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王想静静)陆季迟姜姮全文免费阅读_本王想静静最新章节列表-陆季迟姜姮


(本王想静静)陆季迟姜姮全文免费阅读_本王想静静最新章节列表-陆季迟姜姮

马车飞奔在去往皇宫的路上,陆季迟翻着脑中关于昭宁帝的记忆,心里闪过了一万句妈卖批。

先帝昏庸,不理朝政,日常除了跟妃子们玩生娃游戏就是没玩没了地嗑药。

磕着磕着,最终在三年前把自己嗑死了。

他死后本该太子继位,可太子却被人二皇子派人给杀了。

二皇子又被三皇子和四皇子联手抹了脖子,再之后五六八三位皇子加入混战,先帝几位兄弟也趁机浪了一把,一群人为了皇位杀红了眼,弄得民不聊生,整个大周摇摇欲坠。这时大周最强大的外敌北夏也趁火打劫,突然进犯……外忧内患,风雨飘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大周要完的时候,生母卑微,不受帝宠的小透明七皇子横空出世,一锅端了上述几位兄弟和皇叔,成功登上皇位。

称帝后,他先是以雷霆手段平定内乱,后又御驾亲征,率领十万大军击退骁勇善战的北夏雄师,成功保住了大周江山。

如今大周虽然还没有彻底从那场混乱中缓过来,却也一直在他的励精图治下慢慢恢复,相信再过个十年八年,必定能重现曾经的繁盛富强。

——没错,原主想反的,就是这么个能与秦皇汉武相比肩的牛逼人物。

陆季迟简直想给他跪下了。

同为皇家血脉,不甘屈于人下,想造个反夺个位什么的其实并不难理解,历史上杀父弑兄,成功上位的狠角色也不少,可问题是,得看情势啊少年!这昭宁帝要是个先帝那样的废物点心也就罢了,可人家不是,人家是个能把你秒成渣渣的大佬,这么以卵击石的,是嫌命长呢还是嫌命长?!又回想起昭宁帝处置前头那几个死鬼兄弟时凶残的手段,陆季迟头皮发麻,忍不住就催促道:“再快点!”外头赶车的魏一刀有些不解,但想起自家殿下的破脾气,到底没敢多问,只越发讨厌了昭宁帝几分——这是得有多坏,才能叫他家殿下连这点儿时间都等不住,要亲自进宫去看他倒霉啊?正想着,到地方了,陆季迟跳下马车,拔腿就往后宫跑。

为了避嫌,已经封王的皇子是不能再随意往后宫去的,但这会儿情况危急,陆季迟根本想不起这茬魏一刀想提醒他,还没开口,就看见了昭宁帝的贴身内侍林福来。

面白无须的老太监正笑眯眯地与一个身穿水碧色襦裙的少女见礼。少女垂着头,看不清容貌,只露出白皙的下巴。

她身量不低,身段窈窕,袅袅婷婷地站在那,与身后那个发面馒头似的丫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说不出的优雅美丽。

不过陆季迟这会儿并没有心思欣赏美人,下意识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倒是林福来和那少女听到脚步声,回头与他行了个礼。

“见过晋王殿下,殿下怎么这会儿进宫来了?”陆季迟认出林福海的身份,学着原主的样子傲慢地看了他一眼:“本王找皇兄有事,他人呢?”“陛下在御书房……”还没去刘美人那就行!陆季迟心头一松,林福来咪咪一笑,继续道,“教刘娘娘写字呢。”

陆季迟:“……”说话不喘气会死啊?!心塞无比地转过身,陆季迟向原主记忆中的御书房跑去。

路过那少女时,她恭敬地福了一下身:“恭送殿下。”

声音温柔软糯,听着有些熟悉,但陆季迟这会儿哪有功夫管这个,什么反应都没有地跑了过去。

少女余光看了他片刻,微微勾唇,带着丫鬟与林福来告辞,转身往后宫走去。而陆季迟……刚进门就看见刘美人正端着一碗汤往昭宁帝嘴里喂什么的,少年心里大喊一声握草,想都没想就冲上前抢过那汤,一口气喝了个干净。

“……”半晌,陆季迟在一片死寂中放下手中瓷碗,对昭宁帝干巴巴一笑:“我……正好有点儿渴了。”

昭宁帝是个长相斯文的青年,五官只称得上清秀,但天生一双笑眼,看起来十分和善。

他如今也不过二十六岁,正是年华最好的时候,穿着一身月牙色常服的样子,看起来像个儒雅的书生。

然而陆季迟知道,这一切都是假象,这位大兄弟是只笑面虎,吃人不眨眼的那种。

因此见他回神后盯着自己不说话,陆季迟心里又念了一句妈卖批,然后使劲一掐大腿,眼睛就红了。

“我……臣弟失态了,臣弟知错,只是皇兄,我方才……”他低着头,蔫哒哒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怜,“我方才做了个梦。”

