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世后,我成了地府的小富婆>小说_关意曲子若小说全文完结版阅读


地府小富婆第3章    

焦心地等了好久,我这鬼新郎总算醒过来了。

我急忙问他:“你醒了?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是怎么死的……不对!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死!”

鬼新郎镇定地靠在床头,面对我开闸泄洪般的提问,只回应了两个字:“关意。”

他叫关意。

我管他关意还是开意!

说回重点,现在我只想搞清楚,他究竟是怎么和我配上阴婚的。

他拧了拧眉,反问我:“阴婚?我醒来就在这里了,领我来的人让我等你来接我。”

这大概是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嗓音沉稳悦耳,不辜负他的好皮囊。

可是,我不能在对他有别的兴趣了。

医生分明说他阳寿未尽!

眼看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我决定到上面问问我爸妈。

这就是有钱的好处了。

有钱不光能使鬼推磨,还能让鬼开后门。

我轻松买通了把守阴阳通道的阴差,带着我的鬼新郎回了趟娘家。

现在是晚上,镰刀月高悬,光秃的树杈像嶙峋枯骨指向夜空。

鬼魂要想在人间逗留,就得依附到一个物体上。

我拉着关意飘进我家院子里,刚好见窗户上趴着两只花蛾子,我俩就附身了上去。

我们贴在灯泡上,灯下,我爸妈正和爷爷争吵不休。

我妈痛心疾首地说:“爸,您老糊涂了吧!阴婚是能随便配吗?万一若若地下有灵,您这不是给她添麻烦吗?”

我爸在一旁也是不停叹气。

“今天这具男尸是家属放在这里等着入殓的,您这是对尸体大不敬啊爸!”

可惜我爷爷前年就得了老年痴呆,完全没听懂他们在说什么。

他仰头环顾四周,好像在寻找什么。

我爸妈这样作难很好理解。

我家里祖传做殡葬生意,对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从来非常慎重。

我爷爷是有点玄学在身上的,算命卜卦都十分灵验。

就现在,我家供奉着地藏王菩萨的香案上,我和关意生前的照片正摆放在一起,照片前点了红烛,铺了红布,还供奉了盘苹果和红皮鸡蛋。

仪式感满满,就跟真正的老式婚礼一样。

我看向灯泡那端的公蛾子关意。

它安安静静地抱着灯泡,触角上的绒毛在灯色的照耀下泛出虚渺的金光。

见我看它,它歪了歪头,伸来触角轻碰了下我的触角。

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然后,我,竟然就被一只丑丑的花蛾子给可爱到了。

愣神的片刻,我紧抱灯泡的几根触脚稍微松懈,“跐溜”滑了一下,整只蛾直直坠向了我爷爷的衣领子里。

一只温暖粗糙的大手抓住了我。

我吓得魂飞魄散,心中祈祷爷爷千万别一巴掌把我拍爆浆。

手掌摊开,我这只小蛾暴露在灯光下。

爷爷浑浊的双眼凑近我,“若若?”

爷爷是老年痴呆,眼也花了,耳也聋了,却能一眼就把我认出来。

爸妈不再说他了,叹着气走开。

我张开捂着脑袋的翅膀,抖了两下回应爷爷,是我。

爷爷能感知到我,我一直是知道的。

三年前我意外死在外面,尸体至今没有找到,家人也从此失去了我的音信。

我第一次变成一只小麻雀飞回家时,站在爷爷肩头叽叽喳喳鸟叫了好长一通话,他便告诉我爸妈不用再等了,我已经死了。

爸妈自此开始每天给我烧纸,希望我能在地下过得好一些。

这次回来,我为的是关意的事。

我仰头去找灯泡上的关意。

他已经离开了灯泡,扑棱棱飞到灵堂的一口棺材上面停下。

爷爷“嘿嘿”笑了两声,欣慰地说:“我的宝贝孙女带孙女婿回门儿了。”

“……”

本小蛾无语滴汗。

上一篇:警草小哥(江引川夏暖)_警草小哥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下一篇:萧锦鹤罗玉珍全本小说_(自作多情的笑话)完整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