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遍地秋(沈昭言云薇)小说_山河遍地秋全文免费阅读


山河遍地秋(沈昭言云薇)小说_山河遍地秋全文免费阅读

宁以葵不会失意太久,毕竟娘家势力在那儿,她安分不到半个月凤印就又回到了手里。我依旧低眉顺眼,看着她折腾李美人。

跟宁以葵想的一样,李美人很快就失了宠。说白了,说到刁蛮任性,最有话语权的就是宁以葵。后宫有谁能比她会折腾。后来的新人,身上或多或少会有她的影子。

只不过宁以葵现在的模样少了几分从前的天真,让沈昭言在别人的身上找寻曾经不带算计的宁以葵罢了。

薛贵嫔说,皇上真讨厌,他越这样,宁以葵就越能闹腾,后宫就越不安宁。到头来还要伤了宁以葵的心,得不偿失。

可是男人嘛,都不懂珍惜的。

薛贵嫔叹气,往荣儿的嘴里塞了块糕点。

薛贵嫔不喜欢沈昭言,她喜欢宋家的小公子,那位名动京城的青年画家。她也本该和宋雨泽成为夫妻,恩爱美满一辈子。

世事弄人,五年前的花灯节,举着花灯的薛贵嫔和沈昭言撞了个满怀。这一撞也就撞断了她和宋雨泽的缘分。

薛贵嫔家是做布匹生意的,能搭上太子自然是天上掉馅饼的喜事。

我那时还怀着荣儿,见后门不声不响抬了顶小轿进来。轿子上的人半晌也不下来,任谁去叫都没声。

沈昭言当时去办事了,得三五日才回。我自作主张掀开帘子就看见哭花了的一张脸。

薛贵嫔无声地流泪,手里紧紧抓着一块刻了雨字的玉佩,直到现在仍戴在身上。

她原本是爱笑的,只是从不在沈昭言跟前笑。

她本该和一个人白头到老,而不是同许多女人争一个男人的垂怜。

她本该做一个主母,而不是被一个妾字生生压了一头。

薛贵嫔喜欢待在我这儿,她说这里清净。可以安安静静地看心上人写来的信,话不多,只问安好。没有暧昧的语句,字里行间更像是自家哥哥对妹妹的关心。

宋雨泽是个有分寸的人,他不会让薛贵嫔为难。

「五年了,他还没成婚呢。」

薛贵嫔笑,带着点女儿家的得意,只是笑着笑着就哭了。先是没有声音的落泪,再后来就是号啕大哭。她伏在案上,抓着宋雨泽写来的信。一声痛过一声,哀戚而无助。

「他本该娶我的!」

我就只能任她哭,然后一一拿过那些书信烧掉。

这里是后宫,有些东西难免落人口舌。

我有些庆幸,我还有荣儿可以寄托感情。不然这深宫里的日日夜夜我该如何度过。盼着一个不会来的人还是和她们一样,毫无尊严地去争宠?

宁以葵有时候也会来看看荣儿,她喜欢小孩子,但是九年了肚子从未有过动静。

「本宫倒真是羡慕你,有个儿子。不像我,坐胎药一碗一碗地灌就是怀不上。就连民间偏方也试了不少,罪是受了,不见效果。」

「你还年轻,总有机会的。」

宁以葵反问我:「还年轻吗?你我都是十八岁嫁给皇上,如今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了。」

是啊,已经九年了。

面前的女人妆容精致,美则美矣却再没了当年的灵动。

怎么好像十八岁就是昨天,可是一晃眼我们都不年轻了。

「我以为李美人能得宠多久呢。」宁以葵笑起来,「你看现在皇上还往她那儿去吗?后宫的女人啊,要么有家族扶持,要么就不要轻易把心给皇帝。」

她看着我:「你是看得开,有荣儿就够了。可怜那些看不开的,昨个还有人买通太监放牌子呢。」

我有些惊讶,宁以葵是爱沈昭言的,不然不会在乎到歇斯底里地砸了半个椒房殿。

她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带着几分自嘲道:「看开了,身为帝王怎么可能只爱一个人呢。他只是心里有我,就像他心里有你一样。只不过我们占的地方不同罢了。还是要有个孩子,有了孩子,地位才稳固。你很幸运不是吗,皇贵妃,这后宫,除了你,没人有孩子。如果我一直没有身孕,或许你的孩子会成为太子吧。」

我抱着荣儿的手一紧,宁以葵慢悠悠地喝着茶。

「云薇,这是后宫。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呢,为了我们在太子府时的情谊我奉劝你一句,不争不抢不一定是好事,你怎么知道没人惦记你呢。我最看不惯懦懦之人,说好听点是善良,难听的就是胆小鬼。我是不屑用那些下流手段,不然以你的性子碾死你轻而易举。」

她的茶喝完了。

「不过还是要奉劝你一句,保全自身就可,不要妄想与我斗。挡在我前面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我捂住了荣儿的耳朵,大人的腌臜之事不能让小孩子听到。

「我不会挡谁的路,只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还之。」

相关Tags:鬼民间女人

上一篇:彼时情深唯余愁(陆菲儿齐尘御)全本小说_彼时情深唯余愁目录阅读-彼时情深唯余愁

下一篇:都市修仙玄医张铭,秦朔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张铭,秦朔雪,目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