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撞击娇嫩小玲 被亲妺妺夹得我好爽


“人呢!”厉诚廷只觉得事情不妙,还没等厉姨回答,已经大踏步向别墅走去。

厉姨看得出来,此时她的这个少爷脚步中带着些慌张。

他也在担心安怡的安危。

厉姨赶忙小跑着跟了上来,两人直奔着往安怡的卧室去。

当厉诚廷走到床前,看到面色如白灰一般惨白的安怡,一张小脸已经瘦得几乎没有了肉,整个人陷在床上,犹如一张纸一样单薄。

他心中的某一处竟像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痛得无法呼吸。

“她不能死!”这是厉诚廷脑海中唯一的想法。

厉姨站在一边,看到了厉诚廷颤抖的双手。

她走上前悄声道:“少爷,医生已经到了。”

“赶紧的!”厉诚廷一边说一边将目光牢牢的锁在安怡的身上不曾离开。

医生赶忙上前,动作熟练的给安怡吊上了营养液补充营养。

在这期间,厉诚廷只是默默的站在安怡的床边看着他。

“少爷,您去休息一下吧。等少奶奶醒了,我再来叫您!”看着厉诚廷长时间站在那里,厉姨体恤的提醒着厉诚廷去休息一下。

厉诚廷双眼似是没有听见厉姨的话,只定定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的看着安怡。

他也不明白,事到如今,为什么自己还不肯死心要将她留在身边。

这个女人用死来威胁他放她走,她就那么想要离开他吗?

厉姨见状,只得无奈的叹了口气,随他去了。

等安怡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

“缈缈……”安怡拖着虚弱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轻声喊了厉缈缈的名字。

“醒了醒了……”看到安怡清醒,厉姨激动的一会儿看看安怡,一会儿看看厉诚廷。

厉诚廷此刻脸上的表情也终于放松了不少。

这个该死的女人终于没事了。

这是他现在唯一的想法。

“少奶奶,您要不要喝口水,我去给您倒一杯?”厉姨附身轻声问了一声,没等安怡回答,她就已经离开去倒水了。

安怡刚刚做了一个梦,梦里厉缈缈一直在哭着找妈妈。安怡很想上去抱抱她,可是却总也走不到厉缈缈身边。

后来她看见了白继枫,白继枫正站在厉缈缈身后。

“阿枫,你来了。真是谢天谢地……”安怡看到白继枫牵着厉缈缈的手向她走来。

她继续闭上眼睛微笑着喃喃自语道。

这一句细若蚊蝇的话语从安怡的口中流出,在厉诚廷听来却是那样的清晰刺耳。

她的心里只有这个姓白的奸夫,何曾有他厉诚廷的一丁点位置。

他真的应该就让她死在这里算了的!

他为什么要去救她,为什么!

厉诚廷的眸光瞬间变得冰冷狠戾。

他将全身所有的力量都积聚在了手掌间,慢慢伸向了躺在床上的这个女人的喉管。

他要掐死她!

“少爷,您住手!”厉姨看见了这一幕,慌得没拿稳手中的杯子,茶水洒了一地。

她赶忙上前拉住厉诚廷想要阻止他。

厉姨不明白,在安怡清醒的那个瞬间,她明明就看到了厉诚廷脸上的那抹笑意。

为何突然之间又要杀死她?

“少爷,您这样会要了少奶奶的命的!”厉姨还在不断的扯着厉诚廷的手,试图将他的手掰开。

“她是自找的!”厉诚廷没有理会厉姨,只是恶狠狠的说了一句。

“唔……”安怡的喉咙突然被人扼住,她只觉得呼吸困难,发出一阵阵的闷哼,一张小脸早已经痛苦万分的紧紧拧成了一团。

“少爷,少奶奶纵然再有不是,您大可以日后再同她理论,现在实在犯不着……”厉姨拖着哭腔继续说道。

没等厉姨说完,厉诚廷用力一甩,安怡的头便被他甩向一边,伴着不断的咳嗽声,安怡开始干呕了起来。

厉诚廷大踏步走出了房间。

此时的他再也不愿意多看这可恶的女人一眼!

她实在是令他厌烦!

厌烦到很想亲手就了结了她的地步!

若是没有这个女人,他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情绪!

都是她害得他暴躁易怒,甚至变成了一个时刻想要杀人的魔鬼!

“少爷……少奶奶……”厉姨一边看着厉诚廷离开,一边又担忧安怡的安危,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呕……”呼吸好不容易顺畅了之后,伴随而来的是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安怡吐得天旋地转。

厉姨一边不停的拍着安怡的背给她顺气,一边不停的喊着:“少奶奶,您坚持一下!会没事的!”

