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遭遇

记者博佳金在自己家那套舒适的大房子里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他再也无法忍受周围的种种丑恶了。他的一生都在和各种各样的丑陋现象作斗争:揭露生活中的罪恶,批判现实中的不公,鞭挞人性中的弱点(中国散文网);(中国散文网);可他所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

这个世界上到处烽火不断,民族主义成了买卖,政权频繁更迭,政令无人执行,石油即将枯竭,受频繁的恶劣天气的影响,地球已不知该转向何方。

食物中含有大量的化肥、农药和其他有害物质。在一个菜园子里,一群白嘴鸦吃了几颗草莓,结果两只中毒,当场毙命。

苍蝇泛滥成灾,孩子们则越来越没文化。在中学毕业考试的作文中,儿子居然这样写道:“安娜·卡列尼娜扑向火车自杀了,因为她是一个殉教者。”女儿一门心思只想傍个有钱人,每天挂在交友网上。老婆呢,对柳絮严重过敏。楼上的邻居更是一群酒鬼,每天夜里都要乒乒乓乓地摔倒在地板上几次,把家具都撞翻了。

难道这就是博佳金所追求的民主、所幻想的未来吗?这就是他过去一直不懈斗争所要争取的结果吗?

而最让他感到失望的还是人。几乎所有的人都变成了这副样子:傲慢代替了自尊,合作代替了爱情,功利代替了友谊。

博佳金对自己的祖国已是满腹怨气。西方才是真正的文明世界———那里没有酒鬼邻居,没有四处飘飞的柳絮,人们彬彬有礼。为他们工作才值得。他的文章将在那里一篇接一篇地发表,不会再有人骂他“文笔不通”(中国散文网);(中国散文网);

某侨民报纸的记者博佳金在纽约郊外一间狭小的阁楼里醒了过来,他终于彻底明白了,这种难熬的日子再也不能过下去了。

已经五年了,他每天都在批评当地的政治家,抗议不合理的税收,嘲笑周围的凡夫俗子。可这一切又有什么用呢?那些凡夫俗子甚至都不明白他是在嘲笑他们。他们比他的同胞还要愚蠢。

食品里是五花八门的添加剂。香肠是用聚乙烯包装的,鸡是养殖的,鸡蛋也是养殖的鸡下的,而老婆又对黑人产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

难道这就是博佳金弃国离乡所追求的生活吗?孩子们比在自己的祖国时还让人不省心,而且更加没有文化修养了。苍蝇到处肆虐。夜里时不时地就有救护车尖叫着从窗外驶过,那声音就像医生在用劣质牙钻给袋鼠钻牙。如果博佳金早知道西方的救护车夜里会如此号叫,他就选择去东方了。

最让他感到失望的还是人。灿烂的笑容下掩盖的是虚伪,优雅的举止中掩饰的是背叛,礼貌的问候里掩藏的是冷漠(中国散文网);(中国散文网);他把这让他气愤难忍的一切都写进了自己的文章中,但他的文章根本没有机会见报,除非他同意和编辑分享稿费!

博佳金对这个文明世界的憎恨已经远远超过了对自己祖国的厌恶。要回到祖国去!而且回去后就进修道院2在修道院里找一个单人问,那里没有世俗的烦恼,食物简单,对身体也好(中国散文网);(中国散文网);

修道士博佳金在修道院的一个单间里醒了过来,然后就认真地思考起来:以后该怎么办?他已经在修道院里生活十年了。结果又怎么样呢?他对修道院里的胡作非为已经忍无可忍了。

神父们每天为了教阶和称号争争吵吵。教区里的教民虽然口口声声称信仰上帝,但实际上只有在有求于上帝时才去信仰亡帝。他们祈祷得最真诚的时候绝对不是在教堂里,而是在飞机上。教区的秘书长为了钱财屡屡违反教规。苍蝇肆无忌惮地蹲在圣像上。修道士们住的地方连取暖设备都没有,而且根本无人斋戒。

这个修道院曾经是一个掌握国家重权者的堡垒,院墙被对手的炮弹打得千疮百孔。现在,几个世纪的风霜雨雪已经冲刷掉了所有的痕迹。正门前永远是一片从下水道里流出来的污水汇成的水洼,那个下水道还是两个多世纪前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时期修建的。修道院的院子后面是一个垃圾场。修道院的墙上到处是前来参观游览的游客们的信手涂鸦。

最让博佳金感到失望的还是人。修道士们每天在门口叫卖假古董。伍天早晨唱诗的时候,执事宿酒的酒气把神香的味道都淹没了。看门人把蜡烛都切成两段,然后再把半支蜡烛按整支蜡烛的价格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