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翅难逃_心情故事

2010年3月12日上午,中石集实验学校全体教职工正在新校区的操场四周开展植树造林活动,这里原先是一片水稻田,规划中的塑胶跑道即将在这里施工。热心肠的门卫郭同权同志主动和初二年级组的老师们一起参加挖树坑,附近曾经是他家的责任田,后来被政府征用了。他一边干活一边和老师们谈论着他最熟悉的地形地貌以及早年计划经济时代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有关社员同志们的各种故事。说话间,老郭感觉用力踩铁锹但是入土很困难,低头一看,原来是挖到了一只破旧的高跟皮鞋,估计是掩埋在土里的垃圾,于是他弯腰把这只碍事儿的旧皮鞋从泥土里拉出来准备扔了,结果带起来一根长长的白色腿骨。年近六旬的老郭被吓得瘫倒在地腿都软了,作为中石集当地老掌故的他,咋滴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种情况呢。

恰巧路过的王莉副校长立即暗示老郭别伸张,以防师生恐慌她立即和老郭一起悄悄地掩埋了露出地表的尸骨,同时拨通了法制校长亦即中石集派出所所长王其金的电话。王所长第一时间着便装赶到校园,他凭着多年的职业敏感意识到,没有挖到棺木的地表浅层尸骨很可能意味着一起凶杀案,随即拨通了县110指挥中心并和刑侦大队的战友们进行了简要地沟通。恰巧那天是周末不上课,参加植树造林活动的全体老师和学生代表都回家了,中午的校园静悄悄,法医立即对尸骨以及掩埋现场进行勘察鉴别拍照。离开时,警方要求所有的知情人务必全力配合做好保密工作不得张扬宣传,谨防孩子们产生恐惧心理。

周一上课的时候,校园里依旧书声琅琅,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外围的认尸公告正在紧锣密鼓地按照既定方案有序推进。依据水稻田的湿度和白骨化程度推测,估计这位三十岁左右的一米六八的女性大约死亡时间是在三年前,可是作为放爪子正值高峰期素有“宝马乡”之称的中石集在几年前可是有名的平安乡镇啊,周边也没有听说曾有失踪人口。正在大家都一筹莫展之际,安徽省五河县传来重要信息:三年前天井湖乡大杨家五组女青年杨某在乡镇街道上自己经营的发廊里遇害失踪至今,案发时死者家人就已经报案但是凶手始终没有被捉拿归案。

很快,苏皖两省的警方联手办案、信息共享,通过卷宗了解到当年第一案发地点的发廊里有明显的撕打迹象,地面残留些许血迹,安徽警方及时提取了死者血样和疑似凶手留下的少量血液、毛发等生物检材,抽屉里还有部分现金但是叠放得很整齐。科学检测结果也证实:女尸正是遇害的杨某。结合校园里发现的死者头颅附近泥土里的清理出来的两枚金耳饰以及肱骨附近提取到的一枚金手镯,综合推断应该不属于图财害命。临时起意?劫色?仇杀?两地警方一头雾水。当年,案发现场的周边都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其他的证据也是严重缺乏,所以至今都没有破案。万幸的是保留了嫌疑人血液样本尤其是检测出来的DNA数据。当年也有人反映死者的生活作风不好而怀疑她的婚外情人杨中宇;甚至娘家人还怀疑过死者的丈夫臧军,因得知戴绿帽子而俩口子多次打骂;恰巧那几天外出打工的邻居马保健也被传讯回来做笔录;传闻刚刚火化的邪恶分子录像厅驼背老板也是死于交通肇事。众多的猜测均因不具备作案时间而被一一否定,几年下来没有任何确凿的结果。周围的群众安全感受到了严重威胁,加上死者家属的频繁诉求,都给当地警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但愿这次江苏中石集提供的尸源线索能够让案件的侦破出现重大的转机,及早让凶手落网、让百姓安心,让逝者安息。

