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未知的……

上段恋情,全心投入,结果很受伤,于是这次恋爱怕受伤,就很保留。这意味着:上次那个伤你的烂人,得到最完整的你,而这次这个发展中的情人,得到个很冷淡的你。我知道你是保护自己,但这若是做生意,你这店一定倒的。永不再来的恶客,得到了最好的服务,而新客上门,却备受冷落,这店怎么不倒?

因为全心爱一个人,而感觉到自己正在活着,这就是我们从爱情中得到的最大回报了。

突然发现爱已消失时,往往无比错愕,不懂发生了什么。这时虽也可百般逼问,但逼问空是徒增难堪而已。我对此刻的建议是:坐下深呼吸,闭目回想当初这爱降临时,其实也是何等的不明白、没道理。怎么来就会怎么去,这样悠然回首后,也许能醒悟爱的本质就是如此,然后就放开了。

不是在幸福的时候,反而,很遗憾的,是在不行的时候,我们才更有机会,探知自己能够爱到什么程度。

一朵云里面的两滴雨,恋爱了。旁边别的雨滴很冷淡,反正很快要掉落,何必呢。但这两滴雨,还是要恋爱。不久这天到来,云变成雨,一滴滴纷纷掉落。而恋爱着的这两滴雨,拥抱在一起,往下掉,他们准备好要掉在地面,消失不见,但就在消失前,他们从两滴变成了一滴。

你要拥有他?真好,只是,你能拥有他的什么呢?你能拥有他的疾病吗?你能拥有他的疤痕吗?你能拥有他的回忆吗?

其实,一切最后都是记忆,所以,请尽量正确地记忆:如果不是恋爱,就不要记忆为恋爱;如果不是吻,就不要记忆为吻;而如果是真的爱,那当然,万勿错过,就一定要记忆为:爱。

看到别人做得不好时,也许会暗爽在心,得到一种“我比他聪明”的优越感。但真正聪明的人,是观察别人为什么做不好,然后警惕自己,尽量不要犯相同的错。那些只爱发出嘘声的人,应该是打算一直在台下当观众,而那些警惕自己的人,则是在准备:有一天要站上舞台。

你以为你对他的想念,已经到了极致,已经不可能想念得更多了。结果,在某一个意想不到的时刻,你又成功地比原来想他的程度,再更多想念他一点点。

为什么要鼓吹第一名呢?为什么要把第一名解释成光荣的意义呢?世界很大,可做的事很多,为什么要鼓吹只有极少人得到,得到了也不代表会幸福的东西?那些第一名,总有一天要面对不再是第一名的日子。

你恋爱了,只是你爱的人有时并不真的存在。他可能只是一堵无辜的白墙,被你狂热地把你心里最向往的爱情电影,全部在他身上投影一遍。

森林不残酷吗?有灾病猎杀,但动物仍美好着。宇宙不残酷吗?荒寂无回应,但星辰仍美好着。世间也残酷,有生离死别,会井干路绝,但人仍美好着。所以,我仍能贮存残酷中的善意,如贮存蛛网上的露珠、地层下的琥珀(中国散文网);(中国散文网);我知道陌生人未必慈悲,但若能遇到,我就珍惜贮存,因为还有来日。

对方说:“我已经不爱你了。”你着急了,脱口而出:“没关系的啊!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啊!”说完,你忽然哭了,不是因为伤心对方不爱你了,而是因为这一瞬间,你猛然醒悟,自己已经成为爱情的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