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幼崽飒爆全皇朝依依萧景辞全文小说_团宠小幼崽飒爆全皇朝依依萧景辞全集阅读


点击全文阅读

团宠小幼崽飒爆全皇朝第3章  五岁奶崽儿上公堂  

依依站在公堂门边,探出小脑袋,往里面张望。

小黄鸭趴在她的臂弯里,时不时地昂起鸭头。

依依了解了两宗命案的大致情况。

朱博文经营金器铺子,萧景辞指使中间人把一批金器卖给朱博文。

这批货不是足金,朱博文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亏损五六万两。

昨儿半夜,朱博文死在自家书房。

另一宗命案,莫子奇把绸缎庄经营得有声有色,制出不少精美的独家绸缎,颇受全城女子的青睐,客似云来。半个月前,他推出轻盈若仙、纤薄如云的轻云绡,一时间风靡全城。

萧景辞看上轻云绡,强迫他合作,一起卖轻云绡。

莫子奇严词拒绝,萧景辞盛怒之下,派人半夜潜入莫家库房,放了几十只老鼠。老鼠咬坏了轻云绡,莫家损失惨重,亏损四万两。

不仅如此,萧景辞派人以一成市价强买那些品质不错的绫罗绸缎。

今日一大早,玉带河发现浮尸,莫子奇溺水身亡。

“他是枭王府的人就可以草菅人命吗?就算他是皇子王孙,我也要告御状,为我家老爷讨回公道!”

朱家娘子撕心裂肺地嚎哭,一把鼻涕一把泪。

莫老夫人索性坐在公堂地上,哭得肝肠寸断,快憋过气了。

“刘大人,你是嫉恶如仇、不畏强权的青天大老爷,恳求大人严惩杀人凶徒,为我们百姓伸张正义,让我儿子死得瞑目呜呜呜……”

他们的家人义愤填膺地声讨,恨不得把站在一旁的萧景辞活生生地撕了。

萧景辞穿着一袭雪色锦袍,气定神闲,眼梢凝着一抹阴沉。

好似这些闹心的哭喊声,都跟他无关。

京城无人不知,枭王府四位公子,仪表堂堂,龙章凤姿。

不不不!

他们的名声的确如雷贯耳,但是京城臣民对他们的评价是:

回娘胎重造吧!

单说这位四公子萧景辞,京城商圈人人谈之色变的“大奸商”!

他数不胜数的商铺,以及赚来的金山银山,都是靠阴损卑劣的手段得到的。

去年,他害得十几个店家关张大吉,举家迁走。

现在,他阴谋得逞,还逼死两个店家!

砰!

京兆尹刘正一拍惊堂木,威严道:“萧景辞,你逼死两名死者,你可认罪?”

“兵不厌诈,战场如是,买卖亦如是。”

萧景辞冷笑,毫不掩饰对平民的脑力碾压与鄙视,“朱老板、莫老板承受不了打击,选择抛下亲人走黄泉路。我没逼他们,刘大人,我触犯了哪条律法?”

脑仁疼的刘正:“……”

似乎……没有先例可循。

“在商言商,我使的只是寻常的买卖手段。这两宗命案跟我无关。”

萧景辞冷漠地勾唇。

朱家、莫家的人怒不可遏地声讨。

公堂吵闹如菜市场,刘正拍了惊堂木才肃静下来。

这时,仵作过来禀报验尸结果。

朱博文的死因,中毒。

莫子奇的死因,溺死,生前应该饮了不少酒。

朱家娘子激愤道:“大人,我家老爷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一定是萧景辞派人在我家老爷的茶水里下毒!”

莫老夫人哭得快抽过去,还不忘控诉:“我儿子一向疼爱弟弟妹妹,不可能抛下我们跳河自尽!是萧景辞派人趁我儿子喝醉了,把他推到河里!”

他们愤恨地扬言,若刘大人不判斩首之刑,就上告御状!

小黄鸭嘎嘎嘎:“刘大人嫉恶如仇、不畏强权,得皇帝陛下器重,有先斩后奏之权,曾经斩杀了驸马、吏部官员数人。只怕这回四公子没好果子吃。”

依依漆黑的眼珠转了转,转身哒哒哒地跑了。

即使最后真相大白,四哥哥没有间接害死朱博文和莫子奇,但是这两宗命案已经在京城掀起轩然大波,引发全城热议。

百姓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实”,认定四哥哥逼死人。

如此,四哥哥要一辈子背负逼死人的罪名,成为大奸大恶之徒。

原本,他的三观就有点歪,加上这件事的催化,还不歪得彻底?

依依热血沸腾,决定查清真相,为四哥哥洗脱冤屈。

她潜入殓房,直奔尸首。

小黄鸭利索地从她的手臂跳下来,“好臭!我珍贵的毛毛不能沾染尸臭!”

它妖娆地扭着小身板,逃出去了。

依依在两具尸首旁忙活了一阵,回到公堂。

刘正提审了几个证人,还没审出结果。

这时,一位乞丐在作证:“大人,昨夜我远远地看见……莫老板从一家酒肆出来,走到玉带河边……一个黑衣人突然出现,把他推到河里……那个黑衣人的身形,跟他差不多……”

他指向萧景辞。

萧景辞的眉宇浮现一抹骇人的阴戾。

而朱家的仆人也作证,他起夜时,看见书房那边的墙头闪过一道黑影。

萧景辞倨傲地挑眉,“朱老板、莫老板区区蝼蚁贱民,还是本公子的手下败将,本公子害死他们有何好处?再者,若本公子真要杀人,需要自己动手吗?”

刘正怒斥:“萧景辞,休得猖狂!”

由于案情复杂,刘正决定择日再审。

“四哥哥是天底下最善良的人,不可能做违法乱纪的事!”

这道奶甜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把公堂上的人唬得都愣住了。

萧景辞的剑眉蹙紧了,看见粉嫩嫩的小奶团走进来。

她怎么会来京兆府?

府衙的人、死者家属瞠目结舌。

别人家的孩子,看见威严肃穆的公堂,一定会吓得哇哇大哭。

这个小奶团倒好,好像这是她家,自出自入,没在怕的。

“大人,你看过两名死者的尸体了吗?”依依脆生生地问,咬字清晰。

“本官当然看过。”刘正看见这软萌可爱的奶崽儿,不由得和蔼了些,“小姑娘,你不能来这里,快回家吧。”

“我可以证明,四哥哥跟这两宗命案无关。”

小奶音煞有介事。

不少人笑喷了,就她?

五岁奶崽儿?

萧景辞:“依依,不许胡闹,回府去。”

依依走过去,小肉手握住他的食指,仰着软嫩的圆脸蛋看他。

“四哥哥,我要保护你,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萧景辞:这是今年听到的最好笑、最荒唐的笑话。

可是,为什么心里酸酸涩涩又甜甜的?

自从父王、娘亲离京,他们四个兄弟就各忙各的,自己的麻烦自己处理。

他早就习惯了孤军奋战。

如今,刚回来的小妹妹却要保护他?!

他看着她稚嫩、真诚的眉眼,坚硬的心房裂开了几条缝。

点击全文阅读

上一篇:[完结]他是故意的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情定二十年免费小说_沈淮林夕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