中石集非法集资的大起大落也没有危及宝马乡平安乡镇的美誉,曾经疯狂一时的放爪子事件如今已经平稳着陆,派出所的领导也更换了好几茬,但是历任领导都高度关注这个多年悬而未决的无头疑案。安徽警方负责该案件的人员大多退休赋闲在家,也仍旧经常关注此案的侦破情况,甚至来江苏走亲戚的时候还故意过来问问。他们感慨地说:假如是在遍地监控犹如天眼的今天,也许案件早就告破了,可惜当年虽然提取到了嫌疑人的血证,至今却没有找到半点其他的有用线索,案件毫无进展。嫌疑人的逍遥法外无异于是在考验着警方的毅力、挑战着干警的能力。死者家属多年下来已经麻木,早已不对公安机关破案抱任何希望了。死者当年留下的三岁女儿臧菲菲已经初中毕业出落得亭亭玉立,一米七的她目前正在淮海技师学院就读高铁专业,是一名表现优秀的学生会干部。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时光进入到了2019年5月1日,宿迁市的三台山和骆马湖风景区人满为患,移动信号的数据流量严重跟不上游客的通话需求经常断网,市政府领导要求三大运营商紧急安装移动信号增强设备以保障广大客户的通讯权益。三台山附近的多个停车场上犹如车展,各种名牌车汇聚成了一片车的海洋,让移动公司的大型信号增强专用车开不进去,无奈之下只得违规走反道,可是在加塞超车时刮碰到了一辆苏C牌照的红色两座迷你跑车,导致车门变形,驾驶员只得从副驾驶座位挪出来。移动公司的驾驶员立即下车道歉时,迷你车后排座位下来的红衣靓女却上前抢先破口大骂并要求理赔一万元,否则今天谁都别想走,而此时真正的男驾驶员却悄悄地溜走了,现场有明显的酒味。移动公司提出三千元现金补偿,经多次协商无果后移动公司员工无奈之下被迫选择报警,请求处理迷你车主的讹诈行为,这样堵路更加耽误了消费者的通信权益。很快,晓店镇派出所汪峰所长出动警力强行拖车让道,并控制了躲在附近车流中涉嫌酒驾的迷你车驾驶员。

他叫王开军,徐州市新沂市棋盘镇人,是大王庄的村委会主任,曾多次被村民举报涉黑涉恶而被新沂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表哥担保下来,其实他是属于依托保护伞庇护而负案在逃的黑恶分子。更加让警方吃惊的是,在对他的血液取样进行DNA检测时,结果触动了报警:他的遗传物质和十几年前天井湖发廊妹杨某遇害案凶手嫌疑人的DNA非常接近!十几年下来了,尘封多年的案件再次出现转机,两省警方立即联动,共同分析、会办案情。刑侦组立即进驻棋盘镇,在当地警方的全力配合下,对王开军的家庭近亲属情况进行了全员摸排,要求所有人员全部提取血液样本并立即进行DNA现场检测。这期间,王开军的一位叔兄弟名叫王守兵的人拒不配合抽血,他的嫌疑度因此立即上升,但是最终检测结果虽然无限接近但是仍然排除了他。一个月下来了,虽然警方累得焦头烂额,但是比对结果仍然没有出现完全吻合的嫌疑人DNA。

绝对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决不能委屈一个好人!等待,僵持,坚持,煎熬,虽然感觉侦破的方向没错,但案件再次推进不下去了。直到2019年6月23日,突然接到群众匿名举报,王守兵有一个儿子王言华外出多年读书就业可是至今从来没有见他回过家。警方立即启动大数据平台,从筛查到的大量名叫王言华的人当中凸显出一个身份证属地是江苏新沂的广州某公司业务经理,王经理的有关资料立即进入警方视线,通过入住酒店登记记录反映:恰巧王言华近日正在宿迁蓝海假日酒店参加一个订货会。天赐良机,遵照上级指示:立即实施抓捕,把嫌疑人缉拿归案!然而,也许有人泄密?服务员说王言华刚刚莫名其妙地突然提前退房飞回广州了。立即和广州警方取得联系,特警队员分几组在他的公司和住处附近进行24小时蹲守。中午时分,疲倦但是敏感的侦察员看到一名刚刚走出公司大门的高个子美女的走路姿势微微显得有点儿生硬,敏感地嗅到她有点可疑。不能打草惊蛇,但是也不能放过一丝疑点,于是大胆地故意让车内一名身着制服的特警队员立即迎上前去假装问路,谁知她见到警察立即撒腿就跑,布控好的多点警力立即合围,制服了假发已经脱落的王言华。

