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好腹黑竹马后被倒追南桑,温北杨小说 治好腹黑竹马后被倒追全文目录畅读


治好腹黑竹马后被倒追第1章   第1章 初见老虎獠牙  

“南桑啊,就当妈妈跪下求你了,好吗?”

南桑满心欢喜接通电话,得到的却是母亲极近卑微的恳求。她甚至连一声妈都没来得及喊出口,远在国外的母亲就已将电话无情挂断。

她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

或许正如他们说的,南桑她是个疯子,她急需一位心理医生。

所以她丢下手机,在家开始翻箱倒柜,她此刻无比清楚地记得朋友小周前不久塞给她一张名片,现在这张名片身归何处,她急需知道。

终于,在沙发底她找到了那张满是灰尘却寄托无限希望的名片。于是她来到这里,这个从没来过的地方。

心理诊所在一处偏僻的老城区,每一栋楼房只有三四层高。走路的小巷子上挂着刚洗的衣服,水滴“啪嗒啪嗒”往下掉,一条窄窄的小路两旁堆满了杂物。

还有时不时从楼与楼的缝隙间窜出的孩子,你追我赶打打闹闹。

南桑每一步走的都胆战心惊,生怕踩到什么不明液体或固体。直到找到一家与名片上相对的地址,她一颗揪着的心才稍稍落地。

“宠物医院...”

她白皙素嫩的手指轻轻摩挲掌中那张沾满咖啡渍的名片,心中疑惑——名片上手写的姓名虽模糊不堪,但地址清晰可见。

这不该是心理诊所吗?门匾上为何写着的是宠物医院?难道会有人来宠物医院看心理?南桑秀眉微蹙,心想小周这人果真不靠谱。

正当她犹豫要不要进去时,门从里面被人推开。一位身穿灰色棒球服内搭白T的少年怀中抱着一只狐狸,红毛狐狸朝她龇牙咧嘴,南桑被吓的连连后退。

“你是谁?”

少年先发制人,声线略显低沉,对眼前身穿整套Chanel白色小香风,脚踩christian louboutin十厘米高跟鞋的年轻女性充满戒备心。

“我找心理诊所。”

南桑往前一步,站直了身体。

少年生的是标准古装美男长相,属于浓颜系。轮廓棱角分明,五官精致,丝毫没有顿感。一张薄薄的嘴唇,清晰的人中线,因长相精致高贵显得疏离感很强,是个好接触但不好相交的人。

少年此刻无波无澜地看着她,浓黑的睫毛微微垂着,语气不善,“小姐,这里是宠物医院。”

南桑不多言直接亮起名片,少年看到眉头紧蹙,“他已经不做这个了,你回去吧。”

“嘿我说你这个小屁孩怎么这么没礼貌!”

南桑上下打量这个刘海遮住眼睛毛都没长齐的小弟弟,“你怎么知道?难道是狐狸告诉你温北杨不做了?”

温北杨,名片上心理医师的名字,那个被小周夸上天的天才心理师。

“我就是温北杨。”

少年一字一句,露出一个莫名痞气的笑,继而抱着怀中狐狸转身进去。南桑有些懵,她惊讶于少年说的话,更惊讶于他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龄。

南桑再次抬头,门匾上清清楚楚写着“宠物医院”四个大字。她再低头,这里的确是名片上的地址。

如果这张名片不是小周亲手给她的,她定会以为这是一场恶作剧。

她气愤地拉开门,门槛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空气是猫狗的味道,但地上出奇的干净。

“小姐,”少年叹气,颇具无奈道:“我说了不看心理,你有病请去别家谢谢。”

说完他只顾低头抚摸怀中的狐狸,修长白皙的手轻轻抚摸狐狸充满光泽的红色毛发。狐狸舒服地发出怪笑,南桑以为是他在笑话她,原本压制不住的小火苗在心中疯狂燃烧,“你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莫要骗姐姐快把你家大人叫出来。”

少年闻之,转身望着她,一双原是脉脉含情的桃花眼瞬间变得犀利。他眉梢微微上挑,啧啧称奇,“脚踩十厘米高跟也长不了你智商。”

自尊心极强的南桑哪里能受这样的诋毁?她走进一步,单手叉着腰,“你个小屁孩懂什么!让温北杨出来!”