看着安怡呕吐的厉害,厉姨多少也已经看出了点端倪。她的少奶奶似乎怀孕了。

“厉诚廷呢,厉诚廷来了没有?”不知道过了多久,安怡总算清醒了些,也恢复了一些体力,拖着虚弱的口音问道。

厉姨慌忙抹掉了眼角的泪花道:“少奶奶,少爷来了。”

看着安怡受到这些委屈和折磨,厉姨也不禁为她心疼。

“我要……见他!”经过刚才的一番折磨,安怡已经精疲力竭,可她还是挣扎着拼尽全力说道。

她要跟厉诚廷谈判,她要离开这里。

“少奶奶,少爷现在正在气头上,要不再晚一点吧!”厉姨是亲眼看见了刚才的情形的。

她不认为两人此刻见面能够好好的谈。

厉诚廷眼中的怒意和杀意,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今天我非见他……不可!”说完,安怡掀开了了被子便要下床。

“想要离开这里,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安怡才坐起来,厉诚廷已经站在了门口,朝她抛来了一句令人绝望的话。

绝望归绝望,可安怡不会放弃。

但凡有一口气在,她就不会放弃!

缈缈还在家里盼着她回去!

“厉诚廷,总是这样,你……难道不累吗?”安怡无力的问道。

累?怎么能不累?

可是即便是累,那又怎样呢?

厉诚廷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宣泄心中的不快。

这一切的痛苦都是安怡给他带来的。

如果打不败她,至少也得拖着她一起进入地狱,同归于尽!

“安怡,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坐享其成的事。若要离开这里,必是抬着你的尸体!”卡亚酒店内。

 

昏暗的灯光映射,衬得室内几分旖旎。

 

蒲青墨走出浴室,单披了一件浴袍。他剑眉星目,俊朗的脸庞衬上颀长健硕的身材,如同天神般散发魅力。

 

可麦色肌肤上,却呈几分不大正常的酡红。

 

他是大名鼎鼎的蒲家少爷,无人敢惹,眼下竟然入了别人的圈套!

 

“啧……”

 

双拳紧攥,他侧首按下床头的呼唤铃。

 

“蒲少,什么吩咐?”

 

候在门口的服务生一秒都没怠慢,推门进来,却保持着恭敬而安全的距离。

 

蒲青墨低淡开口,言简意赅:“找个雏莺上来。”

 

闻言,服务生眼中流转暧昧之色。

 

却见蒲青墨一记眼刀横了过来,吓得他咽口唾沫,连忙应声退离。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沙哑中带着几分失控的嗓音:“动作快点!”

 

——今夜过后,查到是谁竟敢在晚宴上给自己下了圈套,非扒了那人的皮不可!

 

下楼之后,两名服务生交换了下眼神,其中一人离开。

 

与此同时,街上。

 

年轻的姑娘体态纤盈,穿了条过膝的吊带裙,露出两条白细小腿。

 

她正对着谷歌地图,想从这弯弯绕绕的路线寻到目的地。

 

“外国的路怎么这么不好走啊!”

 

刚小声抱怨了一句,手机屏幕上猛不丁地弹出硕大的对话框:电量不足,将在30秒后关机。

 

漆黑黑的夜色下,唯独街灯亮着。

 

而她此行要去的地方,现在还没能找到!

 

就在温颜满心烦扰的时候,紧走两步却是柳暗花明。

 

放眼望去,灯影辉煌,一座十分高大的挂着金色霓虹灯,建筑在黑夜之中尤其显眼。

 

她眯眼看清了上面的字,“就是这里……”

 

看起来非常高级的样子。

 

这次出国本是旅游,昨天却临时收到一封邮件。

 

邮件上说,她幼年丧母事有蹊跷,要温颜在今天晚上十一点钟来到卡亚酒店十七号别墅内详谈。

 

母亲的去世一直像根刺梗在温颜心中,左思右想,她还是来了。

 

解决这件事之后,回去也能安心筹备自己半月后的婚礼。

 

温颜抱着如此想法,迈开期待的步伐。

 

近前之后,她发现这里跟寻常的酒店好像不大一样。

 

户门是紧闭的,周遭没有保安,也没有迎宾人员。

 

“咳咳,”

 

清了清嗓子,按下门铃,“有人在吗?”

 

谁知下一秒,门被大力推开,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捏住温颜手腕,动作粗暴地将人掳进房内!

 

温颜大惊。

 

“干什么?别关灯!”

 

男人不满她这般吵闹,手上的力道增大了些。

 

他冷声:“别再出声,否则我不会让你舒舒服服。”

 

给自己的工具而已。

 

有什么资格大呼小叫?

