袋里。

  “你安排一下,联系血癌方面的专家,我想见见他们,越快越好。”

  那天他去看过小禾以后,就了解了一下小禾目前的病情,血癌初期,但是因为是先天性的,所以根治起来十分困难,平时用药都是进口药。而且现在是做手术的黄金时期,前前后后需要做十几个大小手术,治疗费用是很大一笔数目。

  难怪……戴柯会那样不要命的赚钱。

  “顾少,小姐原本在这个月是有一场手术的,不是特别大的手术。但是手术费一百万左右,您看……”助理现在知道了这个“小禾”就是顾宸的女儿,以顾家的身份地位来看,是不会亏待了这位小女孩的。

  顾宸眉毛一皱,“明天我会联系专家,帮我把最近的行程全部往后推,小禾手术用药所有开支都从我账上划。”

  “好的,顾少。”助理抹额,到底是是松了一口气。

  他刚要离开,还没顺利打开门,顾宸就又叫住他。

  “等等,你顺便查一查戴柯当年为什么突然消失,查一查五年前她和谁接触过。”顾宸说完挥了挥手,这是赶人的意思了。

  助理赶紧抱着文件离开,火急火燎的把事情安排下去。

  办公室总算安静下来,顾宸捏了捏眉心,靠在座椅上,脸上全是痛苦与疲惫。

  他没办法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戴柯独自怀着孩子离开他。当年究竟是受怎么样的威胁,才会离他远远的,一藏就是五年。

  顾宸想起前几天两人之间针锋相对的场面,就算是五年后的重逢,好不容易再次见到戴柯,他却那样对待她,侮辱她,甚至亲手害死了她。

  顾宸闭上了眼睛,心里漫过一阵又一阵的后悔。

  他握紧了拳头,暗自下定了决心。

  小柯,我的戴柯。

  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的。  助理动作很快,几乎是在当天晚上就把小禾安排进了特护病房。

  因为是参照顾宸的标准,所以不论是护工还是安保,甚至医疗设备和药物都是最顶级的。

  顾宸安排完以后就直接离开了医院,到家得时候言棠已经等在了门口。

  “顾宸哥哥,你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

  言棠看见顾宸的车停在门口,眼前一亮,随即嘟起嘴不满道。看她的模样像是等了很久。

  顾宸有些不快,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戴柯,根本没时间哄言棠,所以面对她也只是皱了皱眉,道,“公司有点事,你怎么过来了?这么晚。”

  言棠看他这幅模样,心下了然。

  顾宸一去医院就有人通知她了,想来是哪个戴柯出了事,医院通知他过去。

  言棠眼中闪过一丝狠毒,随即露出一抹温婉的笑意,“顾宸哥哥,今天一定很累了吧,我给你带了亲手煲的粥。养胃的。”

  顾宸皱了皱眉,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开了门。

  言棠跟在他身后,顾宸脚步顿了顿,回身道,“昨天你去了哪里?”

  言棠脚步一顿,“昨天跟姐妹去逛了街,怎么了?”

  顾宸摇摇头,心中却有些好奇,言家的少奶奶去世,言逸都已经知道了,怎么言棠却一点也不知情。

  但是他没有多想,一直以来他都把言棠当做是自己的妹妹,所以在所以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是不愿意去怀疑她的。

  言棠在顾宸家里待了一段时间就离开了,顾宸捏了捏眉心,疲惫的呼出一口气。

  亲子鉴定结果出来的时候,是在三天之后。

  顾宸仍然没有见到戴柯一面,期间言逸一直阻挠他。直到今天,寄来了一份吊唁书。

  彼时顾宸坐在办公室,凌乱的办公桌上整整齐齐的摊着一张白纸。

  上面寥寥数语,表明了一个意思。希望他能够在下周日参加言家大少奶奶的吊唁会。

  言家大少奶奶几个字深深刺痛了顾宸的眼睛,此刻他才不得不承认,就算是戴柯死了,他也没有办法靠近他。

  她早就不是他的了,从五年前开始。

  顾宸不知道自己究竟坐了多久,盯着那张惨白的纸看了多久。他抬眼的时候,窗外已经一片乌黑。

  “顾少。”