少年皱了皱眉,略显不耐烦,不得不再次重申道:“我就是温北杨。”

南桑不信,“温北杨是教授,你个小屁孩怎么可能是他?你不会想说你这么小就是教授了吧?”

“还就真让你说对了。”

“你?你?就你?”

“就我怎么了?”

两人差点因此在动物前打起来,还在匆匆赶来的小周将两人拉开,化解这份因误会产生的尴尬。南桑是摄影圈出来名的疯批美人,鹅蛋脸高鼻梁,浓密的睫毛可以当穿针的线。

南桑美的当之无愧,疯批也是事实。她身边的助理换了一个又一个,在公司能和她正常沟通的只有小周。

小周搬了两个凳子,一个给南桑,一个给温北杨,她站在两人中间,分别握着两人的手,俗称握手言和,实则两人暗暗较劲。四目相对火花四溅。

南桑受不了这样的环境,站在外面等。天边隐约闪烁电光,刚露出半只脚的太阳被灰色云层遮挡。

“南桑是我的朋友,人美心善,本心是好的,就这...有点问题。”小周向温北杨指了指脑子,低声说:“她有躁抑症,学弟你年纪轻轻便是心理学教授,你就帮学姐个忙,多担待点南桑,她骄傲惯了自尊心强,对什么都尤其敏感。”

温北杨低眉,淡淡地“嗯”,抚摸狐狸的手突然停住,抬头问:“她叫什么?”

“南桑,我公司摄影部的能人。”

“哪个南桑?”

温北杨看向玻璃门外,南桑笔直地站在门外,手戴Tiffany玫瑰金镶嵌钻石和珍珠母贝线圈手镯,颈间一条LV的双链环项链。

如此奢侈的打扮让他想起自己十岁时,辜负欺骗过一个很好很好的小女孩,这个女孩的名字也叫南桑。女孩说她的名字取自《诗经》中:“南山有桑,北山有杨,乐只君子,邦家之光。”

小周告诉温北杨,“南桑的情绪极其不稳定,易怒,是个工作狂魔。前段时间因升职半路被人截胡,殴打老板被劝退回家,听说父母又在闹离婚。昨天晚上我去看她,家里一片狼藉,她把能砸的都砸了。”

“你看在我面子上,就帮帮她,她心气高傲死都不会去医院。能来你这还是我跟她妈妈说,她妈妈劝多次她才愿意。”

小周以为温北杨不说话是担心费用问题,“你也看得出来南桑她全身名牌,从小到大她最不缺的就是钱。”

温北杨摇头,“如果她是真的南桑,我分文不收。”

小周乐了,“南桑还能有真有假?学弟这是答应了?谢谢。”

这边好不容易说动了温北杨,可南桑她不同意。

回去的路上,小周变着花样劝,但南桑始终不同意。小周不得已将实话说出,南桑要是不治疗,没有治疗的单子老板是不可能让她回公司上班。

小周不信南桑这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会允许别人辞退她。果然,南桑动摇了,隔了一分钟勉强点头说同意,但她有一个要求,要把上次手头上的工作做完。

小周笑着说好,两人一起回公司拿摄影装备,准备去大学拍一个明星。

这个明星可不简单,据说是半路入圈,一年不到靠两部电影火遍全国。小周说截胡她升职加薪的也在拍摄现场,这下激起了南桑的胜负心。

校门口的粉丝将路堵的水泄不通,附近的停车位爆满,南桑独自一人扛着相机先进去,小周去远点的地找停车位。

不巧这时天下起了雨,南桑躲在一栋教学楼的走廊上躲雨。学生在教室上课,南桑在外查看设备,怕进水。教室内讲台上的老师在传道授业,教室外雷闪电鸣,南桑不得不外教室靠这站,她怕设备进水,更怕遭雷劈。

淅淅沥沥的雨掀起漫无边际的雾气,眼看一时半会也停不了,站在走廊断断续续能听见教室里的声音。

“首先,躁郁症是一种周期性情绪过于高昂或低落的疾病,在躁郁症病人身上,出现这种情绪的时候波动起伏度会高于正常人,且持续时间也比较长......其次躁郁症一般而言指个体又时出现忧郁有时又出现狂躁的症状...因此有称之为双极性疾患...”