 

“呜……”

 

泪水夺眶而出,温颜还想再说什么,松香沐浴露的气息便强压下来,深入鼻腔。

 

而他本人,跟他身上的味道一样。

 

不容拒绝,强取豪夺。

 

整整一晚的掠夺,在床笫间留下痕迹。

 

眼光扫过女人在被褥上留下的那抹处子血,蒲青墨眉梢微抬。——倒是个真正的雏莺,凌晨时分就昏厥不省人事了,被服务生上来处理带走。

 

昨夜,他要了她好几次。

 

那丝香甜的味道好像现在还萦绕在身边没有散去。

 

走到浴室,拧开花洒,洗去女人留下的所有痕迹,甚至连对她的几分印象都不稀得留翌日,国内。

 

因为时差关系,国内现在方才凌晨。

 

提前结束旅行,连夜赶回的温颜坐在出租车上,回想起昨晚,真希望不过是个可怕的梦境。

 

然而,却是真的。

 

那头野兽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东西久久消散不去。

 

一夜过后,昏迷着送回旅行团酒店,所有人都对她说昨晚什么都没发生,说那不过是个噩梦而已。

 

邮件、打车的凭证,这些证据也全部凭空消失!

 

温颜甚至也不敢多想,不敢去探究那人的身份,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她自己清楚,那并不是个梦境……

 

车子开往蒋枫家中。

 

那是她的未婚夫,他们二人青梅竹马。

 

如今婚期将至,自己要如何开口告诉他已经失身的事实?他那么好,不干净了的她又如何配得上!

 

如果蒋枫当下站在温颜面前,她一定忍不住泪如雨下。

 

 

她几乎靠着自己的潜意识和本能、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卧室门口。

 

房门微微掩着。

 

温颜轻手轻脚地,生怕打扰了心爱的人。红漆木门被徐徐推开,她没办法控制心中的悸动。

 

可是!

 

 

 

 

 

 

 

 

在亲眼看到屋内景象的一刹那,温颜睚眦欲裂,最后一道心理防线轰然坍塌。

 

——她心爱的未婚夫身边,竟然多了个一丝不挂的女人!

 

二人睡得香甜,比起被那禽兽男人夺去初夜的温颜自己,女人脸上带着无比幸福而满足的微笑。

 

显然,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而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温颜父亲跟继母所生的妹妹温思!

 

原本温馨的卧室充满了意乱情迷的气息。

 

温颜痛苦地摇摇头,连连后退。

 

半月后,筹备一年之久的婚礼却少了新娘。

 

“蒋少独守空房,温大小姐失踪逃婚为哪般?”一时刷上A市热搜。

 

一晃五年,白驹过隙。

 

年轻的女人迈入机场大厅内,左手一只拉杆箱,右手一个小萌娃。

 

小男孩不到五岁大。

 

白皙的脸蛋儿,卷翘的睫毛,虽然年少但姿态从容优雅。一看就是那种继承了父母的全部优点,非常会长的孩子。

 

母子俩刚下飞机,机场众人就频频投来艳羡目光。

 

漂亮的姑娘,可爱的孩子。

 

这男人得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才能拥有这么一对妻儿吧!

 

小家伙从没见过这样多黄皮肤黑头发的人,好奇地四顾打量一番,眨眨眼,“妈妈,我们一会儿就要见到活生生外公啦?”

 

轻轻地弹了儿子一个脑瓜崩,温颜笑这嗔道:“你这孩子,什么叫活生生的!”

 

小家伙脸蛋一红,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他不好意思地颔首,乖乖跟在母亲身边。

 

儿子嘴里的外公,自然便是温颜的父亲温宏伟了。

 

当年亲眼目睹未婚夫外遇的场景之后,她算是不告而别,靠着人在国外玩失踪躲过了那场将至的婚礼。

 

至于个中细节,并没跟家人说过。

 

到底还是要给蒋枫和自己都留几分脸面。

 

为此,父亲气得险些要跟温颜断绝关系。

 

好在血浓于水,自从她生下儿子以后,就跟父亲的关系有所好转了。

 

孩子也跟外公视频过,二人相处很温馨。

 

毕竟,谁不喜欢一个粉雕玉琢的萌娃成为自己外孙呢?

 

温颜非常期待这次见面。

 

如果……

 

 

家里没有那两个女人的话。

 

想到妹妹温思那张跟自己有三四分相似的面孔,温颜心中便是一揪。这些年自己不在家中,继母少不了跟父亲阴风点鬼火,离间他们的父女关系。

 

面儿上不说,温颜心里全都清楚。

 

如今父亲年事已高,实在是想抱孙子,便给温颜去了消息叫她回来,还强调一定得把小外孙好端端地带回国内,不能有半点儿磕碰闪失。

 

那是当然。

 

满眼怜爱地垂眸望着自己的儿子。

 

早在四年之前,温颜的心里眼里便只有他了。

上一篇:短裙公车被直接进入被C 课堂上的娇喘H

下一篇:徐软和季程合不拢腿158章 走绳子打结PL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