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意曲子若(地府小富婆)完结版小说全文阅读


地府小富婆第5章    

这就是关意的棺材,他自己认出来了。

我飞到棺材盖开合的缝隙上,示意爷爷打开。

爷爷还真懂了,以为我想看看我的新郎官,吭哧吭哧替我推开了棺材板。

然后,我见到了关意的真身。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寿衣,眼下和嘴唇都有些发青,皮肤却格外苍白。

看上去就是一个无知无觉的死人。

这时,关意又飞到了尸体的手腕上。

“去去去!不许乱碰!”

我爷爷挥手赶走他,他便又钻到手腕底下去。

爷爷只好捏起尸体的手腕去寻他,接着他就突然定住了。

好像一下子不再老年痴呆,眼神明亮,表情严谨,连普通话也神奇地标准了许多:“为什么孙女婿还会有脉搏呢?”

爷爷人傻心不傻,大事上一点都不含糊。

他马上通知我爸妈,叫来救护车紧急送关意去了医院。

我和关意跟着一块儿去了。

我想和妈妈贴贴,飞到她的头发里藏起来,十分满足。

关意本来被我爷爷塞在他的上衣口袋里。

他探出个头,看到我在这里,就也飞过来跟我挤在一起。

蛾子是不会发出声音的,没办法交流,我总不知道他想干嘛。

到了医院,关意的真身被送到了急救室。

他的生命体征的确是存在的,当初被下死亡通知书,可能就是还算常见的假死现象。

只要他有救我就放心了。

我该走了。

我脱离蛾子,放它飞走,显出我变成鬼魂后的样子。

人来人往的医院里没人看得见我。

我的妈妈正在向医生询问关意的情况,我抱了抱她,轻轻取出她头发下的小公蛾。

我对关意说:“好了,以后你就留在这里,等你真身醒后你就回到你身体里,要忘了这件事,也不要和任何人提起我哦。”

蛾子静静看着我。

它的眼睛乌黑发亮,头顶立着两根翎毛一样的触角,看久了也没那么丑了。

尤其在即将分别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他还挺可爱的。

我捧着蛾子,把它藏在医院走廊的一颗盆栽里,用叶子把它遮挡好。

“相逢一场就是缘,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最后,我看了眼不远处的爸妈和爷爷,忍下心头万般不舍,抬步走入前方一堵墙内消失。

回到阴间,这里亘久不变的昏黄天色,如同每一个思念故乡的黄昏。

我来到家门口,赵志国开着他的铁皮快递车“突突突”路过。

“曲子若,去驿站领你快递!”他吆喝完,一踩油门又火速去下一个地点送货了。

我爸妈这回又给我供奉了什么?

我来到驿站,老板娘庄姨正和一个男鬼闲聊,真是满面春色。

“庄姨,我来拿快递。”

“你来啦。”庄姨笑容更灿烂了,指着面前的男鬼对我说:“快把你的新郎官领走吧,可别再退货了啊,小伙子多帅啊。”

与此同时,背对着我的男鬼转过身来,他看向我,眼里露出难得一见的浅笑。

又是才分开了没一会儿的关意。

我霎时如遭雷劈。

他怎么又回来了!

那我之前费那么大劲儿做的那些算什么?

上一秒还在为这短暂的缘分唏嘘,下一秒,我头顶就冒出一团火。

“可以退货的对吧?我要拒收。”我看向庄姨,决心郑重。

庄姨马上劝我:“哎呀,退什么退,你俩郎才女貌,多般配啊!”

她又压低声音悄悄跟我讲:“你要是不要他,那他就得和那些孤魂野鬼一样,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刚才可听说了,你这小新郎,上头没有家人祭奠的!”

关意温和地立在一旁,仿佛什么都没听到。

鬼魂在下面过得好不好,全靠上头家人们的挂念程度。

在这里,并不是每个鬼魂都能衣食无忧。

没人祭奠的鬼魂便飘无所依,无论上辈子是达官显贵还是乞儿马医,到了下面人人平等,不过是换了个环境流浪。

我总是心太软。

我又把关意带回家了。

到了家,他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我让你爷爷知道我还有气息,是想让他给我个了断。”

我万分不可思议:“你说什么?你这人怎么回事,就这么想死?”

正常人哪会帮他干这个,这可是犯法的!他就是看准了我爷爷是老年痴呆,而且想留他在下面当孙女婿。

还好我爷爷在大事上比较清醒,没能如他所愿。

不过怎么会有人这么想到下面来?

忽然间我醍醐灌顶,瞪大眼睛问他:“难道你的死因就是自……”

……自杀?

关意抬眼看我。

他眼睛狭长,眼瞳黑得像墨汁点出来的。

他话少表情也少,但我觉得他像藏着许多秘密。

短短的对视,我已感受到了他的复杂,我“哎呀”了一声,转移话题说:“你吐了我一床的血我还没收拾!”

说完匆匆上楼。

关意跟在我身后上了楼,默默地和我一起更换床褥被单。

他把床单上的每一道褶皱都抚得很平整,四四方方的床被他整理得像块精致的软酪,我都不好意思躺上去了。

我明白他想让我留下他。

当别人阴婚的小老公就这么好?比让他在上头做人还开心?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东西啊?

我疑问重重,一会儿没留意他,一转头,惊吓地撞见他正在脱衣服。

我倒吸一口气,“喂喂!干什么?快穿回去!”