雨水在台阶下汇聚成细窄的河流,冲刷石板路上的泥污。南桑越听越觉得心安,教室内传来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清冷又张扬。可惜窗户上全是雾气,看不清里面讲课人的长相。

南桑心想声音如此好听的人应该长的也不会差。

“躁狂发作前往往有轻微和短暂的抑郁发作,所以大多数学者认为躁狂发作就是双向障碍,只有抑郁发作的才是单向障碍...至于躁郁症的主要表现我们下节课来讲。”

老师讲完,一秒不差正好下课。学生们像蹦豆子,一个个往雨里冒。南桑护着怀里的摄影机,躲在一旁的角落里。倾盆大雨,她要拍的“鸭子”早飞了。

如此大雨,她绝不会踏出走廊半步。细碎的雨声夹杂着人群的喧闹,如同潮水,一波波地涌动,急躁中带着欢快。

无聊的南桑看大学生有伞自己撑,没伞的有对象,既没伞又没对象的要不往雨里冲,要不就像她一样等雨停。

出于好奇刚刚讲课老师长什么样,她一直盯着教室门口看。

直到学生差不多走完,教室的灯熄灭,这才走出一个身穿灰色棒球服,头戴黑色鸭舌帽的人。南桑踮脚望去,好家伙!

那不就是今早刚见的温北杨吗!

许是感受到后背那双炙热的目光,温北杨回头,看到躲在角落里背对着他的南桑。他收回张开的伞,漫不经心地走到南桑的身旁,与她一同站在走廊等雨停。

南桑就这么用屁股对着人家,直到一个女学生跑到温北杨面前,递上一份厚厚的手写资料,“温教授,这是补的第二次作业,求您不要给可怜的我挂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大人有大量放过小的吧!”

温北杨低头扫一眼资料,全程没看人家女学生,他沉思几秒后,“你现在给我微信发个符号。”

“啊?”女学生不明所以还是照做,给教授发了一个拜托的表情包。

温北杨不轻不淡道:“我这里备注你迟到五次旷课三次,你不挂科谁挂科?”接着他掂了掂手中资料的分量,“偷工减料,少了。”

“噗嗤...”

请原谅南桑没忍住笑出了声,这般备注学生的老师属实稀奇。但似乎她的笑声吓跑了学生,吸引来温北杨的目光。本侧身吃瓜的南桑芒刺在背,只好转过正面,抱起摄影机站到他身边。

瓢泼大雨外,她望着温北杨手中的长柄伞,“这年头有伞不撑的人脑子有病。”

他不作回答。

“你老盯着我看干吗?”

他依旧保持沉默。

南桑咬牙道:“我知道我很美,你看的时候注意点。”

“确实,”温北杨撑开伞,“花瓶易碎。”

“你会不会说话!”

温北杨的背影消失在倾盆大雨中,留下气得跺脚的南桑。

就这还心理师,世界上哪个心理师口不饶人,又有哪个心理师心眼如此小,看到下雨还不给美女递把伞。

南桑诅咒他在水坑里摔个大跟头。

雨中唯有一人撑伞逆行向她而来,南桑以为温北杨迷途知返,近了看原来是小周。

小周直接将伞往地上丢,冲向南桑,检查她怀中的摄影机。

“呼...好在宝贝没事...”

南桑将设备往小周怀里丢,撑着伞跑入茫茫大雨中,追上那个该死的温北杨。

她小跑拦在他前,许是雨太大,他们距离太过于近,她的睫毛,她的眼睛鼻子,还有她那抹红唇,温北杨看的清清楚楚。

南桑白色透明伞很小,雨水顺着伞面往下将她窄窄的肩膀打湿。

上一篇:《温舒玥墨北辰》(全本)免费阅读-温舒玥墨北辰-(温舒玥墨北辰)

下一篇:封聿顾窈小说(封聿顾窈)小说免费阅读-封聿顾窈(封聿顾窈)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封聿顾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