王言华被铐后并没有辩解,也不抵抗,静静地配合警方上了车。经过突击审讯,他承认是凭着自己反侦察能力躲过了十几年的追捕,但是惊魂落魄的他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踏实过,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今天落网反而让他感觉解脱了、安心了。他知道家乡所发生的一切侦破情况,但是他不敢回家,也很少与家人通话,随着工作晋升与身体状况改善后他越发地没有勇气投案自首,否则无法向副处级的妻子和一路第一名的优秀儿子交待。第一次要求抽支烟后,他悔恨地流泪供述了十几年前的作案经过……

那时,刚刚单亲的三儿子王言华受不了父亲王守兵丧妻后的经常酗酒打骂,两个哥哥结婚后也无力照顾他,王言华便寄居在远嫁天井湖乡的姑姑家里,因而成为天井湖中学一名外来的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但是由于多年缺少亲子交流,他的内心世界里极其孤独矛盾。他抗拒不了网络的巨大诱惑,经常在周末的时候浏览不良网站,以此宣泄学习上的巨大压力。学习成绩上的极端自信和浏览不良网站后的极端自卑导致他的双重人格撕裂了他的灵魂,他自控能力有时强烈、有时却完全失控,循规蹈矩和狂放不羁的双面人生每天都在啃噬着他的内心,日久直接导致了他在精神上的分裂。

在那个黑色的周末下午,他鬼使神差地随着录像厅的驼背老板一起来到了杨某的发廊,亲眼目睹了他们在帘子背后的肮脏交易。身为孤儿的驼背老板抠门出名,行事后直接开溜了,杨某抓住了王言华并威胁说:同伙不给钱她就报警,让他们俩不要面子就进派出所!感觉闯了大祸的王言华顿时意识到交友不慎的严重后果,猎奇心理害死人啊!于是极力想逃跑,在拉扯撕打的过程中脸部手部多处被抓伤流血。混乱中,杨某突然被返回打探消息的驼背老板猛砸头部而倒地身亡。他们慌了,毕竟本意并非欲加害与她。两人脑子里一片空白,准备逃跑又担心尸体被发现。王言华立即告诉父亲真实情况后让他对外人就说是自己外出读书就业了,以后永远别联系他这个不孝儿子了。驼背老板用自己的小面包车独自载着血腥的尸体一夜到处流浪寻找抛尸地点,最后丢在了一百公里之外一片杨树边水稻田附近的臭水沟里并草草掩埋了。精神恍惚的驼背老板一路开车都不敢打开前照灯,黎明时分,路过徐宁公路的十字路口时又违反交通规则闯了红灯,被一辆高速驶过的徐州牌照大货车躲闪不及撞击并碾压,小车驾驶员当场身亡。交警处理后认定是小面包车主无牌无证驾驶且闯红灯,由死者承担全责,但是这具无人认领的尸体火化费用却全部由大货车司机冤枉地承担了。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死者解脱了,可活着的亲友呢,留在世上品尝逝者留下的无尽痛苦。案例再次警示后人:平安是福!安分守己慎重交友,认认真真做事、踏踏实实做人,努力做最好的自己,别一念之间酿大错,一失足成千古恨。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不存在侥幸,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犯了罪过插翅难逃!

作者:江苏省淮海技师学院 李庆伟

(育人故事纯属文学创作,人名地名情节如有雷同,切莫对号入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