他向来骄傲张扬,何曾有过这样萎靡的时候?昭宁帝眸子微闪,挥手示意刘美人等人退下,这才温声道:“行了,一碗汤而已,说说,什么梦竟能把你吓成这样。”陆季迟搜了搜原主的记忆,一边用掐自己大腿一边低声说:“我梦到七岁那年,皇兄为了救我差点溺水而亡的事情了……”昭宁帝一怔。

“那时我年幼不懂事,见荷花池里的锦鲤长得肥硕,非要下去抓来吃,却不小心滑了下去,若不是皇兄正好路过,及时将我捞上来,我怕是已经……”大腿好疼,陆季迟在心里将原主吊起来狠狠抽了两下,眼睛越发红了,“那时天冷,皇兄挣扎着将我送上岸,自己却小腿抽筋,险些没能上来。”

想起单纯美好的少年时光,昭宁帝眼神微暖:“是啊,幸好你哭得大声,将附近的禁卫军引了过来。”

陆季迟也配合地目露怀念,但很快就抿了一下唇:“那时我心里十分感激皇兄,还暗暗发誓要一辈子对皇兄好,可是后来……”“后来什么?”不动声色地扫过少年胸前不慎沾到的汤渣,昭宁帝感慨似的说,“朕记得那件事之后,你有一段时间很黏朕,朕走到哪儿你都像个小尾巴似的跟着,但好像……不到一个月吧,你就不愿意搭理朕了,问你你也不说,只撅个小嘴说朕太讨厌。”

陆季迟沉默半晌,低声说:“是八皇兄跟我说,皇兄救我,并非出自真心,而是……而是借此引起父皇的关注。”

这事儿是真的,但其实原主也记不清到底是哪个哥哥跟他说的这话了,反正八皇子已经是死鬼一只,陆季迟没有任何负担地将黑锅甩在了他头上。

“原来是这样。”

八皇子确实是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又想到当年先帝确实因为这件事情对他好了一阵,昭宁帝摇头失笑,“难怪你突然就不肯理会朕了。”

晋王的生母容妃是镇远侯府嫡出的姑娘,身份高贵,才貌双全,很得先帝喜欢,加上晋王又是先帝十一个儿子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先帝非常宠爱他。

娇生惯养长大的孩子,自然比旁人傲气些,得知自己视为救命恩人的七皇兄并不是真心想救自己,而是在利用自己之后,他气坏了,再也不愿与他往来不说,还处处欺负他。

若不是容妃在昭宁帝登基前最困难的时候拿自己的性命助了他一把,陆季迟觉得,就原主那作天作地的样子,早就被昭宁帝送下去和几个死鬼兄弟做伴儿了。

偏他还不知珍惜,卯足了劲儿要造反作大死……陆季迟觉得自己真是倒了血霉了,穿到这么个家伙身上,憋了又憋,方才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看向昭宁帝:“皇兄当年……是真心想救我的吗?”昭宁帝似乎没想到他会问得这么直接,顿了一下后笑了:“当然是真心的,朕再功利,也不会无耻到去利用一个年幼的孩子。”

不等陆季迟回答,他又意味不明地挑了一下眉,“你向来骄傲豁达,今儿怎么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还有方才那急吼吼的样子……”他状似随意地敲了一下椅背,陆季迟心头却跟着“咚”地跳了一下。

他怎么感觉这大兄弟好像知道原主暗地里干的破事儿……这念头叫陆季迟背后发凉,想都没想就往死里拧了大腿一把。

“难怪梦里母妃一直骂我,说我对不住皇兄!原来……皇兄,对不住,是我不好,我不该听信老八那王八羔子的挑拨,误会了你这么多年……”

看着嗷的一声扑过来抱住自己,呜呜大哭的陆季迟,昭宁帝:“……”

第一次,他发现自己看不懂这熊弟弟了。

果然是长大了,心机更深了吗?

正思索着该说些什么,熊弟弟又说话了:“母妃昨晚狠狠教训了我一顿,皇兄,我跟她发了誓,以后再也不跟你对着干了!咱们,咱们往后相亲相爱,好好儿地做兄弟!”

看着那双一扫往日浑浊,再看不见半点野心的桃花眼,昭宁帝一怔,不知怎么竟有一瞬间想要相信这话。

但也只是一瞬间罢了,他垂目一笑,温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般懂事,你母妃见了一定很高兴。”

陆季迟也不失望,他的态度转变得那么突然,昭宁帝会马上相信才有鬼,不过眼下的危机好歹是解决了,他心下微松,暗暗舒出口气。

正犹豫着要不要再卖个蠢叫昭宁帝更相信自己一点,昭宁帝又说话了:“你这一直做梦的,可是昨晚在安国公府惊着了?说来朕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怎么好端端的落了水,可有大碍?”

相关Tags:鬼

上一篇:老谢赵敏霓虹都市完整版小说全本阅读

下一篇:彼时情深唯余愁-陆菲儿齐尘御小说《彼时情深唯余愁》大结局阅读