对方淡定十足,“睡觉了。”

“这是我,我的房间……你出去睡!”

他不仅反客为主,竟还理所应当地提醒我:“本来刚才就是要洞房的。”

说的也没错。

不过谁叫他后来吐了我一床的血,还让我发现他阳寿未尽。

和活人在一起,可是会犯大忌的!

我在下面孤零零过了快三年,还没经历过这种阵仗。

一直没听到他接下来的话音,我转过身。

谁承想,他早悄无声息地走到了我身后。

我的额角擦过他的嘴唇。

陌生的触感,蜻蜓点水般在皮肤上落下痕迹,让我为之一愣。

关意是个没死透的鬼,所以他身上还是有一些体温的。

我们总会被一些特定的点戳到。

这就像早已逝去很久的东西突然复活,从你的记忆深处来到你面前。

可能会是一阵气味、一道味觉、一句熟悉的话、或者和现在一样,是自己曾经生而为人的体温。

我鼻间泛酸,猛地一下抱住了关意。

感性胜过了理智,情/欲撇下了底线。

我刚来下面的时候一开始住在引渡宾馆,隔壁房间的一对孤男寡女鬼每天把床撞得砰砰哐哐响,我才知道原来鬼也可以为人道的。

事后,我和关意枕着共同的一个枕头,被子下,双手搂着他的腰。

腹肌的手感软硬软硬的,像包着丝绒的钢铁。

我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嗓子里好似含了颗蜜糖,“如果你真不想回到上面,留下来也行,我确实缺个老公来着。”

他看起来病歪歪,没想到还蛮棒的,只用一个小时就让我的态度180度大转弯了。

关意沉默了下,问我:“你在这里这么久,不想去投胎?”

“不是我不想,我当初死得很惨,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死在哪里了,也没有人给我收尸,像我这种情况,本来是和孤魂野鬼差不多的,幸亏我爷爷会通灵,让我爸妈给我烧了足够的纸钱,我才能在下面过这么好。”

我告诉他:“丢失了自己尸骨的鬼魂,是无法再度投胎的。所以你比我好很多,你竟然还不愿意活下去,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我叽里呱啦说了这么多,仰脸看他怎么不说话,然后就撞进了他深邃而漆黑的目光里。

就这一眼,我的心情莫名其妙变得异样起来。

忽然觉得这双眼睛让我感到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并且还是在一段格外恐怖和阴暗的记忆里。

我奇怪地问关意:“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啊?”

关意眸光微动,似乎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可惜让这个闷葫芦开次口真的太难了。

我眼皮困得上下打架,打着哈欠脸在他脖子上蹭了蹭,下一秒陷入沉睡。

睡到半夜,我诡异地发觉自己好似泡在一个腥臭的水池里,畏骨的冰凉如毒蛇般游走在我的全身,将我吞没。

往旁边一摸,像暖宝宝一样被我抱着的关意,身体也已泛凉。

我惊坐起来掀开被子。

湿答答的血水早把床褥浸透,我们身下已然变成了一张血床。

他娘的,关意梅开二度,又吐了我一床的血!

“早就跟你说过你这男人阳寿未尽,你偏不听,这样会拖死他的。”医生也很头疼。

“未死的人来到下面,身上还保留活人的血气,再这里多待一天,他的血气就会消耗一天,同时上面的情况也会恶化,最后落到半死不活的下场,成为人间和地府都容不下的边缘人,难道你想看到他这样?”

我没想到事态竟然这么严重,吓得半天说不出话。

医生认为事关紧要,不能再像上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马上汇报了我们区的领头司。

地府有着和地面上大同小异的秩序,有等级制度,有规章法则。

很快,几名公务人员就来了一趟。

他们即刻就要把关意遣送回人间了。

我看着昏迷不醒的关意。

此刻我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只认识他不过两天,再度面临离别之时,心却比上次还要不舍。

关意走了。

希望他能早日醒来,不要再做傻事。

至于发生过的这些,只当地府两日游。

至于我,只当和一个艳鬼缠绵悱恻了一晚,醒了就忘掉好了。

我爸妈照常每天给我烧纸和供奉各种好吃的,有时我都担心他们烧太多会让这里通货膨胀。

几天后,赵志国又通知我去笨鸟驿站拿快递。

我发现他最近真是越来越懒了,稍微大点的件儿就不愿意送,非得我亲自去拿。

我来到驿站,庄姨说今天的包裹体积巨大,而且发货地不再是往常我爸妈的旧地址,让我先拆开看看。

我一头雾水地当场拆封。

里面的东西露出来时,驿站里里外外的一群鬼全部爆发出惊呼。

我也惊呆了,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祭奠品,算是让我开了眼。

几十万的爱马仕包、马卡龙全部色系香奶奶、梵克雅宝限量版贝母首饰一来就是一整套、漂亮的裙子,长的短的厚的薄的给塞了十几条。

吃的方面也没落下。

蛋糕中的爱马仕黑天鹅,红丝绒的、巧克力的、翻糖奶油的给我入了仨。

我从一大束粉芍药上取下一张卡片。

上面铁划银钩地写着一行字:

「我好像还没对你说过,你很漂亮。」

落款——关意

他醒了。

上一篇:沉沦雾色里(孟也桑桑)小说在线阅读_沉沦雾色里免费阅读-笔趣阁

下一篇:摇摇晃晃的夜(黎初月)小说_摇摇晃晃的夜章节免费阅读-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