  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助理的声音不轻不重的响起。

  顾宸这才动了动已经压麻的手臂,沉声道,“进来吧。”

  助理应声进门,先是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顾宸的神色,随后道,“顾少,亲子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顾宸动作一滞,转头看向助理,抿唇道,“拿过来。”

  助理本来打算把结果报告书交给他就直接离开,谁也不知道自家这脾气不好的老板看了结果后会有什么反应。

  谁知顾宸却开口让他留了下来,“你帮我打开吧。”

  助理身子一顿,慢吞吞把那份文件袋打开,随后把鉴定结果单放到桌上,目光在那个数字上停留了一瞬。

  “顾少,百分之九十九。” 百分之九十九。

  顾宸的动作一滞,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整个人都在原地愣住,几秒之后他忽然抢过助理手中的鉴定报告,反复的又确认了一遍。

  “真的是我的孩子,真的是我的孩子……”顾宸面上狂喜,捏着纸张的手不停的抖动。

  “她没把孩子打掉……”他嘴里呢喃着什么,狂喜过后便是铺天盖地的痛苦席卷而来。

  原来当年戴柯没有把孩子打掉,而是藏起来了。为什么她不对自己说呢,为什么她不把一切的真相都告诉他呢?

  为什么当年要不告而别呢?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五年时间,压抑的痛苦慢慢发酵,宛若一坛烈酒,揭开酒盖的那一瞬间,毒性就被挥发道最强。

  悔意逐渐膨胀,缓慢蔓延,终于在此刻达到一个临界值,迸发出无法承受的痛苦。

  “小柯……”顾宸紧紧捏着那张纸,几乎要将它捏碎,他皱着眉痛苦的低喊。

  “顾少,那现在要不要把那孩子……小姐接回来?”助理很识时务,立刻提议道。

  顾宸缓过来,将那张鉴定书小心折好,放进口袋里。

  “你安排一下,联系血癌方面的专家,我想见见他们,越快越好。”

  那天他去看过小禾以后,就了解了一下小禾目前的病情,血癌初期,但是因为是先天性的,所以根治起来十分困难,平时用药都是进口药。而且现在是做手术的黄金时期,前前后后需要做十几个大小手术,治疗费用是很大一笔数目。

  难怪……戴柯会那样不要命的赚钱。

  “顾少,小姐原本在这个月是有一场手术的,不是特别大的手术。但是手术费一百万左右,您看……”助理现在知道了这个“小禾”就是顾宸的女儿,以顾家的身份地位来看,是不会亏待了这位小女孩的。

  顾宸眉毛一皱,“明天我会联系专家,帮我把最近的行程全部往后推,小禾手术用药所有开支都从我账上划。”

  “好的,顾少。”助理抹额,到底是是松了一口气。

  他刚要离开,还没顺利打开门,顾宸就又叫住他。

  “等等,你顺便查一查戴柯当年为什么突然消失,查一查五年前她和谁接触过。”顾宸说完挥了挥手,这是赶人的意思了。

  助理赶紧抱着文件离开,火急火燎的把事情安排下去。

  办公室总算安静下来,顾宸捏了捏眉心,靠在座椅上,脸上全是痛苦与疲惫。

  他没办法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戴柯独自怀着孩子离开他。当年究竟是受怎么样的威胁,才会离他远远的,一藏就是五年。

  顾宸想起前几天两人之间针锋相对的场面,就算是五年后的重逢,好不容易再次见到戴柯,他却那样对待她,侮辱她,甚至亲手害死了她。

  顾宸闭上了眼睛,心里漫过一阵又一阵的后悔。

  他握紧了拳头,暗自下定了决心。

  小柯,我的戴柯。

  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的。

上一篇:钰慧与房东第二次 小茹的性荡生活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