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扣盛微宁程晏池小说章节最新试读


点击全文阅读

入扣盛微宁程晏池小说章节最新试读

盛微宁没想过自己还有和一夜情对象见面的一天。

程家私生子荣归家族,盛微宁作为程二公子的未婚妻应邀出席宴会。

程建雄欣慰的笑声依稀传进盛微宁的耳朵:“晏池进了公司,以后就坐我的位置。”

盛微宁听见这话挑了挑眉,朝前方看去。

柔和的灯光倾洒,程建雄与一个年轻男人被一群宾客簇拥着相谈甚欢。

男人身姿挺拔,背对她,看不清正面。

他腕表折射的光晕投进盛微宁眼里,莫名让人生出强烈的心悸。

“阿宁,快过来。”

盛微宁端着娴静笑容抬头。

与此同时,程晏池也微微侧过身。

世界骤然失声了,眼前的一切模糊不清。

看清程晏池的五官,盛微宁下意识错开发黑的眼,刚刚还觉舒柔的光线,此刻刺得太阳穴突突疼。可受本能驱使,她飞快抬眸,眼底异样全无。

“晏池,这是昱川的未婚妻盛微宁,”程建雄从旁介绍:“阿宁,这是你大哥,程晏池。”

盛微宁微微一笑,神态自若:“大哥好。”

程晏池面无波澜打量着盛微宁,瞳色幽深,淡漠斯文的脸庞倏然浮现玩味:“幸会。”

两个字咬的很重。

盛微宁的表情滴水不漏:“彼此彼此。”

程晏池听了两句程建雄对盛微宁的夸赞,黑眸轻动:“难怪觉得阿宁面熟,原来是位做过新闻翻译的才女。”

他唇角勾起,忽然主动伸出手。

盛微宁缓缓绽出一抹笑意,矜持地捏住程晏池的指尖随即放开。

两个人的视线一触即分。

程建雄只当盛微宁腼腆,毕竟她一向文静乖巧,正好有生意伙伴寒暄,他拉着程晏池转身:“我再带你结交几位老友。”

程晏池没再正眼看盛微宁,低沉干净的声线不时流泻慵懒的笑,听在她耳里,却满满都是危险。

盛微宁坐沙发上,微微皱眉。

离那事才过去半年而已,程晏池肯定认得她。

这个节骨眼,她绝不能失去程家的庇护。

程建雄好像很器重程晏池,哪怕肖若萍母子缺席都坚持办了酒宴。

盛微宁思忖片刻,撩起纤长睫毛似不经意地看眼程晏池,尔后起身往厅后缓步走去。

“晏池,还满意爷爷为你筹备的宴会吗?”

程晏池单手抄袋站窗边,手里把控着酒杯,眼角不知从何处收回余光看向程建雄,语气耐人寻味:“挺有意思的。”

盛微宁补了妆,从洗手间出来途径二楼的露台时,果然听见打火机单调的滑轮声,一道修长剪影掩映窗帘内。

盛微宁淡定地解开礼裙的第一颗流苏扣,在人影晃荡的刹那抬脚走过去。

一声含着嘲讽的笑音落地。

电光火石间,她被程晏池拽着胳膊禁锢墙面,跟前的微光被他宽阔肩背挡住。

盛微宁肩胛骨硌痛,她倒吸口凉气,礼裙绷紧,洁白锁骨下凸显随着气息起伏不定的阴影。

“程晏池,疼。”

“怎么不叫大哥了?”

程晏池欺身而上,手腕一翻,坚硬的打火机抵住盛微宁锁骨,徐徐下移,眸底炸开忽明忽暗的烟火:“想留到床上?”

 盛微宁仰视程晏池,流露出清媚的笑容,“看来程先生对我记忆犹新?”

她忽然踮脚,软骨猫般攀附程晏池肩膀,柔润指腹悄悄游移他紧实的腹肌。

程晏池混血的轮廓沉浸在无垠夜色中,他垂眼,冷峻视线逡巡过盛微宁,停顿她胸前。

二十出头的女孩儿青葱水嫩,腰肢纤细得像一掐便断的玉兰,皮肤白得能发光,眸光盈盈一水。

“作为一个爬床的女人,我确实对你——”

不知想起什么,程晏池暗沉的眉眼掠过重重阴郁,只可惜盛微宁没看清,因为他把她扒下去了。

“记忆犹新。”

清寒的四字落地,冻得盛微宁发颤:“我知道你回程家的目的,我可以帮你。”

程晏池慢条斯理停步。

盛微宁上前,葱白的手指轻轻拽住程晏池衣袖,还没来得及说话,走廊尽头突然传来铃音。

她闻声面色微变。

相关Tags:女孩

点击全文阅读

上一篇:火热新书穿成恶妇病娇相公今天从了吗林七月萧长青章节完整版阅读

下一篇:神品狂婿小说岳风夏倾月全文试读岳风夏倾月小说全本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